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故镇   

2016-08-16 12:59: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镇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故镇





故镇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那一年冬天,霜冷江南,许宁一个人穿行在江南的一个个的古镇。那是十分落寞的日子,人家说是闲云野鹤,其实,许宁感觉自己该是离群的雁吧。 
        许宁到了故镇,正是下午,天很冷,许宁先在镇上的故镇宾馆住下,把不多的行李放好,许宁就到镇上的博物馆走走。到了博物馆一看,才觉得江南文博事业不可小覻,一个镇的竟然有博物馆。 
        许宁刚进去,有一年轻的小伙子趋前问他说:先生,我可以给你讲解一下吗? 
        许宁说:好啊。 
        那小伙子大概三十岁上下,机灵、聪明。 
        小伙子问道:先生贵姓? 
        许宁说:免贵,姓许。小伙子,你贵姓? 
        小伙子答道:我姓顾,我叫顾凡。我们镇上的人口33%都姓顾的。我们这个镇自唐代以来就有历史记载了… 
        许宁问道:从前的顾镇现在在哪? 
        小伙子有点惊讶地回答说:顾镇就是现在的故镇,因为镇上曾有过因为姓氏之争,到了民国一二年,就是1923年已经改作——故镇了。 
        不一会来了个五、六十来岁的中年人,经小伙子介绍,来人正是这的馆长,瘦高的个,还蛮精神,一副乡镇知识分子的模样,穿着中式的对襟的上衣,下穿一条长裤,一双布鞋。 握过手之后,顾馆长问道:鄙人姓顾,顾长林,先生是来故镇,是访古还是寻亲? 
        许宁说:既是寻亲,又访古吧。可我母亲就是原顾镇的人。 
         顾馆长显得有些兴趣地问:请及先生的家母是哪位? 许宁说:我妈妈叫顾涵。 
        馆长又问:那你外公应该叫顾楚,对吧? 这回许宁有点惊讶了,说道:是的。 馆长还说:我修过顾家的族谱,你家的外曾祖父叫——顾遂衡,他是光绪年间的进士,被光绪皇帝钦点为状元。他是我们故镇上的第三位状元了,也是最后的一位状元。他在清末民初,是江南一带的一位著名的书法家! 
         馆长饶有兴致地和小顾陪许宁看完了展馆之后,然后邀我进他们的办公室去坐坐。 馆长办公室分两间,一间是办公室,一间是会客室,室内摆了几盘兰花,挂了几幅像启功等大家的字画,很是清雅。 
        小顾介绍说:我们馆长还是市里的政协委员了,市里有名的文化人。 
        馆长说:小顾,你今天可别给我吹了,人家许先生可是我们顾家的名门之后…你到你的办公室给顾镇长打个电话,说我请他来一趟,见见我这里的客人。 
        馆长沏过茶说:小顾在大学念历史的,回到市里的一中学教历史,他不想当老师,就到我这来。他二叔,就是顾镇长了,希望小顾在这待上几年,这馆就交给他了,现在他是助理馆长。小顾也不错,现在还到浙大读了文博专业。
       不一会,小顾进来说:顾镇长和夏书记都在市里开会,他不容我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可能会议重要吧。 馆长说:那晚上吧,我给他电话… 天色渐晚了,许宁起身要告辞了。馆长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许先生,今天晚上,天气那么冷,我们一道吃个饭,或火锅如何?你可别推辞啊…亲不亲故乡人嘛。 
        许宁说:饭就不吃了,改天再来拜访。 许宁谢过之后便告辞出来了,他寻着镇上的小学走去。 可天渐渐黑下来了。许宁问镇上的顾家宅院在哪? 
         有人说:从前是镇上的学校,前几年学校就搬出,现在又搞成状元府第,成了镇上的一个旅游景点,供各地游人参观的地方。 借着夜色,许宁沿着屋子绕了一圈又一圈,只看到从前外公家厚厚的门。

故镇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第二天早上,天气很冷,镇上没多少个人在走动。许宁走进了一户小店人家,问:有什么东西吃? 
        女主人说:我们这里有雪菜肉丝面。 
        许宁说:行,就这雪菜肉丝面。 
        天冷吧,许宁很快就把那一大碗面吃了,对女主人说:请结账吧。 
        女主人说:行了,你吃的这碗面有人给你付过钱了。 
        许宁以为店家开玩笑,说道:不是吧,我吃东西,谁给我买单? 
        女主人说:真的,你吃东西的钱,有人给你付了。我不好再收你的钱。 走出店家,许宁觉得很疑惑,什么人给我付账了?我不会是遇到什么梁山好汉吧? 
        回到宾馆,我想把昨天的房费付了,走近柜台告诉服务员我是几号房的,要把昨天的房费结了。 服务员问我:给现金还是刷卡? 我说:刷卡的。 说着把卡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接过卡,又看看房卡之后说:呵呵,你的房费已经付过了。 
        许宁说:不是吧,我昨天没交房费,今天十二点前得付清房费的。下午我又要出去,晚上才回来的… 
        服务员说:你去好了。 她看我还疑惑着不走,又说:你住店,有人付费,你还不高兴! 
        许宁说:谁付的费,你该让我知道啊。 服务员说:我可不知道,反正有人给你付钱费就是了。 许宁觉得更奇怪了,问:谁给我付费?这人是谁? 
       服务员显得不耐烦地说:是镇上的人和一个人下来说要这么做的。有人愿意给你买单,你就别问他是谁了。   
       回到房间,许宁想起母亲曾告诉过他的,外公的家被抄了好几次,家里的东西被运了几卡车,顾家大院听说后来被改作镇上的小学了。故乡成了她回不去的地方了。所以,母亲一直不想回来,也不想说起。 
        许宁在想:我要再多待几天,也许,我也会成为被开发的“文物”了,我是下是该早点离开故镇?

