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忧伤地快乐着——病中随笔之十七   

2015-08-19 16:41: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忧伤地快乐着——病中随笔之十七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忧伤地快乐着 

——病中随笔之十七

 

 

忧伤地快乐着——病中随笔之十七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有朋友读了我写的一组《病中随笔》说道:文字透着一种淡淡的忧伤,虽然有些家国情怀,但对人生过于悲观了……这说到了“家国情怀”、“淡淡的忧伤”,我一边吃着药,一边听着朋友对我文字的感觉,说真的,我觉得朋友还是挺能抓住问题的。

        至于说到“过于悲观”,本来想有机会彼此当面讨论一下。可朋友是个非常讲究计划性的人,见面讨论问题得三、四天前约好;我却是个散漫之人,挺怕生活被“格式化”的,聊天、喝茶、吃饭什么的,即兴、随意为好,这就是我理解的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去留无意,闲云野鹤。

        谈论悲观和悲剧美学,我觉得到东湖、到二沙岛散步,边走边聊挺好的,各说各的看法和观点,虽然,我不能作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可我更愿意聊聊人生、文学与文学的悲剧美学。现在广州天气还挺炎热的,待到秋凉的时候,沿湖畔、江边和绿萠小道散步,约个能聊的朋友走走、谈谈,未尝不是件快乐事。

        医生嘱咐我说要多散步,可我怕在闷热天气之下,走得汗流浃背,衣服汗粘粘的,我的散步成了文字的游走,思想的放飞吧。 我觉得人生难免是悲观的,因为从人的出生,就是走向死亡的过程,谁都要面对生老病死,概莫能外。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之前,没有谁征求你是否愿意;来不来这人世,完全是不可选择的。这便有了——人是哭着来到这世界的,让别人哭着而离开这世界的。

        人生本来就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性,你的生命将遇到谁,遇到什么事情,有些什么样的悲欢离合、得失成败的遭遇,更多的时候,你自己是无法预知、掌控的,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影响、支配着你的一生。无论你是多成功、多了不起,最终都会徐徐老矣,成为末路英雄。无论是政治舞台,还是财富英雄榜,都没有永远不落的太阳。遗憾与不舍,却永远是生者的磨难。

        人类虽然是生生不息,可作为个体的生命却总是自有花开花落之时,总有凋谢和枯萎的时刻。况且,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又总是苦多乐少。 有人从心理学的角度,用一例子解释苦乐,说屋里桌子有半瓶酒,有个人进来,蛮高兴地说:还好,还有半瓶酒喝…有另外一个人进来,看到半瓶的,闷闷不乐地说:糟了,喝空这半瓶酒就没有了。于是,解释者说:前者乐观,后者悲观。仿佛悲观或乐观只是一个心理问题,却忽略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酒最终会被喝完而没有了。人,生命的日子不也像酒一样,最终也会过着、过着,日子就没了。

        人生也许还有不少的欢娱,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可终究逃脱不了生老病死的终极大限。像黛玉《葬花吟》写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艳能几时……这当中透着人类与生俱来的悲剧意识、悲剧美学。把人生看得通透,便会悲而不怨,学会了苦中作乐,这就是我常说的:悲观主义的乐观者。人明甶了自己终将会死去,可人不可以坐以待毙。人生苦短,把苦短当长乐,人生就不苦短了。这是否定之肯定。

         汉代乐府民歌《饶歌》: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一种悲壮与柔情之美;李白的《将进酒》,借着酒意直抒胸臆: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尓同消万古愁。是把人生的苦酒喝出一种痛快,酣畅淋漓;白居易借汉说唐的《长恨歌》,道尽人生的无限惆怅: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边塞诗人王瀚更是悲壮又达观地直面生死,他的《凉洲词》写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人征战几人回……笑着面对冷兵器时代边塞将士的生死。

        就世界文学艺术史而言,从古希腊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的悲剧开始,无论是荷马史诗,但丁的《神曲》,托尔斯泰的《复活》、雨果的《悲惨世界》和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柴可夫斯基的《悲怆》、……就是以莎士比亚的悲喜剧比较而言,悲剧更具有震撼心灵的力量,因为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让人痛心不已。相对于喜剧美学的诙谐、讽刺的认同度、理解度来说,人们对悲剧美学的苦难、伤痛、无奈等共鸣与理解会更深刻一些。

        中外文学作品和中外文学史充满了人间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的悲剧情怀,可以说悲剧意识和悲剧情怀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像李白的诗《将进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们从脐带处就带着期盼,希望人生是幸福、圆满的,而人生往往是充满缺陷和遗憾的。正因为这样,我们的文艺作品的基本主调难免是充满悲剧和忧伤的,以悲剧展示——化悲痛为力量的悲壮,以忧伤展示美丽而淡淡的哀愁,体现的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悲悲惨惨慽慽”哀愁的婉约之美。以忧伤地快乐活着,不失是作为人生一种谨慎的乐观,也是比较现实的人生态度。

        我告诉我的朋友说:每个人都有他的天命,天命难违啊!我的文字就像我园子里一泓水里的鱼儿,静静的、悠悠的,那天,或许能游进谁的心里,深情、忧伤、唯美……不喜欢的人会转身而去,喜欢的人会驻足一会。也许,我们就只能以这种方式相遇、相对……此憾、此惰,其实,也足矣。 

 

                                                                                                    2015-08-19 16-40

                                                                                                    省医心内科候诊处

忧伤地快乐着——病中随笔之十七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