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我悟王国维之死   

2016-05-03 15:11:0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悟王国维之死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悟王国维之死


我悟王国维之死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前几天,在园子扫地,整理鱼池的潜水泵、换过滤的生物棉。最近忙于杂事,鱼池的水没能保持一定纯净,死了一条鱼,心里很不舒服的。虽说是一条鱼,但鱼也是命啊……广州早已是春深如海了,可央视新闻说哈尔滨还下着雪了,我在广州早已要开空调了。 
        广州的春夏之交,雨水又多,又湿热,更要开空调了。一南一北,温差殊异,才感觉国之幅原辽阔。 园子里的花草树木早巳经是绿叶繁花了,玉棠春开过了,含笑也开过了,桂花的花季早谢过,桂花要再开,得等广州深秋时节了,那时候还有我吗? 
       黄皮的花还开着,石榴花过些天又要开花了,还有米兰…园中的花草都己郁郁葱葱了,葡萄攻城掠地似的疯狂地长着… 记得这是周四的下午,我的静华园很安静,我在扫一地的落叶。春天,园子的花草树长得很茂盛,想想现在在闹市中能有一处安静的园子怎么就变得如此的奢侈,奢侈得不可企及。
        过去,别说清代,就说民国,不少人家房前屋后都有些空地。如今,城市可是寸金尺土,不少人家居住的空间都显得逼窄,更别说有个花园了。 想我的那些文字,不少是因为这园子而写的,如果没有那一泓水,没有那一园的花草树木,也就没有我的那些灵性的文字了。 
       我现在有种越来越无形的困窘的感觉,静下心来想想,其实,更是一种文化环境的窘迫,那种士大夫的文化越来越被一种新的文化、新的技术所挤兑,我不就是一个旧时代的文化遗民吗?环顾今天的世界,还有多少传统文化、或旧文化生存的空间,还有那时代的气息、水土、生态、环境、植被、人文……
      我幽幽地感到一种深深的寂寞。我想起一位八十五岁的老人曾在我的“尚书房”感慨地说:我虽耳聪目明,可现在能聊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找不到了… 我现在所做事情,真有点唐吉·诃德大战风车的感觉。无论我如何的越战越勇,或越挫越战,我终将会败下阵来的,因为属于我的那个时代和我那个时代的人,也渐行渐老……
        就在那个下午,就在我住的园子,我仿佛明白了一件事情,王国维为什么要投湖自尽,按陈寅恪的说法是: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爲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於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
       我觉得陈寅恪的说法大致是一种文化之“悟”吧。可我的说法就更简单一些:是一种文化生存空间完全地被挤兑了,已经让人感到处在一种文化的穷途末路的绝境之中,身心无处安放。 也许,某一天我也会这样"死"去的……

                                                                                     2016-05-03  14-44
                                                                                            “尚书房”
我悟王国维之死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