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香山雪  

2015-12-14 19:06:0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听博上的音乐,如读没有脂评的红楼梦
2015年12月07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香山雪

 

 
2015年12月07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杜正在出版社的编辑方方安排下,去一趟北京,把将即将出版的一本书的协议签下了,杜正和方方已有多年的合作了,经方方做责编的就有十本八本了,方方不仅是老人的责任编辑,而且,也是老人的学生,每次来京的一切事情都会尽心安排,在方方看来,老师来京到出版社都会请社长总结编辑出面与老师见见面,吃顿饭。在住宿、游玩、会客方面的,她都成了杜正的私人助手似的。做得有条不紊,得体、妥贴。杜正来京,方方总是执弟子礼。
      杜正是个南方人,老式的读书人,一生就是读书、写书、教书,方方有次在座,曾听访客曾问道:杜老师,你一生中主要是教书还是写书的?杜正缓缓地说:我自己认为,我毕竟是写书的。因为我真正在教书的时间并太长,我个人也不大愿意上大课。我在社科院比在大学更适合一些;院里每年都会有些课题,我一般只会接一些属于我专业的、或者是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我在大学的兼职或兼课,都在一个“兼”字上。
      方方也是在读博的时候上他的课,杜老师的课比其他老师略有不同,有时候课会在学校图书馆的小会议上,有时候会让学生到他家的上,几个研究生都喜欢上老师家上,课就在客厅里上,六十平方的客厅摆设的东西并不多,长短的十来张沙发围成半圆的,还是那种套着沙发套的。这里更像一个领导的会客、会议室,只次每次上课,把桌椅稍为拢一下,因为来上课的人就只有五、六个人而已。杜正的助手有时候也会来帮忙做些辅助性的工作,助手不来,方方就当助手了。
     每次上课,老师都听听每个人在这段时间都些什么书,思考、研究些什么东西,他逐一地听,也逐一地给每个学生谈点他的学术意见,比如该读些那些的参考书;也会就思路、逻辑、辩证等方面,给你谈些参考意见。上课的时间,杜老师的客厅有电话有时候会响个不停,他就是端痤着不听,充耳不闻,他的说法是课大过天。其他人见状也不好说话,课继续上着。通常这样的课会上两三个小时,学生每次来上课都会有些高兴,有时候可以看到老师珍藏的一些善本古籍和古画。
    方方觉得在杜老师家上课,最喜欢就是在花园里上课的,在一把大的太阳伞底下,大家围绕着老师来坐,老师的花园有一棵八、九十年的老樟树,浓荫如盖。沿园墙还有不少桂花,每到桂花开的时节,在花园里上课,嗅着或浓或淡的桂花香,听着鱼池里的潺潺流水声,特别是进门的那一池水,开着的睡莲,显得园子特别的安静。人一进门,仿佛告诉你,这地方连花都睡着了,请说话的声音小点,脚步轻点。

香山雪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方方曾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访问过学者余英时,余英时在学校里的家,也有个一不小鱼池,他一 边和你聊着学术问题或聊着出书的事宜,一边会给鱼投食,让事情显得轻轻松松,从从容容。这对方方来说,这种环境,这种气氛,是十分合适讨论问题的。三、四十年来的读书、写书、出书,她作为出版人已经十分熟悉法兰克福这城市了。也在这里认识了不少国际出版业界的人士。作为现代出版人,她已经是难得具有全球视野的人物。
     她对自己的事业很投入,为出版业,她跑遍世界不少地方;可在自己感情的世界里,她总是那么空转着,也怪总遇到过很让自己动心的人。她有时候会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不吃人间烟火了。转念间,她又觉得自己已经有些脱胎换骨了。她时常想起当年读博的时候,老师客厅里挂着启功先生写的对联:十年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方方会在心里会笑着问问自己:我是什么时候——换骨的。
    书读多了,也读了进去,自己与书的世界越来越密切了,却也现实的世界越来越疏离了。她博士毕竟之后,在选择高校与出版社的时候,她也像老师一样没有选择了高校,她想做一个出书人,为国家的出版业,也为像老师那样的先生们的毕生所学。
    只是觉得自己工作的出版社在北京,离老师的城市太远了。想着想着,她突然会笑着对自己说:都什么年代了,现在坐飞机就像坐大巴一样,两个城市不仅是朝发夕至,甚至朝去晚回都可以了。现在是一个现实距离不断变短而心的距离不断变远的时代。
    方方自进出版社以来,经她手选题、策划、编辑出版的书,也得过大大小小的不少奖项了,还有国家图书奖的,颇受业界青睐。现在已经是一大出版社的副总编辑。国家新闻出版部门也相中了她,想调她进去,有传闻她一进去可能就是副署长或副司长了。可有的行内的人想拉她一道做民营出版社,让她任总编辑,第三条路,就是留在现在这大的出版社,等着被提拔。在方方内心的深处,这些都已经不太重要了。

