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并以为别   

2018-07-10 19:31: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以为别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并以为别

 

 
并以为别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今年广州的夏天,又热又潮,雨水比往年多。生来怕热,一热就蔫了。也许吃了医生加的一种药,有时候,会昏昏沉沉,整天嗜睡,耽搁了不少事。 
       广州湿热吧,我的脸面油也多,一头发也是,我一天得洗两三次头。看看镜中的自己,不由想起陆游的诗《书愤》:镜中衰鬓已先斑…雨天呆在书房里看书读报。 
       今天的人民日报上,有一稿子:《千年银杏绽芳华》,说的是北京潭拓寺,有棵西晋时期(1700多年)的银杏树,被评为:全国最美的古银杏。我也喜欢古老的树,心底里有老树的情怀。 
        那一年的秋冬天,有朋友到北京,发了几张照片给我,都是大树,当时我以为是潭柘寺,原来不是,是红螺寺。京中的朋友李老师告诉我,他偶尔也会和夫人去转转。 
       不知道怎么的,我对这几张照片特别有感觉,喜欢照片上的那种色调,喜欢那看不见的气息。虽说是北京秋冬天的季节,树叶都黄了,但树下围了一圈又一圈的红布条,成了一抹亮色,给人温暖的感觉。   
       这棵西晋时期的银杏树,可惜我没去看过,夏天开花,秋冬天该结果了。这银杏果,我在沈阳的时候,有些地方掉了一地,在广州可讨人喜欢了。
       广州人叫白果,用来煲白粥,再加上腐竹,这就是老广州人喜欢的"白粥"。 现在,广州的白果卖得很不便宜了,沈阳的朋友曾说在干休所给我捡上一麻袋,我说得了,我可不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主,给我了,我还得给人,我的厨房功夫特差。 
       我常说:我本旧时人,旧到哪了?有人说我是唐宋,我会说:该是魏晋吧。现在,与人交往越来越不喜欢敷衍周旋。有时候一言不合,即不再言语、来往,不愿意与无谓的人和事纠缠。 
        我本是温和之人吧,怎变得如此的决绝!有人说,这是男人的更年期吧。有人说:不是的,这是性格…我自己想,我既可以柔情似水,也可以刚烈如火,黛玉最让人悲痛的不就是焚稿吗! 
       已故的张贤亮写过:《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不大认可张贤亮的作品,写得过于晦涩了;用王朔的说法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但对于我而言,还是没有恰如其分。 
       夜读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仿佛看到那个性格刚直,疾恶如仇的自己。可那个红螺寺的故人啊,你我不正如嵇康与山巨源吗! 今是——既以解足下,并以为别。 

2018-07-08 02-56 
珠帘楼
并以为别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