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敢遣春温上笔端  

2014-07-12 03:16: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此处讲礼 

敢遣春温上笔端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敢遣春温上笔端


      

敢遣春温上笔端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每个生命的成长都是多不容易啊
 
 

     读晚唐诗人杜牧的诗,特别是他的咏史的绝句,写得很有特色,如他写的诗《赤壁》: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诗人妙笔生花,挥洒自如,一如鹤舞长空,穿越古今。现代学者陈寅恪是以诗证史,杜牧则是以诗论史。宋代文坛领袖,诗论家刘克庄说杜牧的诗是:寓少拗峭,以矫时弊。

     可杜牧的《遣怀》: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少年时读他这首诗,想杜牧当年在扬州,载酒行乐,倚红偎翠;负了一女子的十年之约,赌酒恋姬,只感觉他是个薄幸的风流才子。可过了些年岁,才体会到俞樾之孙、俞平伯之父——俞陛云所说的:不怨青楼之萍絮无情,而反躬自嗟其薄幸,非特忏除绮障,亦诗人忠厚之旨(《诗境浅说续编》)。读诗阅人,其实,真的需要点人生阅历。

      当我读到杜牧《赠猎骑》的诗:已落双雕血尚新,鸣鞭走马又翻身。凭君莫射南来雁,恐有家书寄远人。我被诗人那颗柔软的心感动了,诗人从雕可能携带着别人的家书,从而想到劝人不要射杀飞雕,细微之处,言情说理,一脉温情在笔端。我想当年那些能断文识字的人,读到了这首诗,也该放下弓箭了。杜牧又给我另一种印象了,他心怀慈悲,怜爱生命。可我再读到白居易写的《护生画集》诗: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更为诗人的那份无限的柔情与爱心所感动。让人想到那些在巢中嗷嗷待哺的小鸟,真不忍心伤害那些飞鸟了。这应该算得上中国古代优秀的爱鸟、护鸟的诗歌了。

        文章可以按照个人的性情来写,或许是婉约的、或许是豪放的,又或者是新月派式的,或者是鸳鸯蝴蝶派式的……可我不管是什么风格,什么样的流派,我还是喜欢在淡淡的忧伤中,让人感到温暖的文字。我以为人生,其实大多都是悲剧的;人总是逃脱不了生离死别,人来到这世界,最终又必将要离开这世界,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可每一个生命的诞生与成长都多不容易啊,这得需要多少的呵护、多少的顽强!

      虽然,我对人生的看法有些悲观,因为我知道人都逃脱不了悲剧的人生;于是,我反倒无所谓的悲观了,无所谓生死了。我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悲观主义的乐观者,因为人生的底色就是灰色、悲观的,所以,我在自己的文字里,会自觉与不自觉地加入一些暖色,或许是温情,或许是理想。我之所以温情,因为这世界过于冷酷了;我之所以还尚有些理想,因为这世界太现实、太骨感了。如果,这世界一片黑暗,我想一定总会有些人,不避生死祸福,擎起火把,走在前面,照亮通往前面的路。

        有一次,读到一位朋友的一篇文章,题目竟然就是——给悲观主义的乐观者。这文章仿佛是写给我似的,我伫足了好一会,可我还是不敢确认,因为这篇文章早就搁在那了。后来这位朋友告诉我说:之所以关注和认识了你,是因为读了你的文章,你是我在网易读到的博客上唯一能使我安静下来的一位。“唯一能使我安静下来”的评价,我以为这可等同于获诺奖的理由了。我的文字能使人读后,能安静下来,在我看来,这是何等大的功德。因为,当下这世界太喧嚣、太浮躁了。我以为清净、安静即福。

     这朋友还说道:读到你写的——在你书房前有棵树,给车撞了,伤了一大块,你用你家养荷花的泥巴给这棵树的伤口敷上,用封口胶缠上一圈的报纸……这细节,这事情,挺让人感动的——说真,我做这事情的时候,真不知道我这样做还会感动别人的,我只觉得这棵树很无辜,被车撞出几十公分大的伤口,我想这树也会很痛的,人有命,树也有命啊。这事情让我知道了,人在做,不但天在看。其实,人在做,也总会有别人在看着的……

       一天,和一朋友走过地铁,地铁站有一些衣衫褴褛的乞讨人,我看到朋友从钱包里掏出钱,走到一个蓬头垢面乞讨的女孩面前,她蹲下把钱放到那人的饭碗里,我还看见她跟那十来岁的女孩说了几句话……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这爱穿蓝裙子的朋友,越发靓丽了。因为她不但善良,而且她能体会人生之艰难,特别是懂得对人的尊重。朋友平常还是一个热心做公益、环保、慈善事情的人,她说:其实,慈善不是施舍,而应该是以平等的心态、言语,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也知道,这世界有太多、太多需要帮助的人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很有限,能帮多少是多少。

       我对她说:刚才被你蹲下的举动感动了。朋友倒平淡地说:我也读过你的文章,也由此心生一些悲悯之情;我挺庆幸能遇见了你,遇见了你的文章……我说:应该说——我遇到了你和你们,就像刚才那一幕,我也受教育了,让我知道了对乞讨、流浪人的帮助,不是俯身的施舍,是一种援之以手的对待,让我看到了平常、慈悲里的高贵——朋友说:让我们各自都做一些能温暖别人、温暖这世界的事情。其实,我们都很缈小、很缈小,有时候,我们也需要别人的帮助……
      末了,我对朋友说:我想起了鲁迅的一句诗:敢遣春温上笔端。朋友说:嗯,真的挺好的,这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风格,对吗?我说:这我可不知道,我只想让文字里有些温情、有些暖色,也有些希望——
 
                                                                                                   2014--07-12  02-55 

                                                                                                          “尚书房”

敢遣春温上笔端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敢遣春温上笔端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说明:照片是网络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