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我将归来  

2014-03-05 00:52:1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剽窃必究
2014年03月0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将归来

 

2014年03月0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春节期间,有一天晚上与两位老先生一道喝酒吃饭聊天,说起我做过的题目《毛泽东在广州》,那是九十年代初,我对毛泽东研究很感兴趣,当时,我常在广州的报纸上写稿,广州日报的一位编辑有些惊奇地说:你也参入了研究毛泽东热了……想想,我对毛泽东的兴趣,主要的原因是从小就读毛泽东诗词、读毛泽东的书长大的。这当中主要是受父亲的影响,那个时候几乎只有毛泽东的书、马恩列斯的书可读,再就是鲁迅的书可以读,别的几乎都成无一例外成了禁读的书。另外的原因是我住的地方,就是毛泽东来广州,特别他早期到广州从事政治活动的主要地方,像三大会址,他曾到过的春园、简园,还有他跟杨开慧住过均益路的那幢楼……有些是我住的附近,天天路过的地方;总感觉我离这段历史有些近。

        我那时候上书,也没什么书读,更没什么作业了,晚上,父亲把毛泽东诗词作为晚课的教材,有空的晚上,就教我毛泽东诗词,诗一个晚上教读,教读的过程中,也作讲解,词长的,就分上、下阙,晚上读,白天就得抄上两页四版的毛泽东诗词,经过这样的学习和训练,毛泽东诗词成了我中小学时候的文化强项,同学追逐的时候,我会大声念出:……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语言老师看见了,把我也夸得十分高兴了。上高中的时候,课文里有毛泽东的词《沁园春·雪》,每个学生都得背诵下来,我不屑这背书的课考,轻松地一口气念完。

       熟读毛泽东的诗词,自然对毛泽东多了些感受。还有一点,如今才明白,少小读毛泽东,心气自然会高许多的,军区首长不算首长,起码是三总部的领导才算首长,那更别说地方的领导了,少年时候的眼里,多了不起的人,都比不过毛泽东。读毛泽东诗词最大的收获就是心比天高。这之后的人生,尝过了一些苦头。当然,获益还是不少的。到了青年时代,特别是做过共青团工作之后,深感各级青年团干,还有高校的一些青年老师、机关中的青年精英,他们不少人都深浅不一样地扎进毛泽东热里去。

        1993年12月,毛泽东诞辰一百周年,我在《党的生活》里十一、十二期两期分建国前篇和建国后篇刊出了《毛泽东在广州》,这种写作和研究让我对中共党史多了些了解,另外也对广东、广州地方党史多些理解。毛泽东研究贯穿中共党史,也与近中国近现代史有着密切的关系,另外还牵涉到我关注的现、当代文学的研究领域,比如像鲁迅研究、像胡风事件,还有像对俞平伯、胡适的批判……这都与毛泽东研究有着一定的联系。这些年来,我书橱里关于毛泽东的书越来越多了,不断地增加。

       十多年前,我写下过一些关于毛泽东研究的稿子,我在南方日报刊出的《我的毛泽东情结》,有人问我:你挺崇拜毛泽东的吧?我回答说:如果我很崇拜毛泽东的话,那我就不是研究毛泽东了,那我只会是宣传毛泽东了。在我研究毛泽东的时候,毛泽东只是我一个研究的对象。我关于毛泽东的研究和写作,我努力做到凭史料说话,尽量做到客观公正,就像胡适说的:有七分证据,不能说八分的说话。记得我在《我的毛泽东情结》的文章里说过,若干年之后,你在别的研究写作领域回过头看,毛泽东研究依然是常读常新。

        我在毛泽东研究领域里,就毛泽东一生到底来广州多少次,对省委党史研究室的说法提出过质疑,并写成文章发表在报刊上,有人没看过我的稿子,口头质疑我说:你的根据是什么?我说:我是根据党史文献研究室李捷同志的说法,结合我的研究,对官方的说法提出质疑。这稿子先是在一家杂志上发表的,后来在那一年纪念毛泽东诞辰,一家报纸也转载了这个稿子。我在参加宣传部组织的毛泽东理论学习的期间,我与讲课的老师在课下交流,关于遵义会议和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关于毛泽东如何成为党内的最高领导人,因为这老师也说不清;我翻阅了不少资料写成了《毛泽东是怎样成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的》的稿子发表在党刊上。

        有意思的是我与王元化先生就毛泽东是否真正反孔的问题有过一次商榷,文章发表在南方日报上,文章的副题就是点名道姓与王元化先生商榷的。王元化先生曾是上海市常委、宣传部长,又是我国著名学者,是1949年以来我国学术界的标志性的领军人物。他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元化先生是湖北人氏,或者跟江南的学人都有一个特点不争不辩,或者他认为不屑与话……可从论学的角度,学者应该对自己的学术观点负责,对于自己的学术观点遭遇质疑,理应有个态度。这是王元化先生是欠后辈、后世一个解释和公允。

       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1983—1949)上卷,1996年8月由中央文献研究出版社出版,我给羊城晚报写了这书的书评,也是这篇书评之后,我就很少再写书评了,写东西越来越少了。2000年之后,有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自我迷失,有大致十年没写什么东西了,也放下过了我的毛泽东研究,可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题目的。只要有条件允许,我还是想重拾这个题目,这有我可以做的事情。如今流行说的话:再不疯狂我们就要老了。是啊,我们都一天一天地老下去了,我想,心中有梦,现在不做,以后连梦都做不了。

        我又将重新拾起这题目了,这跟十几年前,大不一样了,资料多了不少,当然,再多也会缺不少的。如今做毛泽东研究,这已经不是赶什么时髦了,是对一段历史、一个历史人物的客观认识和研究,这有家国的春秋,也有我少年的一段青涩的记忆,从毛泽东诗词里读出的一份心气和感受。如今,为了平和地重读一段江山易手的历史,为了从容地重看一个历史人物的千秋功罪,我将归来——静静地拥一段历史如琢如磨地老去,也算是老有所乐吧。

                                        

                                                                                            2014-03-05  00-43

                                                                                                 “尚书房”

2014年03月04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