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两宋一人——我祭陆游(下)  

2014-06-12 21:4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说陆游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以国家的名以和规格建立以陆游名字命名的陆游国际文学奖,奖励那些爱国、爱家乡、促进世界和平、忠于爱情的优秀文学作品……
                                                                                                                  ——题记
 

两宋一人

——我祭陆游(下)

 

 

我说陆游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说罢陆游的英雄豪气,再说到陆游的儿女情长,也是可歌可泣,他的一首《钗头凤·红酥手》不愧是词坛的千古绝唱,虽说说情爱诗词来说,有元稹的《离思五首·其四》,有苏东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有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辞》,有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这些诗词都可以称得上情真意切,真切动人。可这些诗词作品要跟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相比,都显得稍逊风骚了。

       因为这些名篇都是孤篇无和、无对,而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不仅写得肝肠寸断,催人泪下,堪可与任何一位诗人、词人比一比,可能或在伯仲之间;可加上了陆游这首《钗头凤·红酥手》的词有唐婉的《钗头凤·世情薄》的唱和,成了中国文学史上词中不可多得的男女声二重唱。苏东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只能算是一首独唱的词,而世上最动听的歌唱,无疑是男女声的二重唱。

      陆游在对家国可谓忠贞不渝,而对唐婉的那段感情,也是让人感慨万端,他既要面对母命难违,对自己和唐婉的情爱却又难舍难分,词中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写尽了内心的苦闷与懊恼。他与唐婉离异之后,虽然也娶妻纳妾,可陆游也并没放下他与唐婉的那段感情;我们不能因为陆游再娶与纳妾而质疑陆游的这份感情,因为,如何具体评价古人,得回到具体的历史环境当中,古代的士大夫都是三妻四妾的,我们总不能用现代社会的一夫一妻制来苛求古人。

       七、八十岁的陆游,已是暮年了,他一次又一次用诗歌顷怀唐婉,陆游七十五岁(1199年)的那一年,他写下了《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一)。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其二)。想想七十五岁的老人,依然还没有放下从前那一段感情,不顾自己的年迈,还要到沈园看看,虽然,此时的唐婉已去世多年了,可却一直珍藏在诗人的心中,诗一字一字读来,让人怎不动容!
        到了1205年,八十一岁的陆游,他已经行走不大方便了,古时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南宋和时候,陆游能年过八旬,实属罕见了,可这一年的陆游还是想起他与唐婉,在梦里还想起他曾与唐婉在沈家花园留下的记忆,垂暮之年的老人,就用一段青葱的恋情安慰晚年孤寂的心,写下了《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园亭二绝》: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其一)。城南水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其二)。陆游与唐婉的故事之所以感动那么多的人,让人潸然泪下。是他那种对爱情至情至圣的执着……不问尚能饭否,只问尚可诗乎!

       1209年,陆游八十四岁了。这一年的春天,陆游的身子骨仿佛硬朗些了,他想到山上走走,可当他走出家门之后,他才觉得自己的体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他知道自己不能走得太远了,他本想是趁回来的路上到沈园去看看的,他只好放弃原来上山的想法,折去沈园走走;也许是回光返照,也许是陆游一生最后一次作别沈园了,耄耋老人的陆游,这一次游沈园写下了他一生中写沈园最后的一首诗《春游》:沈园家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做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有他最甜蜜的记忆,这有他一生最痛苦的离别,沈园对陆游、对唐婉是爱情的花园,也是他们爱情的坟墓。

       第二年(1210年),陆游带着一生一腔的悲愤离开这世界了,他最后留给儿子的诗《示儿》: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洲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可谓满门英烈,陆游的孙子陆元廷,悉闻宋军兵败崖山,忧愤而死;陆游的曾孙陆传义为崖山兵败后,绝食而亡;陆游的玄孙陆天骐,在崖山战斗中兵败而不降于元,投海自尽。九百多年过去了,可以说,我们欠陆游家的一次国家抚恤、欠陆游一次家国的公祭。陆游理所当然是彪炳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爱国主义诗人和民族英雄,可我们有愧于陆游!陆游没有得到家国应有的礼遇!

       陆游的作品作为民族和国家的精神财富留给了中华民族的子孙。在陆游之后,每一次遇到的家国中兴或民族危亡的时候,陆游的文学作品以及他作品体现的爱国主义精神,汇成一股强大的民族精神力量支撑着中华民族,在民族危亡的时候用血肉之躯筑成钢铁长城,抵御外敌,不屈不挠,越挫越勇,浴火重生……当然,我们这样评价陆游,并不是说陆游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完人,可陆游是以诗文为金戈铁马,以身体家性命为家国担当,报效家国,也无愧于家国;总结陆游的一生,爱国是陆游一生的政治和文化信仰,陆游的一生和他的作品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丰碑,足以让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如果这世界还有国家与民族的概念,那评价一切文学艺术作品,爱国无疑是首当其冲的!

      为了纪念中国上下五千历史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纪念他热爱国家、忠于民族,以及他对爱情的忠贞不渝,我们国家应该在现有的中国陆游研究会的基础上,以国家的名以和规格建立以陆游名字命名的陆游国际文学奖,奖励那些爱国、爱家乡、促进世界和平、忠于爱情的优秀文学作品,获奖的作者不仅可以是中国人,也可以是世界各个国家的作者,作者和作品不受国籍、地区,不受民族的限制,目的就是要在全球化的世界大格局中宏扬陆游的爱国主义精神,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的软实力,让陆游国际文学奖具有引领世界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力,在促进世界和平发展中发挥陆游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非物质的文学力量。


                                                                                                           2014-06-11  16-33

                                                                                                           2014-06-12   21-30

                                                                                                                  “尚书房”

 

附记:用了两个夜晚写下这篇文字,祭的是古人陆游,不也是故人陆游吗!在文字里、在音乐里我仿佛超越时空,我静静地一字一字地写着,内心有歌有泣,我虽扶病而为,却如得好药,心是平静、释然的;如写一前辈,也如晤一位故人。陆游八十五岁了,尚能诗,爱家国,也爱唐婉,至忠、至情、至圣,点一炷心香,祭我故人,有诗、有泪,有深情,更有那“哒哒”之声的铁马冰河……

 

我说陆游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参考书目:

《剑南诗稿校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4月 

《陆游传》 朱东润著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4月

《傲骨柔情陆放翁——杨雨讲述传奇陆游》 杨雨著 电子工业出版社 2011年1月

《陆游年谱》于北山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6月

 《陆游与鉴湖》 中国陆游研究会编 人民出版社 2011年12月

《陆游词集》  夏承焘导读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1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