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内心喧哗与寂寞——新诗百年纪念的随想与沉思 陈   

2016-05-25 11:45:5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内心喧哗与寂寞——新诗百年纪念的随想与沉思                                                                                               陈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一个人的内心喧哗与寂寞

——新诗百年纪念的随想与沉思



一个人的内心喧哗与寂寞——新诗百年纪念的随想与沉思                                                                                               陈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纪念新诗百年的专刊,经过一番努力,四个版面都陆续拼版,可以出大样了。前段时间,紧张在筹划,想的就是如何把版面做好…现在,仿佛要触摸一段历史,又将要告别一段历史。充满了缱倦和深情。我将无法再看到新诗的下一个百年。 
        有位朋友说:你怎么对新诗就有那么一段深情呢。 对此,我不知道这是褒还是贬。想想也无所谓是褒还是贬。其实,只要做人做事,就难免被人议论。还是林语堂豁达,他说:人有时候会笑话一下别人,有时候也会被人笑话一下。 
        在做这期新诗百年纪念专刊的时候,有位做诗歌评论的朋友说:估计像社科院、北大等高校,他们已经正在做了…我对这朋友说:他们做他们的,我做我的,我是一个人的战斗,一个人在做。 
        其实,去年初,我就写过一个稿子,是写新诗的开端和发展。这稿子写完之后,我的就产生了一个想法,纪念新诗百年。 以一人之力,做天下之事,可笑自不量力。 也许身在广州,更崇尚“先拿出点东西看看再说”的实际。
        像社科院、高校等研究单位,就一个课题的立项都要研究好些时间。 仅此一点,这就是一个人的研究机构与一个大的研究单位的不一样之处了。从立项、论证到进入研究都是一个人的意见,没有内耗,同样也没有经费,更多的时候是凭一个人对一件事、一个题目的执着和忠诚,全力以付,所向披靡,一往无前。 
        其实,新诗对我个人来说,并没有像古典诗词那么重要。我对诗歌的学习和认知,是从唐诗宋词开始的,这种陶冶和薰陶,从少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这是受家里的影响 。后來,青少年时期受新诗、外国诗的影响。那是源自于受同学、同伴的影响。我们读过手抄的新诗,后来,我们也写着新诗了。
       新诗,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一种科学的说法。应该说是白话新诗;这就有历史的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了。 我曾就新诗诞生的时间,请教过原广东省评论家协会主席黄树森老先生,他说道:这个不大要紧,重要的是你提出是哪一年的依据是什么。 
       胡适用白话写的新诗《蝴蝶》,发表在1917年《新青年》第二卷的杂志上,而这首诗是胡适写于1916年8月23日。彼时,胡适在美国留学。 我认为这首诗发表在1917年的诗是写在1916年8月23日的,所以,我认为白话新诗的诞生时间,应该是1916年的。
       也许还有比胡适还要早的白话新洔,可它们没有发表,或发表之后,没有成为现代文学史上公认的白话新诗的开端。 至于白话新诗应该是1916年还是1917年,我的理由是:孩子出生仿佛就是1916年8月写下的新诗《蝴蝶》,1917年1月发表了这首白话新诗《蝴蝶》,这好比领了或登记了一个出生证而已。因为实际的出生时间与出生登记会有一些时间差的。 
        对于那些坚持认定白话新诗是1917年的说法,我以为也可以理解的。虽然,世界变得越来越平,但也别忘了,世界毕竟是圆的,准确地说是楕圆的。这注定我们对这世界的看法也是多元、多样的。 
       为什么以一个人之力,纪念新诗百年,这不为太多的为什么,我认为新诗百年是一件文化事件,是值得纪念的事情。因为,在我成长中的青春岁月里也有白话新诗的影响与激励。不可否认,我们那一代人都是受过白话新诗薫陶、影响过的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白话新诗很大程度上影响、塑造了一代文学青年,我们这一代“文青”的文学精神也源自白话新诗,培育出拚搏、自由、积极向上的精神。为了白话新诗这份纯粹的感情,常让我想起一首战士们爱唱的歌“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 
        内心很好暄哗,内心也很寂寞。当五月的丁香花开过了,八月荷枯菊老的时候,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我?让我的生命中有点诗意,让诗意的生命里有我。纪念新诗百年,也是青春的祭奠,怀念我们远去的充满理想与激情的青春岁月。 
       挥手百年,百年挥手!

                                                                                   2016-05-25  03-58
                                                                                          “静华园”
一个人的内心喧哗与寂寞——新诗百年纪念的随想与沉思                                                                                               陈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