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阿尔忒弥斯的夜访——作答野河先生   

2018-06-06 13:51: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尔忒弥斯的夜访——作答野河先生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题记: 野河先生就我的文字写成《生命如歌》…
              特以本文作答。并谢!   

阿尔忒弥斯的夜访

——作答野河先生



阿尔忒弥斯的夜访——作答野河先生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的电脑一直播着蔡琴唱的歌《把悲伤留给自己》,在很文艺、很特别的珠帘楼播了一个晚上了,在朦朦胧胧橘黄色的灯光下,把忧伤变成又浓又淡的情调,我经常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忧伤里一种美丽,也是一种享受。 
        珠帘楼是私人空间,我正坐在电脑前改着稿子,已经忘了时间和空间了。这时,我的门突然被推开,身材姣好,身穿长裙的阿尔忒弥斯进来了,她太漂亮了… 
        在荷马的史诗《奥德赛》里,和其他生活在山林中的宙斯之女一起游戏,尽管她们也美丽动人,但勒托还是一眼就从她们中间认出自己的爱女,因为阿尔忒弥斯的额头宽大美丽,其他山林女神不能相比。 
        阿尔忒弥斯的夜访,我想估计比魔鬼夜访钱钟书更特别了,她也是死亡之神,她有让人突然死亡的神力,我从椅子上惘然地站起来看着她,喃喃地说:怪不得我有一块大的手表老找不着,你来了…啊,时间的大限终于到了。 
        阿尔忒弥斯倒像熟人似的,站在门口说:你这到处都是书,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我说:你稍等一会,我收拾一下。   


         阿尔忒弥斯坐在我面前了,我仿佛在等待她的发落,她倒是环顾着我的珠帘楼,仰着脸看着吊灯,说:你这地方,虽不奢华,但很有情调,这种灯光下,有种从前和现在的融合的感觉,既不属于从前,也不属于现在。 
         我想该是要命的来了,她还从容地聊着从前和现在,我可等着她说明来意了。 
         阿尔忒弥斯却说:今天夜访,你这地方我也喜欢,我想多坐一会,你这有红酒吧? 
         我说:有的。 
         阿尔忒弥斯看着桌上有杯子和杯架说道:这挺好的,你我就喝杯红酒吧。 
        酒倒出好两杯了,这也许就是饯行的酒吧。 阿尔忒弥斯呷了一口,轻轻晃动杯子呡着嘴说:嗯,这酒还是欧洲的红酒,是波尔多的拉菲吧? 
        我看着她的样子,她就像朋友来喝酒聊天似的轻松,她说道:音乐的旋律挺忧伤的,你不就是喜欢忧伤地快乐着的吗?这样喝酒,又是另一番的味道。看你的样子,还是沉不住气,非得我把来意说明了,心里才踏实吧? 
        我说:你的夜访能让人安心吗?你除了是死亡女神,你还是战争女神,古希腊的拜占庭城邦里,你就被奉为女战神…你是来要命的? 
         阿尔忒弥斯说道:你把音乐换一下吧,换上你喜欢的恩雅唱的《但愿如此》,我喜欢那歌曲的空灵、纯净… 
         我说:这也对,你还是净化女神,这世界太肮脏了,美国这次退出伊和协定,会真的引发战争吗? 
         阿尔忒弥斯说:你的心不仅装着生死,还装着伊和协议的多边关系的国际争端——   


         阿尔忒弥斯换了另一种语调说:这几天,你的心还有不舒服吗? 
         我说:这几天没有了,倒是前一个、二个星期挺难受的。 
         阿尔忒弥斯说:本来你的心该停止跳动了,是我让你的心继续跳动的。 我迟疑地看着她说道:死亡之神换岗了,变成不死之神了? 
         阿尔忒弥斯说道:这是人类自古以来的希望,希望长寿不死。人类的寿命确实变长了,我看人类不断地与天命抗争,寿命延长了,那么,人类的繁衍生息、地球的承载能力,又成问题了。不死何以生呢? 
        我说:我是这样子活着的,忘记了岁数、时间,只留下生与死而已。 
        阿尔忒弥斯还是像个姑娘似的说道:我之所以不让你死去,是因为你把生命活出一种使命,你充满理想,让人类和大地闪耀着人性的光芒。结束你的心痛,是你的《别让:因热致死》一文,让我通读了你的文字,感觉到你的文字复合着情感、文学、史学、哲学的光辉,观照着人类的艰难和苦难;特别是你几年前写的《愿天下无钓》,我又是森林和动物的保护神,还是植物和家畜的保护神,因为我是自然之神,所以被你的"愿天下天钓"的说法感动了,我开始关注你了。你所关爱的,都是我管的领域。我想,这人拥有一颗多悲悯的心啊。正如阿尔伯特·史怀哲说的:当悲悯之心能够不只针对人类,而能扩大涵盖一切万物生命时,才能到达最恢宏深邃的人性光辉! 
         这一夜,快把一瓶拉菲快喝完了,我接着要开第二瓶,阿尔忒弥斯伸手示意我"打住"说道:为你的不死,我和我父亲(宇斯)吵翻了,他说我不让你死,坏了天廷的规矩,他不再惩罚弗弗西斯了,想让他接替我的死神一职…以后,你的生死不一定是我管了。所以,特来相告,这就有了今夜我——阿尔忒弥斯的夜访了。

                                                                                             2018-06-06 03-39 
                                                                                                      珠帘楼
阿尔忒弥斯的夜访——作答野河先生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