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还说孤独  

2014-07-01 23:46: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此处讲礼

2014年07月0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                                   

                                                     ——引自齐秦唱的歌《不如这样吧》

 

还说孤独 

 

 

2014年07月0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大概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下半叶,那时候,社会流行孤独,也流行谈论孤独。当时,没想到孤独是可以公开拿出来作为公共话题来谈的。那时,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孤独不孤独,可感觉身边有的人感受孤独了。一群人在外头玩着,突然发现有一个人独自坐到一边,不言不语,说要独自发呆一会……说矫情吧,也不尽是矫情,发呆成了一种自我的心理需要。
      那时候,尼采哲学经周国平的一番演绎,尼采哲学在一部分人中得到一次相当的普及,周国平的一本书《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成了不少的人谈论尼采、谈论孤独的由头……什么是孤独?这既是哲学范畴的东西,也是心理学的问题。就说孤独两个字,可以用不少文字来诠释,即便是哲学、心理学的专业人士,也会有不同的说法。我这里说的孤独,不仅仅是生活上的孤单和寂寞,身边没有亲人,而是在感情与精神的世界里常常会感觉无人可以言语,就像流行歌曲里唱的:有谁共鸣。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
      我曾写过一个关于孤独的稿子,当中有几句话,至今还记得:我喜欢孤独,我喜欢合群,正好我喜欢太阳和月亮……不是说我说得多好,而是,这稿子还带着青春的涩色,如今想起来还有些的亲切。人的成熟,除了有一个横向比较的话,应该还有一个自己与自己的纵向比较。人的一生,就是一个不断走向成长,走向衰老的过程。回首往事,难免会感觉自己曾有过的幼稚与可笑。
       我比较主张对孤独有一个比较开放的认知,写在词典上的说法,可以是一种现成的说法,自己在生活用心感受是一种亲历。我一直认为觉得孤独是思想者的必修课,没有深刻的孤独,也就没有深刻的感悟。但凡有所发现、有所创造的,难免都有过一次次深刻的孤独。只是为感受孤独而孤独,多少有点矫情了。人生有不少的苦难,常常得一个人独自去经历,一个人去感受;人生的路,常会遇到孤独无助的时候,得一个人面对,得一个人坚强。
       孤独中的“孤”,从古汉语来看,这有“本”的意思,也有“我”的意思,从中国文字源流解释,“孤”也是王者,像——孤家寡人;“孤”还有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解析。人在某个领域的高处,多是孤独的,因为你的位置所能看到的风景,是很少有人能看到的。当然,孤独可以是颓废的,但也可以是优秀,而优秀的人,大都经历过孤独的淬火处理。满足三餐一宿,闲暇打打麻将,或写点文字当消遣、张扬的人,他们所说的痛苦孤独,大致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寂寞而已;我更愿意说,孤独是有思想、有精神的人,一种深刻的独处、清冷的沉淀和水深火热的煎熬。
       当年稿子刊在青年报上,编辑收到不少读者来信,有些是读者请编辑转给我的,有些是直接写给我的。一连几个星期,编辑用一个大信封把所有寄给我、寄给他转交的信都邮给我了。读着一一封来信,实话说,还是高兴的。因为你说的事情,你写的文章,有人愿意跟你交流。那时候还是手写的书信,想想如今信息时代,通信手段更丰富了,可现在还有谁愿意执笔写点什么东西,要跟你讨论什么问题的!可那种书信往来的交流,现在都了成为远去的从前和怀念的从前。
        这不也是一种落寞与孤独!人生得学会点面对苦难,面对孤独,孤独是孤独者的宿命。有些人注定是孤独者,可孤独未必就是凄苦;习惯了孤独,孤独有时候还是一种清欢,一种独自的快乐。看北宋文人苏轼的词: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在我看来,苏轼经历了人生起伏跌宕之后,把孤独品出了琴声,把落寞当成了清酒,把荣辱当成了流云。通透中不失是一种智慧,一种圆融。
       用南宋孤愤诗人陆游的词注释苏轼的词:冉冉年华留不住。镜里朱颜,毕竟消磨去。一句丁宁君记取。神仙须是闲人做(《蝶恋花·禹庙兰亭今古路》)。在陆游的词里,孤独的清欢就像神仙一样的快乐,可不必像陈子昂那样——独怆然而涕下。清末民初的国学导师王国维学术思想浸透着叔本华的悲观哲学,可王国维对自己的词却充满自信,他说:余之于词,虽作不及百阕,然自南宋以后,除一二人外,尚未有能及余者。则平日之所自信也(《静安文集续编·自序二》)。从王国维尤为著名的《蝶恋花》词中: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我们隐若看到了陆游这首《蝶恋花》词的几片叶影。  
       我没有王国维那样的自信,我的文字不敢说写得“怎么样的”,可我在文字里配上的音乐,我倒挺自信地认为一定是“怎么样的”。 有朋友问:你用的音乐为什么这样棒,你知道吗?我说:你知道吗,我是曾订阅过三联出版的《爱乐》杂志的人……那是因为我喜欢音乐。朋友说:这只是其一,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呢,主要的原因是——音乐从来多是孤独者的情人。
      我像给人点了哑穴一样——默然无语了。朋友由此更进一步说:你在《老去的情书》的稿子里选用了《悲伤的三重奏》,音乐配你这样的文字,音乐起来了,让我听傻了,一遍又遍地听着,足足半天了。这是小柯很重要的音乐作品,可都让大多数人忽略了……你的文字之所以尚可看,为什么呢?其实,你是在文字里与另一个自己在谈恋爱,总是忧伤、深情、唯美,文字里有寒冷中的温暖、黑夜里的光明,透着对镜自怜、孤光自照的孤独。
       有些人,虽然从没有见过面,可在精神和灵魂的深处,也许彼此都是灵魂的孤独者,甚至是孤独的同盟者,早就鸟鸣嘤嘤,相知相识。孤独者在孤独的世界里,有时候并不孤独,也许还是独自地深刻着,自得其乐……如果你孤独的,那请把浅薄的孤独交给寂寞,但愿你是一个深刻孤独者。让孤独有点文化意蕴、有些哲学意义的自我精神体会和自我认知。我理解的孤独,就像烧瓷一样,经历了拉坯,晾干之后上画,然后上釉入窑,一如瓷学里说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2014-07-01  22-59
                                                                                                                     “尚书房”
2014年07月01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