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劳动节  

2014-05-11 23:54:3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真的成了劳动节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的劳动节




“五·一”真的成了劳动节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五·一”节,真的成了我的劳动节,把内径一米多的大花盆的三个漏水孔补上,一个人没办搬得动,只好挪移,然后把泥土刮掉,用水泥沙补上,两张五、六十年代广州美术学院的木凳,最近才重视的它的价值,款式虽然笨重一些,可都是原木做的,先用沙纸把两张凳子磨擦一下,买上天拿水和油漆,反复地刷几遍。
      哗,原来那味道特别的难闻,没想到先买个口罩……原来,这些活说好请一个工人来干的,可两天都没联系上,只好自己来干。“五·一”一连几天没下雨,洗被套,晒被褥,把几个空着的花盆种上花木,盆换盆的,给花浇水,可够我张罗的……
      想起往年的“五·一”节,大都是劳动节,主要是洗晒床被和衣物,再就是给花草换盆,修剪花木,想想也对,“五·一”基本上都是春夏之交,正是换季的时候。把被褥拿到三楼顶上的天台晾晒,趁着洗衣机转动的时候,就忙别的活。做了泥瓦匠又做木匠,做了木匠又做花匠。人啊,活着多累,也是累并快乐着吧。
     凡是节日,我都怕出外,到处是人,倒不如呆在家里,那两张木凳,刷上的油漆,不一会就干了,虽然,不内行,活还是干得比较认真吧,起码不像那些师傅,活干完了,剩下一大堆手尾要收拾的。在刷广州美院那两张旧凳子的时候,在底下的横杠上看到是五六级。哦,也快一个甲子了。
      记得我第一次洗衣服的时候,是“文革”时间,我不知道衣服是怎么洗的,只会在盆里不断的按来按去,那时候是冬天了,两手冻得发红发紫,被比我大点的孩子笑着说:啊,溥仪皇帝也得自己洗衣服……后来学会洗衣服要用肥皂擦衣领、袖口,用肥皂洗完的衣服还得用清水过两遍。
      后来,出门读书了,自己洗衣服,把晾干的衣服叠得整齐,然后压下枕头底下,喜欢换上洗涤过的裤子,折痕直直的。那个时候没有洗衣粉,也没有柔顺剂,在太阳底下晒过的衣服,有种纯净的衣香,那是一个值得怀念的纯朴年代。
      父亲说过,无论你以后做什么,即使你成了教授或院士,人嘛,还得学会生活自理,像做饭、洗衣这些事情,甚至,一些小病的情况下,也要学会生活,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是的,人要昂首天外,也得脚踏实地。人啊,自己离自己最近。
      我喜欢从话剧《立秋》看到、听到的一句说话:天地生人,有一人应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从前有长辈的鞭策,如今只有自我的勉励了。 说实话,我很懒,但也很勤奋——我还是愿意相信马克思说的:体力劳动是防止社会病毒的伟大的消毒剂。我以为不用“伟大”一词,说法就更恰当了。

                                                                                       2014-05-11  23-44
                                                                                               静华园
“五·一”真的成了劳动节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