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君亦暮年   

2016-09-25 00:50:24|  分类: 文史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君亦暮年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君亦暮年



君亦暮年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说起俞樾,一如“故人”。年少时常听父辈们聊《红楼梦》,说《红楼梦》自然会说到俞平伯,说到俞平伯,又自然会说起俞樾、俞陛云…说起俞樾,很自然与苏州寒山寺中俞樾书写的诗碑(张继的诗《枫桥夜泊》)联系起来了。寺院中还有不少名人书写的诗碑,当中,还数俞樾为上。 
        俞樾书写的这块诗碑,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当时江苏巡抚陈龙,在重修寒山寺的时候,古碑已没有了。觉得这里应该有张继《枫桥夜泊》的诗碑。于是,请了八十有六的老人俞樾来写。陈龙该是深谙孙过庭《书谱》中说到的——人书俱老的意内与意外的意蕴了。 
        俞樾应允了,他以其余生饱满之情,浑厚、稳重的笔法,一气呵成。俞樾作书后,一个多月之后便溘然长逝了,这书法作品成了俞樾的绝笔。俞樾所题的诗碑流行甚广,记得当年,家里还有俞樾这拓本,我以为:虽说凡事不绝对,但凡诗和文章当以青壮年为好,书画当以老年为好。 
        俞樾还与曾国潘有师生之谊。俞樾道光三十年考中了进士,并参加了保和殿复试,俞樾虽擅长书法,但并不善写小楷,尤其不擅长写科举考试所流行的馆阁体,这本是难以企及第一的;当年吏部出的试题为“淡烟疏雨落花天”,俞樾的开篇下笔便是“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这一年的主考官恰好是曾国藩,曾国藩大加赞赏,把俞樾作为保和殿复试第一名,其他考官也只好从命附和。 
        今天,我解读曾国潘之所以如此欣赏俞樾的这两句佳句,主要还在于有感于时世之艰,大清帝国经历了中英鴉片战争(随后又是太平天国运动的风起云涌),清王朝经历了康雍乾的盛世之后,逐渐走向颓势,江河日下,俞樾的写的“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正是写出了曾国藩这位晚清重臣对大清帝国国运的寄望。与其说是对俞樾格外的欣赏,倒不如说——更是对风雨飘摇的满清王朝的希冀与祝愿。 
        道光年间,俞樾得中庚戌科第十九名进士,那一年的主考官是曾国藩,按明清官学之礼,俞樾对曾国藩自然得执弟子礼。同科进士中还有后来晚清的另一重臣李鸿章。兪樾也由此入了翰林。俞樾为了感激曾国潘的知遇之恩,遂命“春在堂”为自己的堂号。 
         在俞樾的故居,第二进为春在堂,匾额为曾国藩所书,旁有跋:荫甫仁弟以春在堂名其室,盖追忆昔年廷试“落花”之句,即仆与君相知始也,廿载重逢,书以识之。从曾国藩的题跋,大致可知道春在堂的由来了。曾国藩说起他的这两个学生,曾说道:李少荃(鸿章)拼命做官,俞荫甫(樾)拼命著书。 
        俞樾著作等身,有《春在堂全书》五百卷。现在,由凤凰出版版社出版的《春在堂全书》精装七卷,净重共计十二公斤。俞樾一生主要是著书立说,教书育人,桃李天下,像清末民初的国学大家章太炎、黄侃为都曾是他的学生。
        俞樾是一位深情之人,十九岁的那一年(1839年)与他的表姐姚文玉成亲,早年未得功名的俞樾不得已要住在妻子的娘家,这让他常常感到羞愧又忐忑不安,可妻子倒是安慰他:吾终当与君创造一好家居耳。 
        婚后的第十一年后,即1850年,姚文玉在得知丈夫部考获得第一名的消息之后,她给丈夫写下了一首诗:耐得人间雪与霜,百花头上尔先香。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据说姚文玉有一诗集《含章集》,后来却是把书稿自焚,我一直很想知道,姚文玉是出于怎样的情况和心境,把诗集烧毁?这是多么心痛的一件事,何至于此! 
        姚文玉的这首诗既是给未归的丈夫祝贺,同时,又是提醒他要像梅花一样凌寒而香。我想当年的俞樾接读到妻子这首诗的时候,该是感受到怎样的激励啊! 俞樾只是当了一任河南学政,就被御史以出题“割裂经义”的罪名而被弹劾,削职后永不述用,从始,俞樾除了教书就是写书,做一个深情的读书人。 
        由于生活的困顿与艰辛,一八五八年,四十八岁的姚文玉开始显老掉牙了,这可让俞樾痛心不已,他把掉下的牙包好、放好。后来俞樾也开始掉牙了,他就把这颗牙和夫人掉的那颗牙理在他们楼后取名叫——双齿冢,并写下诗来怀念青梅之妻:他日好留蓬颗在,当年同咬菜根来。 
        1879年,姚文玉病倒了,在弥留之际,她牵挂的依然是俞樾,恋恋不舍,款款深情地嘱咐他说:吾不起矣,君亦暮年,善自保重!夫人去世后,俞樾把妻子葬在杭州右台山,自己则在墓地筑室而居,深情地日夜相守,可谓生死相随。谁说天下男人不深情! 
       如今,又是一个碧云天,黄叶地,先生老去我也老,隔世相望…… 

                                                                             2016-09-25 00-54 
                                                                                      珠帘楼

 
补记:
         前年与去年之交,写的《沪杭行》,却漏下写俞樾老先生,总觉得欠他一稿子,闲来补上一文,也算还点心债。
君亦暮年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