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深情的俞家父子 (下)  

2016-10-01 16:54:18|  分类: 文史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情的俞家两父子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深情的俞家父子
(下)



深情的俞家两父子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俞平伯生在苏州,一九一五年,他入读了聚集过不少风华少年的平江中学。俞平伯由于他有良好的家学,只念了半年书之后,他就考上北大文科预科了,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 
        1917年,还在北大读书期间的俞平伯,时年十七,与杭州一大家闺闺秀许宝驯结成秦晋之好。许宝驯的父亲许引之原是俞平伯的舅舅,一生酷爱昆曲。 许引之从天津送女儿到北京,当时北京火车站有手推独轮小车作为载运工具的,许家一行人分坐两边,吱吱嗄嗄,又颠又颤,由人推出火车站。然后,乘马车到了临时寓所。1917年十月三十一日(农历九月十六日),俞平伯与许宝驯于北京东华门箭杆胡同寓所结婚。 
        许家一大家子都是昆曲爱好者,俞平伯的妻子许宝驯,幼年除学弹琴外,还曾延请名师学唱昆曲,《游园》“袅晴丝”一曲,许宝驯自小就唱过不下数百遍,字正腔圆,她嗓音又好,颇得昆曲神韵,许宝驯自己亦能填词谱曲。 
        俞平伯虽然是旧式家庭出来的人物,但他却是经历了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洗礼而成长起来的新文化人。他写新诗,积极参与新文化运动。民国七年(1918年),俞平伯以白话诗《春水》崭露头角。次年,与朱自清等人创办我国最早的新诗月刊《诗》。 
        许宝驯从心学琴,通晓诗词、绘工笔画,并善书法。俞平伯夫妇两人情趣相投,经常有诗词唱和。 俞平伯婚后,一生便是妇唱夫随,相濡以沫。俞平伯是被夫人许宝驯带进了昆曲的世界,他也自觉地成为了昆曲的热心推广者和支持者。
        许宝驯也十分支持俞平伯的文学创作,为其抄稿,夫妻两人的相互配合。1922年,俞平伯创作出版的第一部新诗集《冬夜》,就曾由夫人亲手誊写过两遍的。 
        民国十三年(1924年)俞平伯认识了昆曲艺术家陈延甫。陈延甫是嘉兴人,精通昆曲三百多折,还能吹笛。俞先生就聘请他到老君堂拍曲,每周两次。俞平伯唱昆曲不如夫人许宝驯,可拍曲倒是不错的。 
        民国十九年(1930年)10月,俞平伯搬家到了清华园南院七号,把自己的书房取名为“秋荔亭”,“秋荔亭”成了清华昆曲爱好者的活动场所。俞平伯在清华的家中,常常邀集一些昆曲爱好者,成立了清华谷音社,参加者多是清华的教授和教授的夫人。其中,有像朱自清的夫人陈竹隐,教授的有谭其骧等人… 
        俞平伯一生主要从事古典文学研究,早年进行过文学创作,但终其一生而看,他主要的影响还是在《红楼梦》研究,民国十年(1921年),俞平伯开始研究《红楼梦》,出版了《红楼梦辨》,他和胡适等人,成为了新红学研究的代表人物。 
       解放以后,1952年,俞平伯将《红楼梦辨》修订为《红楼梦研究》,由棠棣出版社出版。1954年起陆续出版《脂砚斋红楼梦辑评》、《红楼梦八十回校本》《读〈红楼梦〉随笔》和《红楼梦简论》。
        1954年的九月,遭到了毛泽东发起的政治批判,毛泽东给政治局委员写下了《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一封信,支持当时两位青年作者李希凡、蓝翔对俞平伯在《红楼梦》研究中的唯心史观的批判。后来,这场批俞平伯的运动,后来,进一步演变成批胡适的唯心主义史观的政治和文化的批判运动。 
      《红楼梦研究》本来是学术和文化研究方面的问题,一旦被政治化,其社会影响就迅速扩大了。学术、文化圏外的人,也知道学界有个俞平伯。 还好,毛泽东的信上写道:俞平伯这一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当然是应当对他们采取团结态度的,但应当批判他们的毒害青年的错误思想,不应当对他们投降。 
        正因为有了毛泽东所说的说话“俞平伯这一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当然是应当对他们采取团结态度的…”俞平伯两年(1956年)之后,还被评为一级研究员,这又成为文化大革命期间被一些人反复质疑和诘问的问题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年近古稀之年的俞平伯夫妇,一九六九年被下放到河南“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夫妇俩相互照顾,可谓相依为命了。俞平伯一介老儒在干校弄出点笑话,实不足为奇。到一九七一年,俞平伯作为特殊照顾的老知识分子,被安排回到北京。 
        回到北京之后,俞平伯闲暇之余,又重新唱起昆曲来了。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有一天,文物部门挖出一块碑,请俞平伯等几位老先生去看看,原来是乾隆皇帝的一块罪己碑。俞平伯却不知轻重地说道:皇帝都知道自我批评…他的话却把身边的几个人都吓着了。
         1977年,俞平伯许宝驯夫妇结婚六十周年之际,俞平伯写下一百句七言长诗《重圆花烛歌》,将夫妇“婉婉同心六十年…悲欢离合幻尘缘,寂寥情味还娱老,几见当窗秋月圆”的经历尽收诗中。 这首诗可以说是俞平伯晚年的代表作,在故旧亲朋之中引起共鸣,叶圣陶对这首诗颇为欣赏,称之“注入了毕生情感”的诗作。
         张中行作为俞平伯的学生辈,他在回忆俞平伯的文章里是这样写的:诗书世家之后,娶得大家闺秀为妻,最难得同声同气,唱曲吹笛,填词谱曲,神仙眷侣一甲子。谁人不羡呢? 
        俞樾(1821.12.25-1907.2.5),终年八十六岁,俞陛云(1868—1950),终年八十二岁,俞平伯(1900年1月8日-1990年10月15日)终年九十岁。这对于他们分别所处的时代,都是少有的高龄人士了。俞家的俞樾、俞陛云、俞平伯都是学富五车的人,又是深情之人。有说深情者不长寿,然俞家人的故事,却一如合肥张家四姐妹中的张允和说的:深情者寿!
 
                                                                               2016-10-01  11-22
                                                                                       珠帘楼
深情的俞家两父子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