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束蒲”之辨  

2014-08-17 01:27: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4年08月1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蒲苇
 

“束蒲”之辨

 
 
 
2014年08月1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虎须菖蒲

 

       说起《诗经》,与唐诗宋词比较,生僻的字多,而且诗的语言,与我们现代的语言习惯相去甚远,比较难读,《诗经》是中国古典文学的一个源头,是先民的歌吟;特别是要了解先秦以前的社会生活,《诗经》毕竟给我们留下珍贵的文字资料。可《诗经》对于我而言,就像小的时候不爱吃苦瓜;可到了中年,虽说还没喜欢上苦瓜,可也不大拒绝吃苦瓜了。

       从文史研究的角度看,特别秦以前的历史,常常都离不开《诗经》,还得从《诗经》里寻找一些史料依据。前些年读过一位作者写的书《美人如诗,草木如织》,这是一本梳理《诗经》中的植物的书,这写作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有些植物,古代与现代的叫法不一样,不一样的地域,也有不一样的叫法。像《诗经》这样的古籍,汇集了古代人写的诗,古代的人又多用比兴的手法,当中也有先秦以来不少的植物。

        最近,因为写虎须菖蒲的稿子,查阅了一下深圳一石写的《美人如诗,草木如织》,当中的《扬之水》的篇章,对诗中的“蒲”的解释,我以为是可以商榷的,作者在书中有一段话:蒲在史料里有两种解释,一为蒲草,植物学上称为菖蒲,又名剑水草,俗名蒲草;一种解释为蒲柳,多种在河边住宅周围,又名水杨。在这篇文章里,我以蒲草为准,来记述诗性和自然流转之间在人心上的变化,并没有多少历史实证的根据。

      作者也认为自己是“并没有多少历史实证的根据”的情况下,还继续对“蒲”字进行外延的解释说:以蒲草为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熟悉长篇的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喜欢其中磐石不移,蒲苇韧如丝的情意,从这一点上,让我的写作偏向了蒲草。其实,这里牵涉到一个植物分类的学科问题,总不能说因为自己喜欢这样解释,就这样解释的。因为作者的喜好和感情,而罔顾植物分类的学科要求。

      像《王风·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楚。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甫。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蒲。彼其之子,不与我戍许。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作者就把诗中的束蒲,解释成蒲草,可蒲草的正名就是水烛,并不像作者所说的“一为蒲草,植物学上称为菖蒲,又名剑水草,俗名蒲草”。事实上,菖蒲是另一种植物。就是端午节有把菖蒲叶和艾叶捆一起插于檐下的一种植物;和石菖蒲一样,都属于天南星科的植物。 在我谈及的菖蒲草,应该是石菖蒲的一个种属——虎须菖蒲,另外,还有金钱菖蒲、金线菖蒲……像郑玄笺注的《诗经》中是:蒲,蒲柳。在今天,现代汉语辞典里,蒲,指的是蒲草,包括可供编织的香蒲。

       回到《诗经》的《王风·扬之水》里来, 诗中的:“不流束薪”,“不流束楚”,“不流束蒲”。都有一个“束”字,“束”就是“捆”的意思。如果诗中的“虎须菖蒲”用“束”或“捆”那都是不恰当的。那如果解释成蒲柳,相对就比较合理些了;如果说是菖蒲,也能勉强说得过去,可要说成是现在庭院玩养的虎须菖蒲或金钱菖蒲或金线菖蒲,那就未免过于牵强附会了,因为诗中的“束蒲”应该是对应“薪”与“楚”。至于作者说到《孔雀东南飞》中的: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能移。其实,诗中的一个“韧”字,就说明与虎须菖蒲对不上号了。蒲苇是有些类似菖蒲、芦苇的植物;蒲苇对土壤要求不严,耐寒,喜温暖湿润。

      还有像《诗经》中的《·国风·陈风·泽陂》里的: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诗中的“蒲”,我以为也不能简单就引证为现在人们种养的虎须蒲草。因为仅就一个“蒲”字,不足以有理由让我们判断诗中的“蒲”具体为何物。对《诗经》中的植物的梳理与研究,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可不能仅仅用文学性代替植物学的科学性,也就是说——对《诗经》中的植物比对与研究,得引入植物分类的专业;不能把花草树木说得似是而非。

       俞平伯的书房前因为有棵老树,他便把自己的书房取名为“古槐书屋”。周作人去看俞平伯后,发现所谓的老槐树,其实是棵老榆树。如何博学的人也会有知识的遗漏或谬误的吧。因此,做文章与做学问的人,都应该多一些认真和严谨。现在,人们搞些什么东西或做些什么,都喜欢从《诗经》这样的古籍里寻找些依据,以说明其文化源远流长,可当中也不乏牵强附会的东西,这算不算是一种文化陋习呢?起码是缺乏当代的文化自信。

 

                                                                                                      2014-08-17  00-21

                                                                                                            “尚书房”

参考书目:

还原诗经——远古的回声  雷抒雁  昆仑出版社出版 2008年1月第一版

宛在水中央——《诗经》的美丽读法     徐磊   中国出版集团出版 2008年2月第一版

香草美人志——楚辞里的植物    深圳一石  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  2009年8月第一版

美人如诗,草木如织   深圳一石  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  2007年7月第一版

 2014年08月1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束蒲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