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生活   

2017-06-03 13:5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生活

         初夏的周末,我们全家一起开车去城外乡村游玩,并邀上另一家子,一共是七人同行。 
         路边篱笆上停着不少的蜻蜓和蝴蝶,这使我想到古诗句:“日长篱落无人过,唯有蜻蜓蝴蝶飞”。这就是家里看不到的风景,是乡村才有的景致。 
        车停了我和梁庭臻开心地跳下车来,刚一下车,我们就被农家人的狗狗团团围住了。 
       梁庭臻有些害怕,于是,我便对他说:“你先别怕它们,走到坡地上,迅速跑下去,你说着“我爱你狗狗”。他听我说的照做了,结果狗狗被他大声一喊,吓跑了,一哄而散。 
        梁庭臻看见山坡菜地里有许多的鸡,他对我说:“我们去追鸡吧。”我说:“好呀!”
        我捡起一根长的棍子说:“如果鸡离我们近的话,我们就用棍子吓唬它,让它飞,这就叫做鸡飞狗走,因为狗最怕人拿棍子的。”
        梁庭臻说:“能不能帮我也捡一根棍子?” 于是,我在地上找了一根竹竿交给他,他跟着我走进了一个鸡窝,他为了吓那些鸡,“咯咯”地叫了起来,我也学着他叫了起来。 
        母鸡飞的飞,跑的胞,地上留下了三个小鸡蛋,他开玩笑说:“鸡吓跑了,今天晚上我们能吃西红柿炒鸡蛋了。”
        我们都乐了。 
        中午,我和梁庭臻一起玩泥巴,我们挖了一个大坑,因为坑太大了,所以,我们只好坐着去挖坑了。 突然,屁股一湿,扭头一看。原来梁庭臻的妹妹“花花姑娘”往坑里灌水,把我们的裤子都弄湿了。 
         我之所以管她叫“花花姑娘”,是因为她非常喜欢花。我把花摘给她,她就很高兴了。 
         我妈妈看见我们的屁股被弄湿了,笑着说:“你们真不愧是属猪的,猪都是放在泥坑里养的!” 
         傍晚,我和梁庭:臻一起去摘菜,我们摘的是通菜,爸爸要我挑鲜嫩的菜来摘,我心想:不就是挑一挑就摘了吗?简单,我伸手使劲一拔,三棵菜就被我连根拔起。 
        爸爸说:不能太用力去拔的,应该从中间折断就可以了,菜要有根的话,以后还能长出菜来的,这叫留余… 
        摘完菜了,我们又看见了两棵木瓜,妈妈让我们用长长的竹竿打木瓜,经妈妈手把手教了一下,我们终于打下了两个木瓜。 
         那天,我们的衣服都弄得很脏,但我们收获了满满的快乐,我们带走了两个木瓜,一袋通菜。 

           广州市培正小学四年级学生 童梓杨
                    2017-05-20 “尚书房”

老北京的四合院

(之二)


邓云乡


   北京的长夏,天气酷热。现在住在高楼里的人们,不能不借助现代的科学技术发明如电风扇、空调、电冰箱等等玩艺消暑降温,可当年老北京的四合院里这些玩艺全都没有,但在四合院里消暑度假,却比现代在用先进的技术制造的低温更适合人体的自然条件,更舒服也更充满凉意,令人神往不置。

  四合院里的人们怎样消暑度夏呢?简言之就是冷布糊窗、竹帘映日、冰桶生凉、天棚荫屋,再加上冰盏声声,蝉鸣阵阵,午梦初回,闲情似水,这便是一首夏之歌了。

  冷布糊窗,是不管大小四合院,不管贫家富户,最起码的消暑措施。冷布名布而非布,非纱而似纱。这是京南各县,用木机织的一种窗纱,单股细土纱,织成孔距约两三毫米大的纱布,再上绿色浆或本色浆。干后烫平,十分挺滑,用来当纱窗糊窗,比西式铁丝纱以及近年的塑料尼龙纱,纱孔要大一倍多,因而极为透风爽朗。

  老式四合院房屋窗户都是木制的,最考究的有三层。最外护窗,就是块木板,可以卸下装上,冬春之交可挡寒风灰沙,不过一般院子没有。二是竖长方格交错成纹的窗户,夏天可以支或吊起。三是大方格窗,是夏天糊冷布及卷窗的,俗曰“纱屉子”。入夏之后,把外面或里面窗吊起,把纱屉子的旧纸旧纱扯去,糊上碧绿的新冷布,雪白的东昌纸作的新卷窗,不但屋始洞然,而且空气畅通,清风徐来,爽朗宜人了。乾隆时前因居士《日下新讴》有风俗竹枝云:“庭院曦阳架席遮,卷窗冷布亮于纱;曼声□(原缺)响珠堪听,向晚门前唤卖花。”这诗第一句说“天棚”第二句便说冷布糊窗。诗后有小注云:“纸窗中间,亦必开空数棂,以通风气。另糊冷布以隔飞蝇,冷布之外加幅纸,纸端横施一挺,昼则卷起,夜则放下,名为‘卷窗’。”

