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信手皆文章 ——再说春联   

2017-01-24 15:53: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手皆文章 ——再说春联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题记;
        家无三千卷藏书,不足以论文;家没万卷藏书,何足以著书立说、何以 勘误、何以课人……
  
信手皆文章
——再说春联



信手皆文章 ——再说春联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去年春节前,曾集古诗得三联,其中一对联尤为喜欢。上客能论道,自古南朝多旷达,虚怀只爱才胜于东晋是文章。自从这对联挂出来之后,时有行人驻足、伫立,上下、左右默念,多是半知亦半解,又或者是似是而非。大多懂点古典文学的人,阅读的目光也只是多至唐宋,先秦两汉、两晋、南北两朝、五代十国的上古文史知之不多矣。 
        曾有两位六、七十岁的老先生,几次在门前驻足,对这副对联颇感兴趣,逐字推敲,仍觉不得全解。一天下午,两位老先生,专门等我回来,在门口和我打过招呼之后,客客气气说:你这对联跟别的春联不一样,让好像让人明白些什么,又让你不是一看就明白,这是这副对联耐读之处。 
        对联中旷达的达字,繁体字是“達”,其中,有位老先生问:这个“達”字中的“羊”字,像是少了一横,我给查过《中国书法大字典》,翻开古体的“達”字中的“羊”,确实少了一横的。老先生连声说:不好意思了……
        我说:老先生客气了,联中说到东晋文章,当数陶渊明,陶渊明也曾说: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字也如是。我还得谢谢两位老先生的关注和提醒,这也丰富了我的文字学的学习和研究了……至于说到我这春联不像春联,我以为,春联是一种民俗,自然难免一个“俗”字,春联是大众文学,这一样有普及与提高的问题,同样,有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问题。文人的春联,总不至于写什么吉星高照,人财两旺,这要挂在我这里,我自认为这就有失斯文了。 
       这副我集古诗所拟的对联,我自己乜尤为喜欢。我说:真正能懂这对联的,把意思说得明白的,我也像当年那寺中方丈待苏东坡一样:茶,请茶,上香茶;坐,请坐,请上坐。可惜世上已没苏东坡,我也成不了那量人上茶看坐的方丈。 
        一位朋友来访,朋友古诗词功底沉厚了得,我送她出门的时候,她在门前听我这么一说,兴致勃勃,神釆飞扬起来,她说:不会吧,没有那么难,她随口而出说道:这典出自李白的诗——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典中有典,所咏的就是南北朝时期谢眺。这事可见《世说新语》。 
        因为朋友有事要赶回单位,彼此不便细说,我随后用微信的方式告诉她:X老师,大抵南朝皆旷达,这句是杜牧的诗(《涧州诗二首其二》)。胜于东晋是文章。出自是唐人薛能的诗《加阶》。你说李白的原诗,还有语出自《世说新语》的原句,可否发我?麻烦你了。 
        《世说新语》是研究魏晋文人和文章很有价值的史料。因为在我的藏书中就有余嘉锡著的《世说新语笺疏》、徐震堮《世说新语校笺》。大抵南朝多旷达,诗是杜牧《涧州诗两首其二》中的两句:大抵南朝皆旷达,可怜东晋最风流…杜牧所处的唐代,当时就有这样的说法:城南韦杜,去天尺五。 
        杜牧是有着几百年历史——南朝杜家显赫家世背景的官员诗人,他感叹的是:当时南朝的人士都是开朗豁达,南朝是怎样的旷达,不少人恰恰对南朝是比较陌生的。善于以诗咏史的杜牧,对南朝、东晋深深地感慨一番。其实,杜牧对南朝的深情,可见——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江南春》)。个中深情,洋溢在字里行间。 
        唐代诗人薛能,恐怕熟悉他的人就不多了。他的诗:二年中散似稽康,此日無功換寵光。唯有一般酬聖主,勝於東晉是文章…东晋从王羲之到陶渊明,从《兰亭集序》到《桃花源记》,还有谢灵运的山水诗,东晋文章已是一个嶎为大观时代。从“上客能论道,虚怀只爱才”,理解南朝、东晋,便有了“大抵南朝多旷达,胜于东晋是文章”的历史观照;如此读来,文中有史,史中有文。 
        其实,这对联在文字之下,蕴藏着东晋与南朝文人与文学的一种精神,就是文人的托身山林,以隐逸为清髙,这就有了谢灵运的山水诗,有了陶渊明田园诗。这才是东晋、南朝文人的精神状态和灵魂深处的隐居避世,这对后世文人和文学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这也是有别于西方文学的一个重要的特点。 
        我以为对联之妙,其中还在于让人感觉花非花,雾非雾,似懂非懂,过于直白,没有让人回味的东西,过于深奥,文字也就成了“火星文”了,读一对联,让人有要翻翻书的想法,或有兴致在网上搜索一下;就是要让人有些可咀嚼的味道。
        上下一联,寥寥二、三十字,亦可见国运、文运和时风,文人知著,一叶也可知春秋。 其实,好文章不怕掉书袋,只要书袋掉得真有学问,不迂腐,有股书卷气,这便是读书人家,这也是人间的仙家。
        江流石不转,书藏应满三万卷;云在意俱迟,人品当居第一流。文章可见的依然是人品,更见学养,家无三千卷藏书,不足以论文;家没万卷藏书,何足以著书立说,何以勘误、何以课人!当然,士大夫读书,不一定就是为了写作。家有诗书如沧海,却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遗风一如古代的圣人。 
         今年春节前,我也凑得数联:其中有:博通中外,开卷神游千载上;雅集古今,垂帘心在万山中。 
         有客曰:对联如人,亦恰如此处…但少了一横批。 
         笑曰:读书人家,如何? 
         客笑曰:眼前佳句,随口而得……
         答曰:信手皆是文章,案上的文章,地上的山水;地上的山水,案上的文章…如此而已。 


                                                         2017-01-24 14-34
                                                               “尚书房” 
信手皆文章 ——再说春联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