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中正平和  

2015-10-23 21:36: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0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中正平和



2015年10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为人与为文,都特别不愿意遇到那些偏激的人,甚至是一身戾气,动不动就像找人吵架、拼命似的,或者非得要说服你不可,让你不信都不可以。其实,人与人之间,有些话,应该是点到即止,不必说得过于满,留下一些空间让别人有些时间消化一下。我常说的一句话:谁说的都不代表上帝说的(引用请注明出处)。
      关于真理的讨论,上世纪七十年代下半叶就有过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曾在散步的时候,听到一位教哲学的老师说过,他认为:检验真理的标准,首先也要接受检验。这又在真理讨论的问题上,预设一个前置的问题了。这里对检验的科学性与客观性的提出了要求。
     这样的话题,在百岁老人周有光那里,又演绎就成了:不允许批评的真理就是伪真理。当然,周有光也不是上帝,但他的话说得比上帝还要好,这话的重要性就是提出对真理的可批评性。当然,周有光老先生的这番言论,也可以让人讨论、批评。就这番话,也影响到他能否获得一个奖了。真理的讨论常常不可能是纯学术性的讨论。
    都说: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有教养的人,会说:不要背后议论别人。其实,能真正这样做的人真的不多,我也不以为然。逢人讲人话,逢鬼讲鬼话,人总不能见鬼还讲人话,见人讲鬼话!这里有个——人鬼不同的语言系统的问题。再细分下去,还有不同的人和不同的鬼的语言系统问题。
    林语堂倒是非常豁达地说过:人生有时候就是笑话一下别人,有时候也让别人笑话一下自己。这种西方绅士式的幽默,流传广泛,影响甚远。笑话别人,或者让别人笑话,更多的时候是在背后的,当着你的面,有些话也许不好说,甚至是恭维着你,背后自然是另一番褒贬、否。
     我觉得什么样的人物,都会被人背后的议论的,问题是如何议论而已,是泄私愤的,还是持 公论的;而被议论的人,大可不必作过度反应,正所谓的谁人背后无人说。况且,现在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是自媒体的时代,什么样的议论都在所难免的,但话从嘴出,字从笔出,每个人都应该懂得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我觉得无论是议论还是批判,都应该是为被议论者、被批判者置身处地着想,做到深刻而不尖酸,犀利而不刻薄,批判而不失欣赏,议论不失偏颇,鲁迅也说过: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文章作为匕首、作为投枪,那刺向谁呢?毕竟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不是鲁迅生活的岁月了。
    主流媒体少一些使用有暴力色彩的语言,多一些理性处事的言行。比如说,管理层出台什么经济调控措施,不要动辄就说成什么“组合拳”,这“组合拳”打谁去了!语言是一个人性情与思维方式的体现,偏激者,言辞自然难免会偏颇,心戾气者,难免带着点杀气;;偏颇使人失道,戾气者容易冲动、过激。为人、为文,重要的是要中正平和。
    胡适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将,因为提倡白话文,经常受到旧文化保守势力的责难和谩骂。黄侃直指胡适说:你要真心推行白话文,你就不应该叫胡适之,应该叫——往那里去?说到白话文和文言文的优劣,黄侃言辞尤甚,他说道:比如你太太死了,家人的发电报应该这样写: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呀!而用文言文,即:妻死速归。白话文的电报贵了文言文的两倍。
     黄侃犀利倒是犀利的,但他赢得口辩,却输掉了口德和人品了,他也被人称作“黄疯子”。说一个人狗嘴吐不出象牙,这话够形象的,也够深刻的,但却失之于厚道、失之于温良恭俭让。今天,新文化运动整整百年了,胡适常在,黄侃只能困顿在故纸之中,要找才能找得到了,文章毕竟是以道德而传世的。
     胡适在给杨铨的一封信上说道:我受十余年的骂,从来不怨骂我的人。有时候他们骂我的不中肯,我反替他们着急。有时候骂的太过火了,反损骂者自己的人格,我更替他们不安。如果骂我而使骂者有益,便是我间接于他有恩了,我自然很情愿挨骂。
    学者、教授对社会公共生活话题公开发表意见,说错了,自己掏钱公开登报向社会致歉,这也许有人说这也是作秀,但我愿意是看到是对自己的“言论的负责”,那种对社会任何问题都可以信口开河的人,多不足信。作为学人,胡适说过: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对此,我不大认同。首先假设你有罪,再小心求证你有没有罪,这不科学、也不客观。而中国历来都是政治大于法律,证据不足,甚至是没有证据,也可以何患无词——莫须有。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写文章中,为了证明预设的观点,不断去找出有利于这个预设观点的理据和史料,这实际上是主题先行。对那些证据的科学性与合理性缺乏起码的学理分析,便罗列一大堆所谓的证据、资料,然后推导出需要的观点。所以,我以为胡适这一说法有太多的可商榷性。但他关于:“有七分证据,不要说八分的话”的学术主张。我倒是十分认可的,我以为这是对的,迄今还是站得住脚的。
     黄侃的学问堪比章太炎,为民国时人之鸿儒硕学,但黄侃失之偏颇,终未成一代旗帜。胡适的学问未必有黄侃的大,但胡适文化肚量,却装下了黄侃的这些鸿儒硕学之人,而终成一代文化宗师。中国传统文化历来强调道德文章,文有道,道有道统。这道统就是——中正平和。于己能中正平和,于人可兼济天下(《孟子  尽心上》)。

                                                                               2015-10-23  21-15
                                                                                        静华园
 2015年10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