  糊冷布最便宜,因而一般贫寒家也有力于此。只是冷布不坚固,一夏过后,到豆叶黄、秋风凉的时候,日晒、风吹、雨打,差不多也破了。好在价钱便宜,明年再糊新的。在窗户上糊冷布、糊卷窗的同时,门房上都要挂竹帘子了。竹帘子考究起来是无穷无尽的,“珠帘暮卷西山雨”,穿珠为帘,固然珍贵,但一般琉璃珠帘,也值不了多少钱。倒是好的竹帘,十分高贵。如《红楼梦》中说的虾米须帘、湘妃竹帘、以及朱漆竹帘等等,都是贵戚之家的用品。一般人家,挂一副细竹皮篾片帘子就很不错了。隔着竹帘,闲望院中的日影,带露水的花木,雨中的撑伞人;晚间上灯之后,坐在黑黝黝的院中乘凉,望着室中灯下朦胧的人影,都是很有诗意的。北京人住惯四合院,喜爱竹帘子,去夏回京,见不少搬进高层楼宇中居住的人,也在房门口挂上竹帘子,只有这点传统的习惯,留下一点四合院的梦痕吧。

  四合院消暑,搭个天棚是个十分理想的。尤其是北京旧时天棚,工艺最巧妙。不过搭天棚比较费钱,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才能办到。旧时形容北京四合院夏日风光的顺口溜道:“天棚鱼缸石榴树,老爷肥狗胖丫头”。这在清代,起码也得是个七品小京官,或者是一个粮店的大掌柜的才能办得到,一般人谈何容易呢?

  搭天棚要用四种材料:好芦席、杉槁、小竹竿、粗细麻绳,这些东西不是搭天棚的人家买的,而是租赁的。北京过去有一种买卖,叫“棚铺”,东南西北城都有,是很大的生意。它们营业范围有两大项,一是包搭红白喜事棚,结婚、办寿、大出丧,都要搭棚招待宾客。二是搭天棚,年年夏天的固定生意,它们备有许多芦席等生财,替顾主包搭天棚,包搭包拆,秋后算账。年年有固定的主顾,到时来搭,到时来拆,绝不会有误,这是旧时北京生活中朴实、诚恳、方便的一例。

  北京搭天棚的工人叫棚匠,是专门的行业。心灵手巧,身体矫健,一手抱一根三丈长的杉槁,一手攀高,爬个十丈八丈不稀奇,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把式,因而北京搭天棚,可以说是天下绝技。北京旧时搭天棚,上至皇宫内院,下到寻常百姓人家(当然是有点财力的)。清末甲午海战后,李鸿章去日本订了屈辱的“马关条约”,换约正是农历四月末,已入夏季,那拉氏在颐和园传棚匠搭天棚,京中市间传一讽刺联云:“台湾省已归日本,乐寿堂传搭天棚。”这是一个有名的天棚掌故。故宫当年也搭天棚。道光《养正斋诗集》中就专有写宫中天棚的事。诗云: 

  消夏凉棚好,浑忘烈日烘。

  名花罗砌下,斜荫幕堂东。

  偶卷仍留露,凭高不碍风。

  自无烦暑至,飒爽畅心中。

  

  凌高神结构,平敞蔽清虚。

  纳爽延高下,当炎任卷舒。

  花香仍入户,日影勿侵除。

  得阴宜趺坐,南风晚度徐。

  

  诗并不好,但把天棚消暑的特征都说到了。不过这个人们还容易理解,因为是皇宫。而当年监狱中也要搭天棚,则是人们很难想到的。嘉庆、雍正时诗人查慎行因其弟文字狱案,投刑部狱,《敬业堂诗续集》中有《诣狱集》一卷,有首五古“凉棚吟”就是在刑部狱中感谢刑部主事为他系所搭天棚写的。有几句写搭天棚的话,不妨摘引,以见实况。

  谓当设凉棚,雇值约五千,展开积秽土,料节日用钱,列木十数株、交加竹作椽,芦帘分草檐,补缀绳寸联。转盼结构成,轩豁开虫天。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