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普希金  

2015-04-13 21:39: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普希金——致朋友的一封信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与普希金

 

 

我与普希金——致朋友的一封信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广州倒春寒的天,下着雨,有点冷。那天下午,我去文德路送一幅字去裱,事情办好了,因为下雨,我便折进一家旧书店里淘旧书了,淘到的第二本书,竟是1955年5月上海平明出版社出版的查良铮翻译的《普希金抒情诗集》,这书在这世上已经有整整六十年了,封面、封底都有些残损了,不少页的页边、页角都破损了,可当我把这书拿在手下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如见到儿时的朋友……

       文化大革命期间,不少书都成了封、资、修的毒草,被烧的烧,被卖的卖,有些被拆下来,叠成三角形的纸袋用作商店的包装袋。“破四旧”的时候,有些人把金银首饰扔到河里,把酸枝桌椅卖掉或砍掉;把家里的字画扯下来,家里种的花草也被拔掉;人被关进牛棚、被戴上高帽游街……我家的书,也给处理了,有些画册,我喜欢的,趁没人的时候,我偷偷撕下几页藏起来,文化大革命真的是十年的文化“浩劫”。

      有些不少文学书籍还能流传下来,便在一些爱读书的人中偷偷辗转流传,大家都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夜里偷偷读禁书,有的怕家人知道,在床上的被窝拧亮手电筒读一宿。我读雨果的《悲惨世界》,得一、二天内读完。查良铮翻译的这本《普希金抒情诗集》,在我手上倒停留了好些时间,那个时候,我用了两、三个作业本子,一字一字、一行一行地抄着……

         从前,也抄过许多诗词,像唐诗宋词,在我抄过的文学作品中,抄得最多的,还是普希金的诗歌了。按说家里最多的书还是唐诗宋词,熟悉我的人都会以为唐宋文学对我影响会大一些吧。这也确实,可比唐宋文学对我影响还要大一些的,或者说我的文学精神源自于哪的?我自己觉得还是普希金。我读他的诗歌的时候,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算是混沌初开吧,还因为有过一字一句的大量抄写普希金铁诗歌,如今想来,这就是普希金文学精神悄然流入到我感情世界的过程了。

       现在,好多当年一道写诗的人都不写诗了,为什么我还喜欢写诗了,我觉得普希金的文学精神和感情就像铀一样,给人有一种核的动力,让你长久保持诗心不泯不灭。评论家别林斯基对普希金有过这样的评论:在普希金的任何感情中永远有一些特别高贵的、温和的、柔情的、馥郁的、优雅的东西。因此看来,阅读他的作品是培育人的最好的方法,对于青年男女的特别益处。

       “特别高贵的、温和的、柔情的、馥郁的、优雅的……”别林斯基说得真好。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不知道多少遍听幼儿园的老师说过《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那个岁数不问童话是谁写的,等我长大成人了,我才知道这个故事原来就是普希金写的童话。我青年时代,很多的时候天蒙蒙亮我就到烈士陵园去跑步,跑完一个圈、两个圈,天就亮了,我在松树林拿着《普希金抒情诗选》,读到他写的《题索斯尼兹卡娅的纪念册》一诗:

                您那迷人的眸子含有奇异的火焰

                这火焰却结合了内心的寒冷。

                谁要是爱您,他是非常的不智,自然;

                但若不爱您,他更是百倍的愚蠢。

诗念完,我像被诗人重重的一击,心为之颤抖了,我以为这才是诗,这才是普希金的诗……戈果里曾这样说:俄国的天性、俄国的精神、俄国文学、俄国特质,表现得如此其“清醇”,如此“美妙”

       我平常比较注重收集关于普希金的书,曾与省委党校的一位老师说起普希金的书,彼此还要逐一数数看谁的书多一些。好多年前,北京为了纪念普希金诞辰200周年,我在一家报纸上写了一篇关于普希金在中国一本书的书评;我还在羊城晚报发了一个稿子,建议广州市选一个合适的地方,为普希金建造一尊雕像。有朋友说: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吗!我说:天一直是开着的,所以就有异想了;再就是——广州不是一直说要建设国际大都市,那国际大都市能没有一点国际文化观景吗!

       世界上还有许多的地方我想去看看的,去拜访的,那俄国的莫斯科普希金铁故居是我该去的地方,俄国还有托尔斯泰,还有屠格涅夫、契可夫……雄浑、厚重的俄斯文学对我们这一代人的感情与精神的影响太大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俄罗斯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感情和精神故乡——当年,那个漂亮的少女心里没曾留下过一个正直、勇敢的柯察金· 保尔,那个青春少年的心里没曾留下过一个美丽的冬妮娅。 

                                                                                                      2015-04-13  21-32

                                                                                                             “尚书房”

我与普希金——致朋友的一封信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