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老去的情书  

2014-06-10 21:27: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去的情书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老去的情书

 

老去的情书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你问我:最近可好?
        我说:还好……
        你说:听你说话的声音,都感觉你感冒的声音了,你还硬撑着说——还好。
        是啊,都感冒一个星期了,上次感冒才不久,这一次更难受了,吃过晚饭后,发现流清涕,拿出一叠纸巾放在书案上,抹了又抹,实在不行了,两行清涕如汨汨泉涌,只好用纸巾塞住鼻孔,这时候才想起来在抽屉里找出药来吃,吃过药之后,昏昏欲睡,没到八点钟我躺在床上了,半夜醒来,一会冷一会热的。
       已经是深夜了,觉得身体的各个关节都在疼痛,特别是腰,痛得难受,抹些驱风油,也没力气搓了,拿一个枕头垫着,感觉得稍好些。广州下了二十多天的雨,才歇了一会,广州的气温就开始往上窜了,才入夏不久,没想到又感冒了。也许免疫力下降了。人岁数一大,耳不聪、目不明,还诸多毛病的,不是呼吸系统的,就是秘尿系统的,或心肺系统的……有一个星期没吃饭了,朋友在电话里说我:有气无力,声如寒蝉。
       你出国之前,给我准备的几瓶救心丹,其中一瓶我就放在书柜里,记得你特别嘱咐过的:这药要放在身边,能随时够得着的地方……还好,这药没怎么用。可每次出门,都会想到要带上这药,还有阿咖酚散、舒乐、三九感冒胶囊,这都成了我的常用药了。
 
 
      你曾经说过:等你老了,你要病了,你会比我更惨一些……当时,我回答你说:谁病了不惨!如今,才体会到什么叫“你比我更惨”了。感冒的那几天,真想像从前那样,能把头枕在你的大腿上,想你的手轻轻在拨着我的头发,摸摸我的额头,感觉我发热了没有……
       我生来就怕热,天气一热,我就像冬天的花草,慢慢蔫了。我常想,等广州的暑期过了,这世上还有我吗?生就苦寒禀性,尤其喜欢彭玉麟的诗:无补时艰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最喜雨雪纷飞,梅花时节,驿站断桥处的梅花,既属陆游也属我。
      你曾说过:你真不该生在南方来啊……我说:也许因为你在南方嘛,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得用一生来还你,可惜只是无雪的梅花;正像卢梅坡所说的——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你笑了,淡淡地说:如今是孔雀东南飞,雁也南飞,你倒成了向北之人了……不过,说真的,你的文化血脉倒真有点像属于北方的,可你真的到了北方,北方的人也未必认可你啊!
     我说:你说得也对,南方人看我不像南方人,北方人看我不像北方人,这就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就像红楼梦里写的——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
      最后,倒不是我离开了故乡,而是你一去就是万里之遥,从此,天各一方,生死两茫茫。
 
 
     你问我:现在你的模样也该老了吧?
     我说:是啊,能不老吗!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你问如今的模样,我最近趁感冒在家的时间,看了张艺谋新拍的片子《归来》,陈道明演的那个落魄的陆焉识就有点像现在的我了,胡须拉茬,尘满面,鬃如霜……看着电影里的陆焉识,仿佛看到了我自己。
      你可别搞错了,不是说我像陈道明,而是像陈道明扮演的陆焉识,要不成掠人之美了。看过了影片《归来》,这些天老沉浸在韩磊在片子里唱的《跟着你到天边》曲子里,这曲子其实也挺适合刘欢唱出的,这回张艺谋却找了有帝王之声的韩磊,有人曾对我说过,男歌手就喜欢沙宝亮和韩磊,他俩的声音都很有磁性……韩磊这些年,名声大振。
       这片子的故事和音乐触动了我的心事,影片看完了,反正睡不着,在手机上试着写篇影评。那感觉就像当年年轻的时候,为了写影评,中午带上手电,到电影院看电影,看到要记下的说话,拧亮了手电写上几个字……
     你还记得也是张艺谋得奖的影片在广州上映的时候,我写过的《我的异调——评影片〈红高梁〉》,稿子刊在青年报上,因为影评写成正话反说,自己觉得写得酣畅淋漓的,人虽然老了,有些年轻时候的爱好,依然是积习难改,还是喜欢舞文弄墨,
     那天,你说了:那你怎就没想过给我写封信呢?
     我被你问住了,是啊,有信可收和有信可读,是快乐和幸福的。其实,有一个彼此愿意给他(或她)写信的人,是快乐和幸福的事情。如今,书信虽不抵万金,但也应该是物以稀为贵吧。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纳兰性德)。
     今天,老去的情书,已经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4-06-10  21-24
                                                                                                          “尚书房”
老去的情书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常在那音乐里” 这是多好的一句说话啊!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