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人鬼别  

2014-02-27 23:50:40|  分类: 非实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剽窃必究
人鬼同途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民国女子

人鬼别




人鬼同途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书房里的青花瓷

        夜渐深了,寒气越重,我穿着羽绒衣、羽绒裤,脖子上围着围巾,头上戴着帽子,坐在一张垫了座垫的藤椅上写着稿子,云母桌子,点着一盏茶灯,用玻璃壶热着茶,这就是我的夜行了。我也看过一些文章、微信,都说,熬夜熬的是命。可写作的人大多是夜静更深的时候,默默笔耕,或在电脑上码字。这种夜行与劳作,更多的时候是出自于喜欢,用生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住的那幢老宅,已经八十年了,夏天,屋外很炎热,可进了屋里,会感觉凉爽很多;房子却不是冬暖夏凉,冬天有些特别阴冷,常常外头已经艳阳高照,气温回升,可我在屋里还是觉得阴冷;白天已是回南天了,屋内到处冒出水珠,湿漉漉的;晚上进了睡房,还会觉得冷,有时候还得开着暖炉。夜深的时候,万籁俱寂,有时候感觉房间好像有人似的,比如,我专注地写着东西的时候,偶然会感觉身边或身后有人,可转头看去,屋里除我还是空无一人。
       有时候会觉得奇怪,门窗都关得严严密密的,突然那盏茶灯,晃悠飘忽不定,像有人匆匆走过似的;有时候,屋里的人都睡了,只有我一个人,小狗也关进笼子里打着鼾睡了,可那幢楼还是像有人在走动。有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房间的门会自动地缓缓打开。八十年的老宅了,经历过许多人和事了,这幢老房子曾经住多少人,有过什么样的故事,有说房子是一位从美国归来的华侨,讨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这幢房子就是送给这女子的……在这里住过的人,后来有去美国的,有去了加拿大的,也有故去的。
        房子老了,住的人也是人屋俱老老,总有一种老气,我住进来之后,这幢房子的园子,原来是空空如也,如今已经花木深深了。在广州一个严寒冬夜里,寒气迫人,我正写东西,仿佛感觉身后有人站着,我转过头一看,什么东西也没有。我总感觉不对,我就对着空房子说:“如果你来了,不妨喝杯茶,我们聊聊。”
        这时,我房间的另一张藤椅仿佛有人坐下,桌上的茶蜡灯的火苗摇晃了一下,可还是没人没影,我拿出另一杯玻璃杯,给这杯子斟了茶,也给自己的杯子续了点茶,我看到刚才我拿的杯子仿佛有人做魔术似地拿起来,一会放回桌上,见杯动却不见人;我头都发麻了,看来真的有客人来了,我也喝口热茶,缓过口气,边给空着的杯子续上茶说道:“既然你我能一道喝茶,不妨现身说说话吧,你是何方仙家?今夜,唯君与我,可否晤谈晤谈?”
       “也好!”听到柔柔的一声答允,一会像显影一样徐徐看到一女子端坐在藤椅上,一身民国时候的服饰,她里穿竖领的旗袍,外穿一件绛红色的绒大衣,剪一头短发,看上去,像二十五、六来岁的女子,看她坐姿、气质挺优雅的。我年轻的时候,晚上八、九点来钟,黑灯瞎火和一同伴走过银河公墓,胆子也够壮的。既然来人现身了,我就壮着胆子请教说:“请茶,你该怎么称呼呢?”
        这女子说:“我就是一小女子而已,就像浦松龄《聊斋》里的聂小倩,那你也叫我小倩吧,没吓着你吧。按辈份,好像我该是你的前辈了;可读你的文章,却是人与文章俱老……按岁数说,你比我长三、四十岁了吧。论文章、论生之岁数,我还是应该称你为先生的。可今夜是你我最后一夜了。”
        我说:“此话怎讲?”
        突然街道一阵喧哗、嘈杂声,过了一会过,女子呷过口茶说道:“我是一九二六年去世的,去世已经快九十年了,其实,我一直都躲着,也常到这房子来,尘世不说二十年又一条汉子,按道理,我早就该轮回好几趟了,可我不愿意再到兵荒马乱的人世;也不愿意到乱哄哄的世界……我好多时候就隐身这幢房子里,逃过了一回又一回的人世轮回,这回要还不走的话,那就不知道我会不会被轮回成一棵树,要真的被轮回成一棵树的话,那我也愿意像你一样成为一棵桂花,有幸的话,还能朝夕相见了。”
       “你看过我写的东西?”我有点惊讶地问道。
        “是的,你住进来的时候,我看你有那么多的书,那么多的花,我心里挺高兴的,我也是个读书的人吧,我原来是读国立中山大学国文系的。我常常看到你写稿到深夜,我就好奇了,有时候趁你不在时候,比如你下楼打扫园子去了,比如你下楼看电视了,反正就趁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坐在你电脑前看你写的东西;你对桂花说的话:如果来世不能为人的话,你愿意做一棵桂花……我都听见了,也在你文章里读到了,你把我也感动了;特别是在深夜里,看到你把脸贴在桂花叶上——”
       “让你见笑了——”我说。
        女子笑了笑说:“有时候,我看到你背痒了,你找不求人挠痒的时候,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帮你一下,就把不求人放到你的跟前了。这房子大,几层的,门多房多,你也忘记了放在哪了。都说人鬼殊途,可实际是人鬼同途,我也得轮回了……可这些年,没事就来看看你写文章、看你种花养鱼。我想,其实你不也像鬼一样孤单寂寞地生活吗!别人可以用羡慕的眼光看你,可谁会知道,你的内心不也活在一个没人的、鬼一样荒凉的世界里了吗!”
      “不是这样的吧——” 我尴尬地解释说:“我之所以喜欢深夜,我觉得是一天最美、最好的时分,因为深夜时分够安静,我想天堂大致就这么安静吧……这时候,我常常是舍不得睡去。”
       “啊,时候不早了,我真得走了。末了,想对你说句话吧,找一个崇拜你、爱你、疼你的人过吧。人洗澡的时候,有个人帮你搓搓后背,因为自己够不着,夜来睡不着觉的时候,有个说话的伴,你半夜醒找安眠药吃,我曾把你的药拿走了,可真不忍心看到你半夜突然从梦里醒来的时候,看到你那绝望、痛苦的样子,那时候,鬼也怕你了。”女子说道:“嗯,不说了,你的茶不错,挺好的。今夜我就得走了,先生请多珍重了!”
       我有些愕然地说:“我有什么东西可送你路上用的?”
       “不用了——其实,什么东西都没用,进了鬼门关,轮回再生了,什么样的东西都没了。如果,先生要送我什么的,就把你桌上的桂花瓶送我,为我再种一棵桂花吧。那我陪先生,先生也陪我了。好多唐诗选本都遗漏的好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人和鬼的世界都充满遗憾的。今夜,小女子拜别先生了!”
       她说着欠欠身子,接过我递给她的小小的桂花瓶,那是我平时摘下的桂花花粒,用一个小小玻璃瓶装着的。这时,她眼中含怨含愁,婉娈徘徊和我作别,我起身作揖还礼说:“我借李白的诗为你送行了,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谢谢你来看我,今夜如晤故人了,小倩,走好……”   
 
        眼前如梦如幻,夜深如海,春寒料峭,冷雨霏霏,我看看楼下的那园子,看那地方能挪出个位置,再种一棵桂花——夜沉沉的,我已默默无语,唯愿君好!    
    
                                                                                                               2014-02-27  23-17
                                                                                                                    “尚书房”   
人鬼别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民国广州读书的女子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