                                                                      2016-08-16   11-49 
                                                                     2016--10-16  22-22
                                                                            “尚书房” 
故镇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那一年冬天,霜冷江南,我一个人穿行在江南的一个个的古镇。那是十分落寞的日子,人家说是闲云野鹤,其实,我该是离群的雁吧。 
         我到故镇,正是下午,天很冷,我先在镇上的故镇宾馆住下,把不多的行李放好,我就到镇上的博物馆走走。到了博物馆一看,才觉得江南文博事业不可小覻,一个镇的竟然有博物馆。 
        我刚进去,有一年轻的小伙子趋前问我说:先生,我可以给你讲解一下吗?我说:好啊。
        那小伙子大概三十岁上下,机灵、聪明。他问:先生贵姓? 
        我说:免贵,姓许,小伙子,你贵姓? 
        小伙子答道:我姓顾,我们镇上的人口33%都姓顾的。我们这个镇自唐代以来就有历史记载了… 
        我问道:从前的故西镇现在在哪? 
        小伙子有点惊讶地回答说:故西镇就是现在的故镇,这是民国一二年就已经改故镇了。 
        不一会来了个五、六十来岁的中年人,经小伙了介绍,来人正是这的馆长,瘦高的个,还蛮精神,一副镇上知识分子的模样,穿着中式的对襟的上衣,下穿一条长裤,一双布鞋。握过手之后,顾馆长问道:先生是来故镇,是访古还是寻亲? 
        我说:既寻亲,又访古吧。可我母亲就是故西镇的人。 
        顾馆长显得有兴趣地问:请及先生的家母叫什么名? 
        我说:我妈妈叫顾涵。 
        馆长又问:那你外公应该叫顾楚,对吧? 
        我有点惊讶了,说:是的。 
        馆长还说:我修过顾家的族谱,你家曾祖父叫——顾遂衡,他是光绪年间的进士,被光绪钦点为状元。是我们故镇上第三位状元,也是最后的一位状元。他也是一名书法家啊! 
        馆长就是有兴致地和小顾陪我看完了展馆之后,然后邀我进他们的办公室去坐坐。 
        馆长办公室分两间,一间是办公室,一间是会客室,室内摆了几盘兰花,挂了几幅大家的字画,很是清雅。
        小顾介绍说:我们馆长还是市里的政协委员了。 
        馆长说:小顾,你今天可别给我吹了,许先生可是我们顾家的名门之后…你到你的办公室给顾镇长打个电话,说我请他来一趟,见见我这里的客人。 
       馆长沏过茶说:小顾在大学念历史的,回来之后在市里一中学教历史,他不想当老师,就到我这来,他二叔,就是顾镇长了,希望小顾在这待几年,这馆就交给他了,现在他是助理馆长。小顾也不错,现在还到淅大读了文博专业。 
       不一会,小顾进来说:顾镇长和书记都在市里开会,他不容我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可能会议重要吧。 馆长说:行,晚上,我给他电话… 
        天色渐晚了,我起身告辞馆长和小顾,馆长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许先生,今天晚上,天气那么冷,我们一道吃个饭,或火锅如何? 别推辞了,亲不亲故乡人嘛。 
        我说:饭就不吃饭了,改天再拜访。 
        谢过之后便告辞出来了,我寻镇上的小学走去。可天渐渐黑下来了。我问镇上的顾家宅院在哪?
        有人说:从前是镇上的学校,前几年学校就搬出,现在是搞成状元府第,成了镇上的一个旅游景点,供游人参观的地方。
        借着夜色,我沿着屋子绕了一圈,只看到从前外公家厚厚的门。 

故镇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第二天早上,天气很冷,镇上没多少个人在走动。我走进了一户小店人家,问:有什么东西吃?女主人说:我们这里有雪菜肉丝面。我说:行,就这雪菜肉丝面。 
        天冷吧,我很快就把那一大碗面吃了,对女主人说:请结账吧。
        女主人说:行了,你吃的这碗面有人给你付钱了。
        我以为店家开玩笑,说道:不是吧,我吃东西,谁给我买单?
        女主人说:真的,你吃东西的钱,有人给你付了。我不好再收你的钱。 
        走出店家,我觉得很疑惑,什么人给我付账了?我不会是遇到什么梁山好汉吧? 回到宾馆,我想把昨天的房费付了,走近柜台告诉服务员我是几号房的,把昨天的房费结了。
        服务员问我:给现金还是刷卡?
        我说:刷卡的。
        说着把卡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接过卡,又看看房卡之后说:你的房费已经付过了。
        我说:不是吧,我昨天没交房费,今天十二点前得付清房费的。下午我又要出去,晚上才回来的… 
        服务员说:你去好了。她看我还疑惑着不走,又说:你住店,有人付费,你还不高兴!
        我说:谁付的费,你该让我知道啊。 
        服务员说:我可不知道,反正有人给你付钱费就是了。
        我觉得更奇怪了,问:谁给我付费?这人是谁?
        服务员不耐烦地说:是镇上的人和一个人下来说要这么做的。有人愿意给你买单,你就别问他是谁了。 

        回到房间,我想起母亲曾告诉过我,外公的家被抄了好几次,家里的东西被运了几卡车,顾家大院听说后来被改作镇上的小学了。故乡成了她回不去的地方了。所以,母亲一直不想回来,也不想说起。
       我在想,我要多待几天,也许,我也会成为被开发的“文物”了,我是下是该早点离开故镇?

                                                                              2016-08-16  11-49  
                                                                                      “尚书房”
故镇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