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说起傅雷就想哭  

2015-10-04 20:57: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2015年10月0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题记:我们都想哭了,你这回却笑着……
 
 

说起傅雷就想哭

 

 

 

 说起傅雷就想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因为这段时间要研究一段当代史,难免要看一批关于“文革”的书,越看越觉得沉重,看多了,有种压抑感。这场历史灾难怎么会伤及那么多善良、无辜的人。

      十年“文革”冤死了多少人。说起一个人,总有点伤感。这人就是刚正不阿的翻译家、作家傅雷。喜欢文学的人很少不知道傅雷这名字的。我知道傅雷的时候,傅雷冤案已平反了。可在我的藏书中,有不少法国文学作品的书是傅雷翻译的,像巴尔扎克的小说《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原来,傅雷早年(1928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学习艺术理论。

      傅雷成了国内巴尔扎克文学作品主要的翻译者,我一直没有买到他翻译的罗曼·罗兰一百多万字的小说《约翰·克里斯朵夫》,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买书、藏书的遗憾。有位同学告诉我说,他有一套,可以借我一阅。但我以为有些书不仅要看,有些书还应该收藏的。

        这书,一九三七年由傅雷翻译,交商务印书馆出版。傅雷被打成右派的日子,他又用两年的时间,重译了罗曼·罗兰这部重要作品。后来,我终于买到了一套一九八五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只是书中的序言缺乏了七页;那天,我看作是我读书生活的节日。

       曾在广州的一个深秋时节,我在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看到一位姑娘,临湖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捧读一卷《约翰·克里斯朵夫》,我不但觉得她漂亮,而且,觉得她可爱。我想:不管她的现实世界贫富如何,但她的精神世界一定是富贵的。我深信对于女人来说,读书是最好的美容,因为读书会使人自内而外变得更加的美丽。

     在我的藏书中,还有两本书是傅雷写的、翻译的,一本是罗曼·罗兰的三部传记的合集《米开朗基罗传》、《贝多芬传》、《托尔斯泰传》;一本是他给儿子傅聪、傅敏的书信,后来整理成《傅雷家书》出版。《傅雷家书》在中国读书界影响极大。每读这书的时候,我总是想起我父亲也曾这样写信给我,也是用手笔写的书信,也是谈生活、人生的……在那个年代,给孩子写信也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情。父亲的朋友也给我写信,也是用毛笔写的书信,这些谈人生、谈历史、谈文学的书信,我至今仍保留着。

      读过《傅雷家书》,或读懂了《傅雷家书》的读者,才真正知道一个父亲是如何教育自己的子女的。至今,我还认为这是作为父母、子女都应该读一读的《傅雷家书》。傅雷对傅聪是这样说的:赤子便是不知道孤独的。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你永远不要害怕孤独,你孤独了才会去创造,去体会,这才是最有价值的。

      作为一个从旧中国过来的知识分子,解放以来,傅雷经过几年之后,他曾有过乐观的看法。一九五六年,傅雷认为新中国是有希望的国家的。书画家黄苗子说过:傅雷非常爱这个国家,所以对这个国家的要求也很严格。他爱他自己的文章,爱他所翻译的作家的作品,所以对它们非常认真。我觉得杨绛对傅雷的说法更真切,她说:他知道自己不善意于在世界上园转周旋,他可以安身的“洞穴”,就是自己的书斋。

      一九五八年,上海文化界还在搞“反右补课”,傅雷被上海市作协拟划为戴帽“右派分子”。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要划傅雷为右派,当时的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上海作协党组书记周而复则认为傅雷是属于“可划可不划”的人,那时候,负责全国文艺工作的领导、中宣部副院长部长周扬刚好也到上海听取意见,柯庆施同意了周而复、周扬的意见,不把傅雷划作右派。

       当时,上海市让作家柯灵通知傅雷不划右派,正当傅雷做了检讨,准备放下包袱的时候,市委书记柯庆施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一定要把傅雷补划为“右派”。一九六一年,国庆前,上海有关方面在报纸公布傅雷等人摘去右派帽子的消息,傅雷一点也没高兴,反倒生气地说:当初给我戴这帽子就是错的,他拒绝参加摘帽子大会,那天,他就在家里埋头做自己的翻译工作。

       傅雷的夫人朱梅馥与傅雷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一对表兄妹,她美丽、娴静,一九三二年嫁给了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傅雷。婚后,朱梅馥把一切献给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傅雷的朋友杨绛回忆说:朱梅馥是一位温柔的妻子、一个慈爱的母亲、沙龙里的漂亮夫人、家里能干的主妇,重要的还是傅雷的不可替代的“秘书”。女人评价女人,也许会更妥贴一些。

        到了“文革”开始,  一九六六年八月底,深夜十一点多,傅雷家遭到红卫兵抄家,傅雷夫妻两人连续四天三夜受到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各种凌辱。九月三日上午,傅雷家的女佣周菊娣发现傅雷夫妇已在江苏路284弄5号住所“疾风迅雨楼”双双自杀身亡,终年五十八岁。有说法傅雷是服毒自杀的,傅雷夫妇之死,多年之后来经作家叶永烈采访第一个到现场处理的民警,并查阅当时的卷宗,包括验尸报告,确认傅雷夫妇是自缢而死的。

        傅雷夫妇当晚写好遗嘱,把当月的房租、水电费、该付给女佣人的工钱,另外,给女佣周菊娣多支付了六百多元作为安抚费;遗言里说:周菊娣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我们不她无故受累。还把亲友托付的逐笔款项、旧物交代清楚;甚至把夫妻两人尸体的火化费五十三元三角单独列出支付……那天夜里,他们想到自己是双双在窗框上自缢的,她夫妻两人用棉被垫好凳子,怕摔下来的时候声响影响了邻居。

       在那个疯狂、喧嚣的年代,有多少人被打死的,或被迫自杀的……谁还会想到死的时候,也不能妨碍别人的!傅雷夫妇,一个是文人名士,一个是淑女名媛;他们不愿再被凌辱,也不愿意苟且地活着;他们活着,就要有尊严地活着;他们要死,是为了——人要活得有尊严。十年“文革”,就是一场历史的浩劫和人为的灾难。说起傅雷之死,就让人想哭……

       在我看来,傅雷夫妇之死,是对那个法西斯式专制年代的一种视死如归的反抗,他们也是气节凛然的烈士。傅雷夫妇之死,注定“文革”的结局——必然是失败的和被清算的。

 

                                                                                          2015-10-05  03-44

                                                                                                风雨之夜

                                                                                                  静华园

 2015年10月0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把所有的心装进你心里
在你的胸前写下
你是这样的人
把所有的爱握在你手中
用你的眼睛诉说
你是这样的人
 
不用多想 不用多问
你就是这样的人
不能不想 不能不问
真心有多重 爱有多深
把所有的伤痛藏在你身上
用你的微笑回答
你是这样的人
 
不用多想 不用多问
你就是这样的人
不能不想 不能不问
真心有多重 爱有多深
把所有的生命归还世界
人们在心里呼唤
你是这样的人
说起傅雷就想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