香山雪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北京下雪了,一下子让方方心花怒放了一会。老师刚好在北京,方方记得老师说过,希望在雪天里在香山曹雪芹的故居附近住下,与曹翁晤对一番。方方看见北京下雪了,连忙自己开车把老师接到香山附近一宾馆住下,她还想起把不久前到伦敦买回来的羊绒围巾和在北京买的一顶帽子送给老师御寒,香山自然比市区内冷多了。到了香山,才知道曹雪芹的故居早就闭馆了一段时间。她是红学会和曹学会的顾问,方方担心老师失望,对老师说:我可是北京人啊,我找找他们。她用电话联系了一下植物园和管理处。
      管理处专门让一工作人员陪同,给他们打开各个展馆参观,因为下雪路滑,方搀扶着老师,老师看完这各个展馆之后,谢过这工作人员。两人绕着故居再走了一圈,看着那冽冽清寒的水,白白寂静的山。杜正看着漫天飞雪说:曹翁著作脂砚评,所以,我爱对编辑说如获“脂评”。方方说:那先生写书我出书啊,当中我也有过多少的评论和修改意见啊!
      杜正扭过头来看方方说:真羡慕北京有那么一处好山好水的地方啊。方方问:老师,此处的风景是因为山水还是因为曹翁?杜正说:今天感受香山的天寒地冻,古人的仁山智水因为此处山水有曹翁,曹翁心中有此处的有山水,文章便有日月之精华。方方说:老师,这话说得太好了!
      方方说:红学界里有个脂砚斋的问题,这个脂砚斋到底是谁?像刘心武等人认为这个脂砚斋就是书中里的史湘云,我挺乐意接受这种说法的,老师您是如何看的?杜正看到树上挂着冰凌,说道:我觉得这说的说法也有一定的道理。从脂批中我们看到不少地方文字的语气特别像一女子,而这女子仿佛又和作者一道经历过些沧桑。这结论既有一些红学家考据的说法,也有更多读者的愿望。
     方方问:老师喜欢史湘云吗?杜正说:喜欢,我觉得你性格就有点像史湘云啊!曹雪芹写史湘云醉卧花丛那一场面的文字,写得很传神、很精彩,人物呼之欲出。霁月光风……
     雪飘飘而下,香山更寂静,河水更清冷。方方说:老师,今天的湘云已是月淡星稀,老师才是霁月光风啊!杜正说:我只是老叟一枚,如豆的老叟。方方这时把老师的称呼换作先生说道:我看先生如日月,可景可仰啊……杜正说:一介书生半点狂,毕竟还是书生。方方问道:那史湘云该是从前曹翁喜欢,还是现在的先生喜欢呢?
    杜正在雪地里边走边缓缓地说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你这么一问。我想起了李商隐曾经很无觉、无奈的心情,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天,香山曹雪芹的故居,雪地上留下他们彼此走过的长长的两行深深浅浅脚印……


                                                 2015-12-14  14-40
                                                   “尚书房”
香山雪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