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红皮文学史  

2014-05-14 01:54:07|  分类: 书人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崇尚原创  坚持有品质的写作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剽窃必究

红皮中国文学史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红皮文学史

 

红皮中国文学史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一天下午,到东川书城淘书,看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9月出版的红皮本的《中国文学史》,上、下两册,书是由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门化55级集体编著的。早些年,我就买过了游国恩等人编的、黄皮的《中国文学史》,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绿皮的《中国文学史》,还有刘大杰以一人之力编写的《中国文学发展史》,北大学生编的《中国文学史》倒是没看过,曾听一位老先生说过,与我手上的几本文学史比,是最差的一部。
        就为了这最差的一部文学史,我把它抱回来了,原来是蓬头垢面的,回来之后,我先用洗洁精开了水,用毛巾泡过之后,小心翼翼地擦干净书的封面、封底和书脊,把折了的封面和封底修补一下。我对淘回来的古旧书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在街上捡了个孩子似的,把它照料一下,希望它不再漂泊、不再流浪;人有命,书也有命,这书让我领回了,我就得对它好些了。
       闲暇时翻开这书看看,经我照料过之后品相还挺好的,不烂不缺,五十六年的岁月了,不知道这书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上才到了我这里。我对这书的身世多少还知道一些,一九五八年正是大跨进的那一年,当时的中国正处在“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火红年代,学界也不例外。55级的学生经历了“反右派斗争”到“教育革命”,当时的北大掀起了“拔白旗、插红旗”,向科学大进军的热潮;学生发起批判校内外的教授、专家,批判林庚教授讲授的魏晋南北朝文学史的文章就有近百篇,批判文章成了学生的论文、科研
       到了一九五八年暑假期前夕,有学生发起组织起来写一部中国文学史,作为给国庆九周年的献礼,也作为青年学生向科学进军的集体科研活动,有些已经买了火车票回家的学生把票退了,留在学校参加文学史的写作,55级三班的团支部书记黄衍伯当时说:人家说我们光会“破”不会“立”,难道我们不能立一下吗?咱们发挥集体力量写一部《中国文学史》怎么样?他的这一提议得到三个班的一致同意和支持。
      参加这部文学史写作的人数有五十九人,分成几个大组,大组里又分成几个小组,他们连续了三十几个昼夜,他们的科研活动也得到了校方的支持,从饭堂到图书馆都给予了学生有力的支持。那时候,全国都在大炼钢铁,55级的学生在炼字,他们写出了两卷、七十七万字的《中国文学史》,书稿交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社也全力以赴,用了二十四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审稿到出书的各个环节。这对现在的出版商也是一件不大容易的事情,可北大55级的学生编的《中国文学史》做到了。
       我淘到的《中国文学史》是1958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印数为5000册,封面红底黑字,封面、封底底都呈暗红色,扉页上有一号宋休红字:献给亲爱的党和伟大的祖国。署名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门化55级同学。下面一行也是红字,1958年国庆节于北京。这就是被读书界称作“红皮文学史”,受到了当时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重视,各种座谈会接踵而来,作协、社科院的不少专家、教授都来了,包括书中批判过的林庚也来了,座谈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上世纪末,林庚谈及这书的时候说道:55级批判我最厉害,但我同他们也合作得最好!这也许为师不仅是诲人不倦,还得越批越合作,黑色的幽默。
       55级编著的第一版《中国文学史》,主要以现实主义与反现实主义斗争贯穿整部文学史,这一基本思想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这书开始修订了,多名教授参与修改工作,书从原来的七十七万字扩充到一百二十万字,成四卷本的《中国文学史》,书的封面也由红皮换成了黄皮,署名还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门化55级集体编著。这书出版的时候正是国庆十周年,把书送给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55级中文系文学专业的学生又继续前进,他们兵分几路,有选注《近代诗选》,有编《中国小说史稿》,还有编《汉语成语小词典》的,这书我上中学的时候还有过了。在北大55级的文学专业学生影响下,复旦、北师大、吉林大学都有师生集体编写文学史和编注、编纂书的风气。一九五九年五月,中共中央转发了教育部党组《关于高等学校编写讲义问题的意见》,提出不要为编讲义而编讲义……更不要为了赶国庆献礼而匆促编书。管理层逐渐意识到这股学生编书之风,不能继续蔓延了。有些事物当时出现是很令人兴奋的,经过一些时间的体会和消化,感觉就不一样了。
       可55级文学专业的学生确实出了不少人才,像专攻先秦文学的费振刚,有诗人谢冕,一生主要致力诗学研究,被称为“中国首席诗评人”,王水照参与编写红皮《中国文学史》,主要是参与了宋元文学编写;后来成了复旦大学的教授、博导,主要致力还是唐宋文学;55级文学专业的学生还可以列出长长的名单,像:孙玉石、黄修已、陈丹晨、孙静之、张炯、孙绍振、吴昌泰、杨天石、温小钰……不少人在学界可谓如雷贯耳,也成一代名师。
        有人把自有北大以来,各年级的才俊比较,以一九三三级,一九五五级,一九七七级都是群贤众多,这三个级都是相距二十二年,这是奇数,却是北大的福数。这三个级中,至今尤以55级人才辈出,所以,有人称之为北大中文系“55级现象”。我以为这该是个冥数,谁能说得清。
        “五·四”运动主要发起是北大的学生,是北大的骄傲和光荣,可北大在解放之后,也有不少不光彩的事情,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也源起北大;效力于批林批孔的“梁效”写作组的就有一批北大人,像:冯友兰、周一良、林庚、魏建功、汤一介、范达人、何芳川、胡经之……这应该是北大和学界之耻。在民族危亡的时候,北大有人挺身而出,救国救亡;在黑白颠倒的年代,北大有人罔顾是非,依附权贵,为虎作怅;有时候,北大就像一柄双刃的剑。我曾说过北大百年功罪,不应该老讲自己如何斩颜良、文丑,也应该说说自己是如何败走麦城的;百多年了,北大有许多该反思而未反思的东西,北大不缺有学问、有思想的人,北大缺乏愿意反思和忏悔的学人。
        回到红皮《中国文学史》这书来,我想从孔夫子网想找这本书的相关信息,就是找不到。一位藏书人是这样估摸这书的:从版本的意义上说叫做祖本。我倒认为这书有两点特点,一是大跃进的时代产物,二是红皮,红是国之色。对今天的读书人、藏书人来说,这书的历史价值,大于它的学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当年的第一次印数是5000册,五十六年过去了,存世的还有多少?
        我看中这书的价值——是从中能折射出那个时代一批文学专业学子的专业源起,以及他们成长的过程,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的成长中蕴含着一段共和国的岁月和历史。
 
                                                                                                             2014-05-14  01-25
                                                                                                                    “尚书房”
红皮中国文学史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