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夫子之狂——沪杭行之二十  

2015-01-06 00:32: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太炎先生——沪杭行之二十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夫子之狂
 
——沪杭行之二十
 

 

太炎先生——沪杭行之二十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这次来杭,特别想要看看在西湖边上的杭州章太炎纪念馆,在上海的时候就和上海的老师说了,我在往杭州的途中,她把章太炎纪念馆的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那天早上,我在宾馆吃过自助早餐之后,就出门找章太炎纪念馆了,地址是南山路2-1号。这门牌有点特别,我在西湖边上问那些在打牌的老头、老太太,他们几乎都不知道章太炎纪念馆,问南山路尚可给你点指点。

      就在我找不着北的时候,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太太告诉我:你先到长桥,到了长桥你再问……我上了出租车,司机也不知道章太炎纪念馆在哪?他把我带到一个地方,就说这是长桥了。我只好一路问人。其实,出租车司机把我放下地方,离章太炎纪念馆还有一段不短的路,我边走边想,作为国学大师、思想家、革命家的章太炎一生颇多狂怪,所以,今天我来找他也不容易吧。

       袁世凯想当皇帝,他担心章太炎会发难,袁世凯先是以国史馆馆长一职将章太炎诱骗到北京,幽禁于龙泉寺;章太炎气愤至极,声言说要与袁世凯论理。袁世凯却是避而不见,章太炎于是将袁世凯所授的大勋章当作扇坠,到中南海新华门大骂窃国大盗、独夫民贼袁世凯。袁世凯为称帝得逞,还是派人劝说章太炎,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要他为自己写劝进书,章太炎却说:较当日死于满清恶官僚之手,尤有荣耀……袁世凯只有悻悻地说:彼一疯子,我何必与之认真也!

       鲁迅曾是章太炎的学生,鲁迅在评论章太炎的时候说他是:考其生平,以大勋章作扇坠,临总统府之门,大诟袁世凯包藏祸心者,并世无第二人;七被追捕,三入牢狱,而革命之志终不屈挠者,并世亦无第二人。早年,章太炎又在他写的《驳康有为书》写道:载湉小丑,不辨菽麦。直呼光绪其名,直骂皇帝。鲁迅称其为:有学问的革命家。章太炎在史学、文学、哲学、训诂学方面都有不少的建树,他学通古今,文笔古奥。后世称其所学为“章学”、章太炎青壮年是革命不忘学问,他晚年基本回到学问上来了,成了一代大儒。

 

太炎先生——沪杭行之二十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章太炎之所以让我此次去杭州得看看他的纪念馆,在于他在近、现代的文化影响太大了。在章太炎的展馆门口有女家萧娴书写的对联:维新真学问,革命大文章。戊戌政变后,章太炎遭到满清通缉,他慌不择路,逃往台湾避难。1900年义和团事件之后,在上海参与唐才常组织的“中国议会”,章太炎不满于唐才常一面否定清廷合法地位的同时而又请光绪皇帝复位的矛盾做法;他首先剪去自己头上的辫子,脱长袍,以示与清王朝的决绝。

         第二年的春天,章太炎往苏州东吴大学执教,特意前去拜望恩师俞樾,并谒先生于春在堂。俞樾对其来访火冒三丈,并声色俱厉地斥责章太炎:背父母陵墓,讼言索虏之祸,不忠不孝,非人类也!曲园无是弟子……将其逐出师门。章太炎因此当晚写下《谢本师》一文,自我宣布断绝师徒关系。

        作为老师的俞樾认为:以其(章太炎)偏激性格,本不适合从事政治,其投康门,一错;投革命党,一错再错;他认为章太炎有比较好的学养,更适合做个学术中人。事实上,俞樾与章太炎之间,并没有真正断绝师生之情。1907年,俞樾去世后,章太炎在《国粹学报》上发表一篇《俞先生传》,对自己老师的学术成就与人品都给予很高的评价。

         章太炎是俞樾的弟子,而俞樾对我来说比较熟悉的,因为他是俞平伯的曾祖父,是俞陛云的祖父,俞祖仁的父亲。还在中、小学的时候,父亲常会说起《红楼梦》研究,说起俞平伯,自然也就说到俞樾,也会说到俞陛云……在我的书藏中有俞平伯的 《唐宋词选释》,这是与他父亲俞陛云的《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有承上启下的联系吧。俞樾的弟子中,特别是在钱江大地的,对后世影响较大的也当数章太炎,鲁迅也可以说是俞樾的再传弟子了。从鲁迅的《狂人日记》中的片段: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的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都是“吃人”——仿佛也看到章太炎的影子。

 

太炎先生——沪杭行之二十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终于到了章太炎纪念馆,门前有一幅对联,我想用手机拍下来,可因为门口停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刚好遮挡了上联的几个字,我只好放弃了。走进去就看见一尊章太炎的半身雕像,环顾地看了一下纪念馆的院落,还真的喜欢这幢白墙黑瓦的四合院,在杭州西湖边上建的这座四合院,把江南的灵秀与北方的厚重都融洽在一起了,在如此清幽之处,如晤故人了。我喜欢这院子,我特别拍了几张院子的照片,还有院了里的大型盆景。

       当年北京的大学,不少教授是出之于章太炎的门下,如:黄侃、朱希祖、钱玄同、周树人(鲁迅)、沈兼士等。章太炎为人戏谑,以太平天囯为例,封黄侃为天王,汪东为东王,朱希祖为西王,钱玄同为南王,吴承仕为北王。章太炎在北京讲学,当时吴承仕等侍奉在太炎先生的左右作陪;有人专门写板书的,有人负责倒茶水的。章太炎的国语不太好,弟子刘半农担任翻译,那景象堪比孔子讲学。后来,清华要成立国学研究院,环顾当时中国,论国学章太炎当是首席导师,可章太炎并未应允。

       章太炎惯常以“平生不识章太炎,访尽名流亦枉然 ”夫子张狂的一面示人,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开场白是这样说的: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当然也是我的幸运。比如人家问他:先生的学问是经学第一,还是史学第一?章太炎却答道:实不相瞒,我是医学第一。不免让人目瞪口呆、满腹狐疑,也让我抱书失笑。章“疯子”也有让人感得可笑又可爱的另一面。

       我进展馆的时候,应该是上午才开馆不久,没有多少个人,我独自一个人在各个展馆里走着、看着,章太炎的书法如同他的学问,够古奥的;一些陌生和熟悉的人物、事件、场景在此相遇、重温了,我仿佛感受到那个大时代拐弯处的激荡——“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景象。看到了章太炎当年穿着过的衣服,读过的书,写过文章、出过的书,还看到章太炎夫人汤国梨的照片,汤国梨也是那个年代的弄潮儿,莫道秋光多肃杀,经霜红叶烂于花。当年,汤国梨就是用这样的诗句讴歌武昌起义的。她与章太炎是生同衾,死同穴, 无愧是辛亥革命血与火中同行的伉俪。

       我看到展馆里的提奖光复堂上挂着“大独必群”的匾,章太炎曾说:夫大独必群不群非独也;;大独必群,群必以独成。我觉得“夫子之狂”和“独与群”这是解读章太炎的幽幽心路。在告别纪念馆的时候,我在章太炎的雕像前站了好一会,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只是在默默中晤对,你在从前,我在现在……  

                                                                                 2015-01-06  00-12

                                                                                         “尚书房”

太炎先生——沪杭行之二十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说明:文中图片为网易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