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字纸招魂——说说郁达夫  

2015-04-01 15:10: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3月3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字纸招魂

——说说郁达夫

 
 
 
2015年03月3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上周末的下午,陈老先生打电话过来,问我在不在“尚书房”,我说:在啊!老先生说:那我过来了。我说:四点半后吧。没一会,老先生来,我把他领到喝茶吃饭的房间,他坐下之后,就把一本他让儿子在网上购得的《杜月笙全传》递给我,又从袋子里掏出一把开合桃的钳子给我;最后,又掏出两样东西,一合腰果,一胆瓶的XO的酒,说特要和我喝上一杯。

      书是上次我托他买的,上次他在我的“尚书房”喝茶,我给他合桃送茶,他看我用一个小锤敲开合桃,他告诉我有用一种专用作开合桃的钳子,说要给我买一个。这回他真的给我买来了。我拿来了两个酒杯,倒上酒之后,又稍稍聊起各自忙的事情,接着转入聊起书来了。我问起谢静宜写的书《毛XX身边工作琐记》,老先生说这书卖完了。他给我说起他最近在北京路的古籍书店买到了一本《郁达夫诗词笺注》。

       这书尤让我惦记了,我问他:书店里还有没有这书?他稍为想了一下说:应该有的,因为我才买了没几天……于是我和他聊趣郁达夫了。我记得上海的一老师也买到了一本《郁达夫诗词笺注》,她说尤为喜欢郁达夫的散文。我说:郁达夫的散文的《故都的秋》、《怀鲁迅》……可我更喜欢郁达夫的诗。如果真要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可孤篇压全唐的话;那么,郁达夫的两句旧体诗“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也足可冠民国了。

      特别是后一句,可令古今的多少佳丽,闻者会多凌波御风回到民国来看看这位江南才子的深情。老先生说到民国三位诗人可有鼎足之势,一是郁达夫,二是苏曼殊、三是汪精卫。我说:郁达夫当在其中,苏曼殊尚可,可汪精卫就不该列入其中了,他早年的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被逮口占》)。我也非常熟悉,可我以为汪氏卖国,有失精节,不足论矣。古人说的:文以载道。我以为——道,必有道统。我以为,正直的读书人,应该知道不能为汉奸说话的。王国维的旧体诗词足可以取代汪氏。像“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蝶恋花》)”也是民国旧体诗词中的经典名句。

       在现代作家中,我觉得郁达夫是不应该忽略、低估的人物,前些年,我的车上的光盘经常常播着他散文,虽然,还有徐志摩、冰心、闻一多的……可我还是比较喜欢郁达夫。说句大的话,郁达夫可算是我的熟人了。我有他的散文集,有他的传记;也从新文学史料读到一些研究他的资料文字。在我的藏书中有三联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郁达夫文集》(第一、二卷),有浙江文艺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郁达夫散文集》,还有北京燕山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郁达夫精选集》……为什么我喜欢郁达夫,我喜欢他的那种让人“心折”的忧郁和伤感,而这种忧郁和伤感又是那样的绚丽和隽永的。

       有位朋友说:你知道吗,你这么肯定郁达夫,你确实有些像郁达夫。我问:此话怎讲?朋友说:你自己说你心目中比较靠近当代作家苏叔阳,我倒觉得你文字中的伤感得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一点刚好跟郁达夫如出一辙……听君一夕话,让自以为高深的我,有如面对青年俄狄浦斯把谜题解开一样,斯芬克斯羞愧得坠崖而死。有时候,被人理解是一种快乐;有时候,被人看透,便是一种坍塌的感觉了。

       我早就卖过了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王国维诗词笺注》,在广州古籍书店买了一本,在上海古籍又买了一本精装的。苏曼珠的诗词我也有几个选本了,就差郁达夫的。第二天下午,我骑车到了古籍书店,书架上只剩一本了,没有选择的余地。另外,还买了两本书帖。想想,很多、很多年了,没有这样骑车去买书了,看似聊作少年狂,其实,真就为了郁达夫,为了那本《郁达夫诗词笺注》。许多烦心的事,当然,也不会因为买了一本《郁达夫诗词笺注》就会烟消云散,只是些许的欣慰吧。

      星期一,凌晨一点多钟,我还在床上看书,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詹老师打来的电话,接过电话,老先生连连说:不好意思,我是看到你给我打过电话,我想查一下是什么时候打来的电话,没想到就按响了你的电话……我知道詹老师也是一位习惯深夜工作的人,我说:那你我就多说说几句吧。他说了他买了本胡适写的《中国思想史》,我说我买了本《郁达夫诗词笺注》,接着就聊起民国旧体诗词,我把我对汪氏的看法说了,老先生则说:诗是诗,人是人嘛。

        我说:秦桧的字也写得不错,可有品行的收藏家都不大会收藏的他的书法作品。比如说,我也收藏了不少周作人的书,我觉得他的文字姑勿论他写得如何,我也只作为文字资料参考,一般尽量不引用。周作人毕竟是汉奸,这无论是从前国民党的南京政府,还是后来共产党的北京政府,对他的结论都是一样的。卖国这不是一般的私德问题了,这可是大是大非的公德,私德与公德不能混淆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还是需要点颜面和道德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说的道德文章,论人论文,还是以德为重,这就是道有道统了。

       老先生笑了……就这样在电话聊了将近一个小时,这就是广州一个春深如海,春风沉醉的夜晚,在万籁俱寂的时分,聊着郁达夫和他的旧体诗词,一片旧时月色。老先生,对王国维、乃至对苏曼珠都比较认可,可对郁达夫还是有点保留了,我又端出郁达夫的诗句“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我问道:这样的诗怎压不住民国那三十八的山河岁月呢!民国的那个时代又有谁能取代郁达夫呢?是啊,当年刘海粟就曾当着郭沫若的面,谈及郁达夫说时:沫若兄才高气壮,新诗是一代巨匠,但说到旧体诗词,就深情和熟练而言,应当退避三舍……

       老先生在电话的那头笑了,像是彼此对饮后略带几分的微醺,笑声是从嗓音里出来的,有几分的会心、有几分的得意。特别我把朋友说的那番话告诉他——你自己说你心目中比较靠近当代作家苏叔阳,我倒觉得你文字中的伤感得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点跟郁达夫如出一辙……听后,他笑得更酣、更快意了。电话挂了,我不知道詹老师的心情是如何的,也许他又回到书里了;可我的心情除了几分酣畅,更多是一种无边的伤感与寂寞,沉沉的、茫茫的……世上已没郁达夫了!

       郁达夫从一九四一年,只身飘零到苏门答腊,一九四五年之后,突然音讯全无,神秘失踪,有日本人说他是惨遭日本宪兵所杀的。到底郁达夫是如何的死和死的细节,至今还是扑朔迷离,不清不楚。回望郁达夫的一生,他的爱情竟是这样的千疮百孔,既让人荡气回肠,又让人痛切心扉;生命的遭逢却是如此的惨痛, 正像当年他写的诗:月缺花残太不情,富春江上暗愁生,如非燕垒来蛇鼠,忍作投荒万里行。我觉得这首诗就是郁达夫远离故国心路历程的写照。啊, 故人如我,我如故人。

        郁达夫故去整整七十年了,现在江南、岭南又该是杂花生树,大野芳菲了。今夜,又近清明,江南才子,葬身何处?夜已苍茫,唯字纸招魂……

 

                                                                                                               2015-04-01  01-00

                                                                                                                     “尚书房” 

2015年03月3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