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李白的那张床  

2014-03-10 00:56:41|  分类: 文史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3月0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李白的那张床

 
 
 
2014年03月0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女史箴图的局部
 

        前几年,马未都就李白的诗《静夜思》里那张床,提出了新的说法,说诗中的那张床并不是现在我们习惯理解的那种床,他的说法是“床”不是睡觉的床,而是马扎,是北方可折叠的小板凳,也叫胡床。马未都近年在收藏、文物研究中自成气象,蔚为大观。在他的文物研究中,也会涉及到一些唐诗的诠释,版本的源流。像他说到的宋代瓷枕,就涉及到张继的一首诗《枫桥夜泊》,诗中的一些字词 ,在宋代的瓷枕上和现在流行的版本上是有些差别的。
       马未都对人们熟悉的《静夜思》中的“床前明月光”的床,马未都的看法是:我们躺在床上是没有办法举头和低头的,我们顶多探个头,看看床底下。如果你对建筑史有了了解的话,就知道唐代的建筑门窗非常小,门是板门,不透光。宋代以后才出现隔扇门。马未都对李白的《静夜思》提出了颠覆性的新解,自然是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有人称许,有人不予认可。
       在《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中,床的含义是供人躺在上面睡觉的家具。在《说文》里是这样解释的:床,安身之坐者。 在古代,床是供人坐卧的器具,与今天只用作睡卧不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扬之水则持与马未都不同的看法,她认为:唐代是低型家具与高型家具并行,也是跪坐、盘腿坐与垂足坐并行的时代,唐代家具中最为特殊的就是“床”,当时床的概念很宽泛,凡上有面板、下有足撑,不论置物、坐人,或用来睡卧,当时都称作床,比如茶床,食床,禅床等。然而如此含义众多的“床”中,却不包括胡床。
        我觉得马未都的解读之所以吸引人,因为在于新,却有欠于严谨。曾在河南信阳战国墓出土的床,床的长度2.12米,沿周边有围栏,两侧留有上下口,床面为活动屉板。这是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床形实物。《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先主(刘备)与二人(指关羽、张飞)寝则同床。此处的“床”显然是指卧具。《三国志》是出自西晋时候陈寿的手笔。可见西晋仍是以床为卧睡用具。
         像西晋的《女史箴图》中就有了延用至今——床的基本形状了。《女史箴图》中的床体很大,四面设屏,前面留有活屏可供上下出口。上为幔帐、下为箱体,四周封闭,比前代的床榻有了很大发展。在初唐依然承袭了西晋的做法,形成了带幔帐,其是箱形的床架,前沿镂有壶门形装饰,帐幔富丽华贵,坠以彩穗装饰,精致的编制坐垫,既美观又舒适。而在屏风上绘以山水花草作装饰。对床作了比较准确的定义,床就是睡觉的工具和地方。
      “出则连辔驰,寝则对榻床(《祭退之》张籍)”。什么是榻,就是长而较矮的床。唐代倒是“榻”和“床”相互渗透的年代。唐代人的居屋是否像马未都说的那样“门是板门,不透光”。我们大致可以从唐代诗人张籍的诗:“凉风绕砌起,斜影入床前(《病中寄白学士拾遗》张籍)”,看到风影入屋的,说得更为具体的是白居易的诗:独向檐下眠,觉来半床月。由此可见,马未都的说法未免过于武断了。
李白的那张床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在今天,唐代的建筑已经不多见了,即使能够保留下来的,也多不是民居。可马未都对“床前明月光”的床的诠释,这就牵涉到中国建筑史的一部分——民居。说到床,这又牵涉到另一方面的问题,是中国家具史中的一部分——床的发展史,这些都是古代文化研究的处女地;期待着有更多像沈从文的中国服装史研究,季羡林的糖史研究;今天,我们还可以期待各种门类、艺术专史研究成果的问世。
        回到李白的《静夜思》来,对诗的解释,其实没有通达的或一成不变的解释,因时因人而有歧异。有鉴于此,注释者常常权衡众说,选取自认为最贴切、最能反映原意的那一种说法,介绍给读者。所以,汉人董仲舒就有“诗无达诂”的说法。古典诗词的诠释和解读,需要一定的具象,可又不能像影视作品那样具体、细致一一还原和重现,因为所有的还原和重现都是有限的,这好比一段历史不能完全重复一样的道理,无论如何还原当时的场景,可当时的人具体感受是无法还原的,因为感受场景和物体的是今天的人。
       马未都说到诗人躺在床上是看不到月亮的,这说法未免过于绝对了。我们能不能这样设想一下,即便诗人躺着不能看到月亮,可看到月光照到自己的房间来了,觉得像从前家乡地上结的霜。估计诗人写这首诗的时候,该是秋凉时节,我觉得诗人不会像马未都所说的,是坐到屋外的。想象一下,一千多年前的北方乃至江南,七月秋风起,八月秋风凉,秋夜凉如水。再就是——诗人即便原来是躺在床上的,他也可以起床披衣,往门窗外张望。接下去就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如果把诗中的床认作胡床,那不该是“床前明月光”,从方位上说,就该是床上明月光了。
       李白的这首诗《静夜思》,在明清以前的刊本与现在的版本是不一样的,第一句的床前明月光,明清前的选本和全唐诗是“床前看月光”。现在的第三句,举头望明月,明清以前的刊本是“举头看山月”。也就是李白的这首诗在流传的过程中,也是有所变化的;这正如古人的睡具、民居一样,都在一个变化和发展的过程中。说到诗中“床前明月光”的床就是胡床,这立论的根据还是不足的。
        可马未都以古代艺术品收藏的角度,对李白这首诗——《静夜思》中的“床前明月光”一次全新的诠释,却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把不少目光吸引到马未都和马未都的艺术收藏领域来了;实际上也是艺术收藏热对文史研究的一次有意义的外延。马未都抛出“胡床”的说法之后,曾表示希望看到更有影响力的人物出来讨论;马未都应该是收获不少的,比如:关注、争论……以及触发式的启发;对马未都的《马未都说收藏·家具篇》来说,不失是一次很成功的“广告”植入;马未都也不失为一个绝顶的聪明人。

 
                                                                                                2014-03-10  23-43
                                                                                                     “尚书房” 
                         2014年03月0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