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想起那些大雁了…   

2016-07-24 12:47:2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那些大雁了…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题记:
        梦里依稀慈母泪,又听到母亲说了:孩子,别这样……

 
 想起那些大雁了…



想起那些大雁了…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有一首歌《南飞的大雁》,虽然这曲子的歌词改了,旋律、节奏也有了些变化,曲子现在的配器也大都不一样了,但依然很熟悉,还是很喜欢。半个世纪过去了,常常可以随着歌声回到那个年代,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燃烧岁月、我唱的这首歌的时候,是我比较单纯的年代,现在,这首歌演绎成一曲有关于大雁的歌。 
        一句“南飞的大雁……”从口中唱出,心中多抒情啊!其实,在广州是很难看到大雁的,在各种鸟类动物中,大雁与人的关系倒是挺密切的,比如鸿雁传书、沉鱼落雁、雁过留声……我倒更记得是范仲淹的词: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为什么是衡阳雁去无留意?
        教过我宋词的老师没说,也给我讲过宋词、尤为喜欢范仲淹的父亲也没讲;一般的宋词选本都没有具体的注释。其实,这有一个衡阳与雁的物候、人与雁的历史渊源,原来有这样的说法:从北方往南飞的大雁,雁到衡阳止。如今的衡阳是南北交通线上的一个大枢纽, 多少人来人往。
       据说当年雁南飞,有一雄雁被人射杀,另一雌雁为此撞死山头,大雁雁群不肯飞走,整日在衡阳在的上空盘旋哀鸣,发出很凄厉、很悲凉之声。 当时的人们不知怎么回事,如何处理“人鸟危机”。过了冬,人们怎么驱赶它们,大雁就是不飞走。当时的县令就贴出一张悬赏榜,希望有人来解决大雁的“群体事件”。 
       回雁峰一长者到大雁经常栖息的地方走访那些猎户,找到那射杀大雁的猎人,老人把情况弄清楚了,揭了榜。 县令惩罚了那个猎人,颁布地方法令:不准射杀大雁,并在山上筑起大雁像,刻诗立碑,又在雁峰寺焚香三日超渡亡雁,最后,那群大雁才飞走。 从此,每年南飞大雁,飞经雁峰山的时候,仿佛还会听到那双死去大雁的哀呜声,它们也都不再愿意往南飞,多深情的大雁故此五岭之南,很难见到大雁。

 
        泰和五年,大概是七百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有一青年读书人正走在赶考的路上,他看到一个人正准备宰杀两只已经死掉的两只大雁,打听一下,也是一雁被射杀,另一只以死相随……年青人听罢,感动不已,掏出钱来买下两只死雁,找个地方把两只大雁埋起来,并称此为雁丘。 不少文人墨客为此写下了不少的诗词文章,雁丘也成了人们凭吊大雁的地方。多年之后,那青年也找出自己为大雁写下的一首词《摸鱼儿·雁丘辞》: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词中开篇的几句,一如仙人语: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好一个情字,苦了苍生,谁不曾为情所困?为情所苦?谁能把一个情字讲得如此透彻?无情未必真豪杰,天下英雄多是深情之人。青年毛译东不也曾有:眼角尾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
        那位青年为大雁写的这首词,就这几句广泛地流传,越来越为人所知。因为他埋下了两只死去的大雁,他却在文字的世界、感情的世界不死地活着。 我也想知道、看到那位性情中人的青年人,当年他葬雁的时候,应该是一位情圣的模样,会有多少人被他所折服。诗,真的是功夫在诗外,有时候,行为写作比仅仅的文字写作重要得多了。

 
        这位当年的青年才俊就是元好问,他是七百多年前我国金朝最有成就的文学家和历史学家,一代文宗;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人物,他才情横溢,著述颇丰。元好问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桥梁式的人物。曾有人称:唐有李杜,宋有三苏,而金元,只有元好问一人。这样的评价,无疑是一个朝代的巅峰式人物。
        元好问还是金末元初文坛的盟主。从文学史上研究来着,辽、金、元时期的文学研究,还是很值得重视和挖掘的;这也是各民族情感、精神、文学交融的时代。 我曾为一棵受伤的树包扎,感动过一个人,说我是世上最是深情之人……真的,受之有愧。我的看法:世上最是深情的男子莫过于元好问。
        如今,虽尚未帘卷西风,黄花未开,但我己憔悴,老病如斯,姑且写一段祭文,既是怀念元好问的,也是借此安慰一下心碎一地的自己。大雁,那是一种有灵性的天地鸟,勿伤大雁。那一个夜晚,我多想我自己变成一只大雁,因为那总有一种生死相随……


                                                                                    201607-24  13-09
                                                                                          “尚书房”
想起那些大雁了…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