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夜雨薄凉  

2015-10-30 03:20: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薄寒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题记:
       深秋夜雨,捧一杯茶,听一曲毛阿敏的《夜雨寄北》,内心便有一个夜阑人静的深霄,悠远、幽深……

夜雨薄凉

 


夜雨薄寒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广州虽然已是深秋了,天气却闷热了好几天了,这大多因为北方天气降温了。往往北方开始降温的时候,广州的温热的气温反倒升了。前天傍晚的时候,广州下了一场雨,晚上,果然在电视新闻看到北方降温、下雨的消息。入秋之后,广州的雨水少了,这场雨多少滋润了花木,看着门外下着雨,我想明天不用给园子的花草浇水了。
      我有些喜欢秋雨,特别是深秋时节的夜雨,可广州的这场夜雨不够凉,就少了些深秋的味道。我记忆中的秋雨,通常多是晚上下了雨,第二天起来,一地落叶,得穿上秋衣了,一场秋雨一场凉。那才是我期待的秋雨,晚上窗外淅沥下着秋雨,天一阵一阵地凉下来,人在屋里,用保温杯沏上一杯茶,捧一卷书,睡衣的外面多穿一件外衣,以抵夜雨的薄寒。
      南方的这一夜雨秋风,只是薄凉不微寒,因为下雨,四周都会比平常安静了一些,让人安然入睡,早在梦乡里了,此乃一年的好时节。可每每这时候,我是舍不得入睡的,深秋的雨夜时分,窗外淅淅沥沥,点点滴滴,那情景、那天籁之静,最是心里澄明的时候,想想沧桑,想想沉浮,也想想远方,会不会也有一个人,也因为这场夜雨舍不得入睡?
      

      窗外秋雨绵绵,屋里两个人,一个收拾家务,一个在书房里读书,雨越下越浓,两个人都坐到书房里,一个伏案写着东西,一个坐在落地灯旁的椅子上读书,读着读着,往书页上夹个白色的纸条。橘黄色的灯光,给秋雨寒夜匀了一些温暖、宁静,四壁书墙,排满了整齐的书,书柜空隙的地方,放着一件件艺术品的小摆件。
     书房里挂着的两张照片,一张漂亮中年女子的照片,戴着眼镜,披肩膀的头发,背景是夕阳下白桦林,逆光拍摄的照片,在照片的下面有几行字:因为拥有了你,我变得更加安静,因为我拥有了你,我也更有了力量,因为拥有了你,我可以与普京对话了……书房里的另一张照片就一个儒雅男人的头像特写,下面也是手写的一行娟娟秀气的字:我的政委——克雷奇科夫。
     他叫她恰巴耶夫,她叫他政委。这时,恰巴耶夫从书案走到房间,又走回书房,拿出两件衣服,一件披在恰巴耶夫的身上说道:天凉了,多穿件衣服……恰巴耶夫只是轻轻地拉了拉衣服,继续读她的书,政委回到书案前穿上衣服,又把一只保温杯搁到恰巴耶夫旁边的几案上,说道:喝口水吧。恰巴耶夫只是轻轻地应道:嗯,谢谢!
    政委俯下身子亲了亲了亲恰巴耶夫的脸,恰巴耶夫搂住了政委……


     秋雨越下越大越密,他的脚步越走越急,他撑着伞敲着一道不锈钢的门,这时他的背囊已经湿得差不多了,门 开了,“啊,真是你!”“是啊,风雨故人来,打扰了……""那里、那里……”说着把行囊接过,让开大门,一番问候,彼此握住对方的手,一边寒喧着。
     家里人沏上热茶,女主人在厨房张罗着做菜了,这里男主人陪客人聊着,一会又冒雨跑到园子割了把韭菜,拿给客人看:这是我们家园子种的韭菜,杜诗里夜雨前春韭,可眼下是夜雨秋韭,你老兄将就一下吧……客人说:今夜能吃上主人家园子的韭菜,该是园蔬似珍馐吧。
     不一会,一桌热腾腾的菜摆到桌上来了,刚才的韭菜做了韭菜炒蛋,六个大闸蟹、一盘煮红的大虾,一盘兰豆炒腊味,一盆紫菜蛋汤,主人家拿出酒杯来,斟上酒说: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女主人倒是十分体谅地说:先让客人吃点饭,别急着喝酒……说罢,说自己已吃过饭,让先生作陪,自己去看看孩子写作业了。
     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 秋雨正浓,主客酣畅淋漓,细数一下,人生能有几个这样的深秋夜雨!


      天南地北,多少两地分隔的人,在这场深秋雨夜,或许会想起曾读过李商隐的诗《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诗短短的二十八个字,多处的字词是重复的,却依然不失为一首好诗。
     晚唐的那一场深秋夜雨,天涯孤旅的李商隐尚好,在由南方入长安的路上,此时,有说诗人的妻子王氏已经故去多时了。从前这诗的题目多作《夜雨寄内》,如今不少唐诗选本的题目,多改作《夜雨寄北》。但诗中可见诗人还有一份期盼——何当共剪西窗烛。那该是谁与诗人共剪西窗烛,有人说是温庭筠,我以为也不大像;或许是哪位女子……这就像李商隐的诗一样,总是那样的扑朔迷离。
    深秋夜雨,思绪又走进了李商隐的有场羁旅离愁的秋雨里了,诗也醉人,雨也醉人,片片寒凉。你在梦里,我恍惚在梦外——

                                                                             2015-10-30  03-19
                                                                                      静华园
       
夜雨薄寒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