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扬州  

2014-09-20 17:52: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4年09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话说扬州

 

 

2014年09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几年前,读到了澳大利亚安东篱(Antonia Finnane)写的《说扬州1550——1850年的一座中国城市》,我有种莫名的困顿,一位澳大利亚籍的人,是如何关注、研究这座城市的。现在人们都爱说,爱上某个城市,是因为与这座城市的某一个人有关。可事情的原委未必像文艺家那么具有戏剧性。原来作者是1977年留学中国南京大学的澳籍女留学生,1980年,她首次访问了扬州,毕业之后,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师从华裔学者王赓武,主修东亚史研究并获得博士学位,开始以西方的学术体系观照这座城市。后在墨尔本大学历史系任副教授,主要从事16世纪世纪中国社会和文化史研究。

       说起了扬州,总难免说起晚唐诗人杜牧的诗《遣怀》: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肠断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从诗中,大体可以体会这位当年长安的才子(唐文宗大和二年进士)、长安公子(宰相杜佑的孙子),在江南富庶之地,温柔之乡,在歌舞升平,沉醉和惊醒。晚唐的历史,应该是当时中国政治、文化、经济,从黄河流域向长江流域转移的开始。唐代诗人诗中的景物也从长安转向了莺飞草长、妩媚多情的江南。

      写扬州的唐诗中应该还有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的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在李白的诗里,离愁别绪,一样还是酣畅淋漓,一如山中的瀑布,跌宕、飞快。如今“烟花三月下扬州”倒成了时尚的经贸旅游。可关于扬州的诗,还得数杜牧的诗《寄扬州韩绰判官》: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杜牧的诗,尤以七言绝为工;虽然是写景状物,言外却赋深情。 虽说扬州有过像李白、白居易这样的诗歌巨擘、圣手,可说到扬州几乎——不得不说说杜牧了。

        可到了南宋末年,词人姜夔在淳熙丙申正日,到过维扬(扬州)。词人自己说: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壁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自唐至南宋,才两百年间的时代变迁,同样是扬州,看姜夔的词与杜枚的诗,已经是大不一样了: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在词人姜夔的笔下,扬州一如枯黄、凋零的、奄奄一息的一座城市;这就是江山易手,世事沧桑,扬州东南形胜地,却是几番风雨,几番干戈。在清代有过“扬州十日”的屠城,也有太平军与清兵反复争夺扬州的攻坚战。扬州虽说是江北之城,却是江南名城,扬州既是声色犬马的温柔乡,也是玉石俱焚的兵家必争之地。最惨烈莫过于是清军主帅多铎率清兵攻城,史可法率军民浴血而战,顽强地坚持了七昼夜,最后城被攻陷,清军纵兵杀戮,“十日不封刀”,烧杀淫掠,无所不为,这座江南繁华的都市倾刻成了废墟。屠城十日,扬州死亡的民众在数十万之上,血色屠城是扬州。

       当然了,扬州也有繁华富足天下、富甲一方的美誉,像扬州的白塔,就是扬州的盐商一夜之间垒起的一座白塔,让第二天醒来的乾隆皇帝不禁感叹地说:人道扬州盐商富甲天下,果然名不虚传。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19世纪初,全世界有10个拥有50万以上居民的城市,中国就有6个,即北京、江宁(今南京)、扬州、苏州、杭州、广州。扬州的排名还在苏州、杭州和广州之前,成为当时全球十大人口城市之一。曹雪芹把他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林黛玉,塑造成祖籍是苏州、出生扬州的姑娘;又入金陵又入帝都,可谓占尽地利、风情。
        
 扬州f城以自己的魅力吸引了当代的澳大利亚籍的安东篱,当然,也吸引了像晚唐诗人杜牧这样的文人墨客,杜牧的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为扬州的二十四桥赢得多少羡慕。据说不下有七千余人为二十四桥写过赞赏的诗,要把这些诗汇集起来,可编成300多卷的诗集一部,这二十四桥比天下第一桥的——赵州桥更有名气。其实,中唐诗人徐凝的一首《忆扬州》: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尖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我倒觉得这诗写出了扬州的风韵来了。正是歧义性的“无赖”,让更多的读者反复来品读这首诗《忆扬州》。

        读过杜牧的诗《寄扬州韩绰判官》和徐凝的诗《忆扬州》,无论是从诗的意韵,还是月的意境之美;也无论是宜春之月,还是苏州之月,那“月光之城”的美誉还是当还给扬州的吧。

 

                                                                                                          2014-09-20  17-18

                                                                                                                “尚书房”

2014年09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