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人鲁迅  

2014-09-21 22:59:16|  分类: 书人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4年09月2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春风沉醉的鲁迅

 

故人鲁迅 

 

2014年09月2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尚书房”的一圈藤椅,常常被朋友幻化成这样的一个场面

 

       鲁迅,也许终究要告别神坛的。近些年来,鲁迅一年比一年冷清了,真的有点像一蟹不如一蟹。鲁迅的文学作品逐渐一年一年地退出了中、小学的语文课本,媒体上称之为——被请下神坛。说到一般读者对鲁迅的认知,有人喜欢得不得了,说鲁迅的作品思想是如何的深刻;有人却是不大喜欢,说鲁迅的作品如何晦涩难懂。我以为鲁迅的价值,在于他深刻的批判精神,特别是对传统文化之下国民劣根性的批判。在他的小说里《狂人日记》,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对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解剖,就像疱丁解牛。

       最近,我又去淘旧书,发现新近有三个书架放满都是关于鲁迅的书,多是文化大革命前或文化大革命后期出版的。听这书店的负责人说,这是从一个单位的教研室里的人收回来的。翻着三个书架上关于鲁迅的书,当中不少有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七三年版的鲁迅的各种作品集,我比较喜欢还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出版的《回忆鲁迅房族和社会环境35年间(1902-1936)的演变》(观鱼著),1958年7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和鲁迅相处的日子》(川岛著),还有朱正写的、1956年12月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鲁迅传略》。朱正写鲁迅,调子比较平实,不事拔高,不作贬低;但这书出版的第二年,朱正就被打成“右派”;22年后得以评反。前些年,也读到朱正修订的鲁迅传。

       一下子买了十二册书,全都是关于鲁迅的。有的人以为我特别喜欢鲁迅,其实,我对鲁迅只是有兴趣,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更准确地说,是不褒不贬,不偏不倚,不捧不骂不戏说。因为新文学史是我阅读与研究的一个领域,鲁迅自然也在我的兴趣范围之内了。无论怎么说,要谈论新文学史,或者说现代文学史,鲁迅都是一个绕不过的重要人物和重要的话题。鲁迅在现代文学史上有过的影响和贡献,应该得到公正客观的评价。过去,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鲁迅被神化了,那时候中国思想文化界的鲁迅,就像除了毛泽东之后的“亚圣”,文章引用鲁迅的文字都是用加黑字体。那时候的鲁迅像神,要是与神持不同的文化见解,都将被视为对神明的亵渎。

       关于鲁迅的文字,我真没写过什么,可鲁迅的文字真的读了不少。虽然我的藏书中没有旧书店里那样多的——关于鲁迅的书,可关于鲁迅的书,也有不少。关于鲁迅和鲁迅的文学作品一直就有不同的说法,像林语堂、陈西滢、杨荫榆、章士钊、梁实秋、徐懋庸……与鲁迅都有过政治、文化的论争。可我不像当年“四条汉子”由反对鲁迅变成崇敬鲁迅,也不像苏雪林那样的由钦敬鲁迅到反对鲁迅。对鲁迅来说,我一直保持无色无味、真水无香的态度;因为我更愿意把鲁迅置于不神不妖——人的角度来看鲁迅,虽然鲁迅的文字少了温良恭俭让,但也不至于是“对他人的体质上的残废加以快意的轻薄嘲弄”。同样,也不至于像鲁迅自己所说的要“一个都不宽恕”。 “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读到了茅盾的一个说法:不能说鲁迅反对的人就一定是坏人,也不能说鲁迅称赞过的人就一定就是好人。茅盾这番说话,现在说来很普通、很寻常,可在十年浩劫之后,还是有如振聋发聩的作用。

         1957年的夏天,毛泽东在上海与各界人士见面,先是毛泽东问罗稷南先生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可罗先生倒问毛泽东说:我常常琢磨一个问题,要是鲁迅今天还活着,他会怎么样?毛泽东对此却十分认真,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有人对毛、罗这段对话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当年赵丹的夫人——黄宗英撰写了《我亲聆毛泽东与罗稷南对话》一文发表《炎黄春秋》里,她以见证人的身份,肯定了这段对话并不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假如鲁迅还活着,这是一个假设的话题,那结果自然可以有N种的可能性了。毛泽东说的“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新民主主义论》),可啃鲁迅骨头的人还是不少,几乎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鲁迅研究”,鲁迅这骨头也够挺耐啃的。

       手上的十二册书关于鲁迅的书,老的已年近六旬了,新的像1986年4月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单演义编著的《鲁迅与瞿秋白》也有三十年了。一叠旧书,经过了多少岁月。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今天又像浪淘沙一样淘到了我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手上的这些书又会落到谁人手里!这也许就是岁月,这也许就是不得而知的人生了。我之所以说起鲁迅来,因为,现在的鲁迅不再那么时尚了,时过景迁,过去的文化批判者、政治革命人,当然需要鲁迅这样锐利的批判思想和批判武器。如今则不一样了,从处江湖之远到庙堂之上,从在野到在朝,时移世易,现在还要批判谁?刀和枪总不能对着自己,做做样子还可以;如果真刀真枪地干,那就要不得了。把鲁迅换下来,换上金庸的武侠小说片断,让学生在文字中领略一下武林高手的一招一式还可以了。这毕竟没有鲁迅文字那样的冷嗖嗖。

         记得去年夏天,在北京回广州的动车上,和一位在京的朋友说起鲁迅与许广平的一段对话,其中,有一段是许广平女士对鲁迅说的:也许上帝不是那么想的……朋友回我说:想起来了,现在我在笑,在大笑……在我看来,作为人的鲁迅应该可以调侃一下的,至少可以幽默一下吧。这是我比较愿意接纳的、不是——不苟言笑的鲁迅。今年春天,从上海回到广州之后,想起了鲁迅,我在没有翻书、翻资料的情况下写下了《上海鲁迅——人在上海之七》,当时只在手机在写,全凭脑袋的记忆,尝试着写完就用手机发到博客上。这稿子,写得挺好玩的,看看人间的鲁迅,在厦门大学的时候,鲁迅夜里为了给许广平回信如何翻墙……人啊,谁没有七情六欲的。这样理解鲁迅是不是真实、自然一些。把鲁迅看成故人,我们曾经的熟人,这也许多了一些亲切、也多了一些饶有的趣味。

        文坛没有不落的太阳。鲁迅,能不老吗!鲁迅渐行渐远,“鲁迅研究”热渐将降温,鲁迅人将淡忘,我却重拾记忆,我就是这样的不合时宜。

                     

 

                                                                                                          2014-09-21    22-29 

                                                                                                                “尚书房”

2014年09月2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