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灯,还亮着——读思谈片之九  

2015-10-25 21:37:2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灯还亮着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题记:
  怀念一座城市,大多与这座城市的某一个人有关……

 

灯,还亮着

——读思谈片之九 


 

2015年10月25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八十年代的广州,得风气之先,很有生气,那时候是“广东先行一步”,广州自然跑在各地城市的前面,改革开放造就一个生气勃勃的广州,那时候的广州人很骄傲、很自豪;那时候,广州话在全国不少的地方,可以大行其道,我在东北、北京就看见过广州话学习班的街招、广告,八十年代的广州备受瞩目,上海还没有动。广州把社会经济发展研讨会挪到北京开,专门请在京相关的专家为广州经济发展出谋划策……
     那时候,广州的文化精英中,有一拨人提出要文化北伐,旗帜一会是岭南文化,一会是珠江文化。看当时的中国,最大的两个文化城市,还是北京、上海,北京是中国政治、文化的中心,上海是中国的经济、文化的中心,京派文化与海派文化,可谓势均力敌,这两个城市都是人才荟萃的地方,那时候北京还有茅盾、曹禺、冰心、叶圣陶、萧乾……上海有巴金、柯灵、贾植芳、施蛰存、徐中玉、夏征农、王元化、钱谷融……在文化上北京与上海确实是伯仲之间。我觉得广州毕竟缺乏像巴金一样的文化灵魂。
    茅盾去世之后,作协主席落到巴金的身上,巴金从八十年代成为了文坛领袖,解放以来,茅看当全国协主席以来,一直都是在北京的。到了巴金,由于身体等原因,他任作协主席直到终老,却一直在上海;巴金的规格也与茅盾大致相仿,都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了国家领导人之一。巴金一生的文学创作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一是解放以前,二是解放以后的,解放以后的又可以分作“文革”以前的,以及“文革”之后的。
    巴金是现、当代文学作家中一个重要人物,当年他作为青年作家活跃在上海,他创作的小说《家》、《春》、《秋》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通过描写一个大家族的衰落,巴金写出了一个大时代的缩影。我觉得他的小说《家》与曹禺的话剧《雷雨》有异曲同工之妙。说巴金首先看中曹禺的这部话剧,我以为这应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们是惺惺相惜。
       从“文革”前十七年的文化作品来看,巴金值得可圈可点的并不算太多,他最有影响的作品就是创作了小说《团圆》,后来并根据小说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还有就是收进中学语文课本的《我们会见了彭德怀司令员》。巴金解放以后主要的作品还是在“文革”之后,他写了一系列的随笔、散文,对文化大革命作了许多的自我反思与自我批判,这是他留给后人的一份精神财富。
       晚年的巴金,成了当代文坛的一棵大树,他庇护过一些青年作家,像作家从维熙写的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当时这篇小说受到责难,甚至要禁止出版的时候,是巴金挺身而出,为他说话、解围。巴金就这样为文坛撑起了一片天空。像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作家贾平凹说到:巴老是我国当代文学巨匠,他的道德和文章,都是当代作家的一面旗帜!
     巴金之所以能一直屹立在文坛,还是公道自在人心。当时上层有人提出要批巴金,但胡耀邦坚持巴金不能批,正是上层也有一种力量对冲了要批巴金的主张,要不然巴金也将被冲击和挤对。作为文坛的领袖,巴金之幸,也是中国文坛之幸,我以为巴金晚年的文学思想主要有那么几点:提出要讲真话;把心交给读者;文学的最高境界无技巧;他认为:文学的目的就是为了使人变得更好。巴金一生的文学创作,也因此被称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
    巴金基于对十年“文革”的历史灾难的反思与忏悔,提出:哪怕是给铺上千万朵鲜花,谎言也不会变成真理。人只有讲真话,才能够认真地活下去。讲真话曾一度成为社会的公共话题,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在充斥谎言的世界,敢讲真话真的人是十分不容易的。真话是对专制的蔑视,也是极权的抗争。巴金老人以羸弱老病之身挑战了这个世界。像鲁迅提倡的那样:为了真理,敢爱、敢恨、敢说、敢做、敢追求。
    我觉得八十年代以来,巴金一直提倡的要讲真话,这是追求一种社会理想;敢讲真话和能讲真话的人,在我看来都是可敬、可贵的;可讲真话有人,会不受欢迎,但真话还是要说的;毕竟是事实的真相。正像列宁所说的:我们应当说真话,因为这是我们的力量所在。关于真话应该如何的讲,季羡林有个策略和主张,他说: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我以为能做到这一点已经不容易了。我们要营造讲真话的社会环境和与此相适应道德观念、法律责任;要有说真话的国家公仆、公民,才有诚信的社会。
    巴金晚年,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却撑起了风口浪尖的那一片文学天空。在我看来,巴金之所以重要,之所以值得研究,在于巴金是“五·四”运动以来新文学的代表人物;他走了,也是标志着一个时代文学的终结。巴金在给写过《小橘灯》的冰心的信上写道:有你在,灯亮着。我们不在黑暗中。今夜,我把巴金的书找出来,一本一本地翻着,又一本一本地摞起来,我想,上海武康路113号的那盏灯,至少还在我心里还亮着……
 
                                                                                2015-10-25  21-28
                                                                                      “尚书房”

 2015年10月25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