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一棵树和一片森林——写给一位朋友  

2015-11-06 15:06: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1月05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一棵树和一片森林

  ——写给一位朋友



2015年11月05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总觉得,一处好的住宅,门前应该有一棵好树,老辈人说的这是风水树,说老家村口都会有些又大又老的风水树,一棵大树为一方的地标,说起那一棵树,也许就知道那是哪了。比如曹雪芹的香山的故居(关于这故居,红学界是有争议的),门口就有几棵老槐树,我去的时候,正值春夏之交,枝繁叶茂,其中有棵被人叫做老歪脖子树。一说起说老歪脖子树,几乎就等于说曹雪芹的住处了。
     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关注起树来了,也喜欢树了,有读到归有光的《项脊轩》一文末处有: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心会突然一沉,这就是沧桑,这就是岁月。如今,我曾种过树,有些我已经不知道在哪了,也不知道长得如何?可有曾在一学校门前种过的几棵树,每每路过,都会深情地看看,就像如看看自己的孩子,欣然也怆然。庚信的《枯树赋》里有: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家有一棵老树,这个家大多有些故事,因为树与人有关,彼此相依,生生不息,世代相传,特别是一些名贵的老树,我家附近有棵广玉兰,女儿路过发现长了许多毛毛,虽说这棵树不是我的,但我看了,还是很不舒服。这是多好的赏花形树木。像宋庆龄在上海的家也就种了这种广玉兰,如今还标着上海市政府保护的标识。有位女孩还告诉我说:广玉兰的花语是:美丽、高洁、芬芳、纯洁。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这就是歌曲《时间都到那里去了》开头的两句唱词。那女孩子走了,她出国了,现在,我看到那棵广玉兰,我会默默地祝福那女孩,愿她人生中也有一棵好树。


      
      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这是我看到关山月写的对联,关山月是个大画家,他的书法应该是画家的字而已,我个人认为,无论他的字现在卖什么样的价钱,我看中的是这对联的那份文气与宁静,刚好这幅又出自于岭南画派的大家手笔,这样的价值就不一样了。这世界的名与实,有多少人能看得通透呢?
    现在在大都市的人,不容易看到自然的一遍森林了,大都是一片人工林吧。有一次与一位朋友说起一棵对与一片森林的关系,我请朋友说说如何看待一棵树与一片森林的关系。当然这样的问题不可能有什么正确的答案的,也不可能有标准的答案的,全凭心性和性情。朋友回答说:一棵树的存在或许比一片森林更有意义吧。朋友也反过来问你那你的观点呢?
    我说:因为一棵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放弃一遍森林。人在感情的世界就像一棵树和一片森林的关系,在感情没有确定的时候,人难免会在一片森林里逛荡,犹豫、徘徊,傍徨。如果,拥有了一棵树之后,还在那片林森里逛荡,那多少有点“伐木”的意味了。其实,一般人是不可能既拥有一棵树,又拥有一片森林的。也别相信——放弃一棵树便拥有一片森林的说法。查尔斯王子也不行,他挺多只能用一棵树换了一棵树而已。
    当然,世界那么大,有些土豪可以既有一棵树又有一片森林,可这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可能是土豪,这里就不谈论土豪了。其实,当你在林海茫茫中找到一棵树的时候,愿意就此彼此相守,并愿意放弃身边的那一片森林,其实,你应该是幸福的。因为,通常找到这样的一棵树是很不容易的,用古人的话说:这是一种造化了。木心说的:一生只够爱一人。我说:倘若双看两不厌,一生又怎么够爱一人呢!



     有两句熟语,一句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另一句是:何必为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虽然两句话说法的不一样,可基本意思就是不要只要一棵树,因为除了这棵树还有还有许多、许多的树,还有一遍森林。就像唐代诗人高适所说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别董大》)。年轻的时候,因为有本钱,有青春。有岁月,可以挥霍一下日子,挥霍一下感情。可人到中年或过中年,人生的结局,渐行渐现了。
    想起人在九江的时候,与朋友谈起白居易的《瑟瑟行》,同行的朋友,还根据白居易生平以及唐代经济社会和当时妇女的社会地位,议论起诗中的那位“老大嫁作商人妇”长安女子,说道:元和十年,作为九江郡司马的白居易在浔阳江边遇到的这位长安女子,“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由此看,这应该是个贫家姑娘出身,虽满得诗人的怜爱,可人生到了这地步,她的回旋余地就很不多了……
    由此,说到人生的感情与婚姻,必然会有个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有了与这个岁数相适应的待人处事的言谈和举止。在唐诗中,我挺喜欢元稹的《离思》中的其中一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从诗中来看,元稹是有经历的人。有人考证《西厢记》源自于元稹的传奇小说《莺莺传》,说王实甫写的多本杂剧《西厢记》中的张生就是元稹了。
    学者陈寅恪对元稹颇有微词,甚至是厉语了,他说道: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元白诗笺证稿》)。学者杨绛对陈寅恪的这一观点不大认可。我个人从诗而论,就一句“半缘修道半缘君”,这诗已可看见元稹感情和思想的成熟和升华了。元稹的这首诗虽言情而不浅俗,但深情而不艳抹。乾隆朝进士秦朝在他的著作《消寒诗话》中也说过:悼亡而曰“半缘君”,是薄情的表现,未免太不了解诗人的苦衷了。我也认为,陈老先生的学问虽大,可欠中正平和而失于偏颇!
    不妨把元稹的“取次花丛懒回顾”句中的花作树看吧;人都见过了大海,见过巫山,别处的云水也就不足道哉了。有过了心爱的女子,再好的女子也难让人像从前那样的动心了。如今,心已安然,情也安然,这一半因为是她,剩下的一半就是因为自己已尊佛奉道了。我觉得这样男子,因为曾经沧海,拥有了一颗安然之心,此乃多情变作深情了。我以为,这时的元稹,已是一棵婆娑的老树,能遮点风霜雨雪,遮点暑热和曝晒。每到黄昏、傍晚,撑出一片安静的天空,让鸟儿谈谈天。
    其实,每棵树都有每棵树的好,即使再优秀的树,也不能代表所有树的精彩;自然也就有了每棵树的遗憾和欠缺了。朋友,无论你的人生中是否曾见过或经过一片森林,都希望你能遇到有一棵自己喜欢的树。最后,舍得放下身边的那一片森林,与一棵树厮守,静静的一道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然后,慢慢变老……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心中是一灯如豆,我是把它当作家书来写了,就像从前的人在信前或信末会写上——见字如晤。


     
                                                                                   2015-11-06  14-53
                                                                                           静华园
2015年11月05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