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心有梅鹤——沪杭行之十二  

2014-12-21 20:02: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4年12月20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心有梅鹤 

——沪杭行之十二 

 

2014年12月20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先拉开窗帘看看外头的天气,正好是阳光明媚,碧空如洗,真是一个大晴天,太好了。我洗漱之后,到餐厅吃过早餐,稍为收拾一下,就出门了。我踏着冬天的朝阳,走在西湖边上,虽然,我戴着帽,围上围巾,可还是感觉有点冷。我在上海讲课时说多部文学史低估了陆游,那我在杭州也低估了西湖冬天的寒冷。我只穿着三件衣服,有点漂泊江南,只身孤冷他乡的感觉。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西湖果真如此。西湖开放式的管理,让人感觉杭州当家人的胸襟和气度。记得早些杭州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在央视上说:杭州要从湖到江(之江)走向海洋;杭城也是雄心勃勃;近年杭州不断在招贤纳士,犹见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气概……我沿着断桥的方向走去,虽然急剧降温,天气寒冷,西湖边上还是游人不少,我想要是等到西湖下雪了,来西湖游玩的人也会不少的。张岱要是活到今天,要想重温当年的湖心亭看雪的景致,恐怕已不容易了,这就是世事沧桑,时移世易。今天的杭州,今日的中国,与晚明的杭州、晚明的中国,人口是大不一样了。

       人走在西湖的边上,特别感觉上天厚爱杭州,给了杭州这样一片湖光山色的好风景,让杭州、西湖平添了多少传奇故事!关于西湖的由来有不同的说法,杭州女作家王旭锋说:西湖像颗会飞的夜珍珠;我个人的感觉,西湖如此的妩媚,如此的多情,就像上天的一滴泪。我走走停停走过了断桥,看到断桥残雪的碑,可惜今天断桥无雪;走上白堤,冬日的阳光和寒风,给我这闲云野鹤的人添了一份平和之气,心静得如归故里。人在白堤走着走着,到了平湖秋月,我自己不由笑了起来,我来的都不是时候,秋月已过,冬雪没下,人生常会是这样的——不是时候。

       寻着放鹤亭的方向走去,想看看这位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先生。我很早就知道处士林和靖,父亲说起梅花,特别把林和靖的《山园小梅》的诗写在一张纸上,逐字逐句给我解释,并说诗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写尽了梅花的风韵;还翻画家出于非暗的一幅画页,说这画就是画这诗的后两句的。后人曾这样评论林和靖先生的这首咏梅诗:暗香和月人佳句,压尽千古无诗才。北宋的一代文宗欧阳修也曾感慨地说:前世咏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

       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等我年稍长了一些,我读到了陆游的《卜算子·咏梅》,我就更喜欢陆游笔下的梅花: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的那境界和襟抱,林和靖是遥不可及的。陆游给梅花,也给中国爱梅的读书人赋予了品格和灵魂,我认为:天下梅花当姓陆。父亲也许没想到,他领我走进唐诗宋词的天地,我竟是一去而不知归,成了一生的嗜好,一生的痴迷。

       不得不说,林和靖先生对我还是有些影响的,他的梅妻鹤子,在我这演绎成书妻文子。回望自己的来路,不也有点林和靖的影子吗!最起码我也有一个鹤字——闲云野鹤。林和靖千年之后,我这只闲鹤也飞到孤山之下的放鹤亭,我是来看梅妻鹤子的林和靖,还是来寻找从前的时光……林和靖生活的那个年代,尚可结庐孤山,隐居西湖;他常常驾一小舟,游历西湖诸寺庙,和高僧诗友相往还。每有客至,叫门童子把鹤放飞,林和靖见鹤则棹舟归来。他作诗随就随弃,从不留存。这是何等潇脱的处士古风。

       如今,我要在家别说养鹤(鹤是国家保护野生动物禁养),就是养鹅也不成了,城市管理也禁止饲养三鸟,虽说时代进步了,可我们也得为这进步付出或放弃了许多……据说林和靖终生不仕不娶,无嗣子,惟喜植梅养鹤,自谓: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所人人称:梅妻鹤子。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宋真宗得知林和靖的事之后,赐予粟帛,并诏告地方府县要加以抚恤。林和靖的友人曾多劝其出仕,都被林和靖谢过了。他说: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让我感慨的是,难得的是当时宋真宗能如此的包容和体恤一介布衣,并礼贤下士。

        林和靖仿佛是个不吃人间烟火的人,其实也未必。常在我床边的《唐宋词选》中就有林和靖的一首词: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也许一词不足以证明林和靖曾有过怎样的感情涟漪、波澜;可现代有林和靖的两支后裔,一支在故里,一支在日本。说林和靖是处士,只是说他一生未曾为官,从他写的词《相思令·吴山青》看,至少说明林和靖先生曾经爱过,而且不浅。

        人非草木,草木尚且有情,何况人乎!也许林和靖爱得很苦,爱得很难,爱得很不得已……林和靖好古,通经史百家;尤善书、爱诗、擅画,于是寄情山水,种梅养鹤。到了清嘉庆二十五年,林则徐任浙江杭嘉湖道,他亲自主持重修杭州孤山林和靖墓及放鹤亭、巢居阁等古迹,当时发现一块碑记,记载林和靖确有后裔。林和靖并非不娶,而是丧偶后不再续娶,告别家人,不佛也不道,过着梅妻鹤子的隐居生活。

       古人有云:好鹤失国。而林和靖爱鹤倒成就了一番风景,南宋大儒朱熹评人说事十分严苛,他曾说――宋亡,而此人不亡,为国朝三百年间第一人!是啊,如今两宋的江山早已是几回易手,林和靖和梅花与鹤,却留在西湖,留在读书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时济南的一位朋友在电话里问我在哪,我说:我在林和靖的墓地……朋友听后颇为惊讶。我绕林和靖先生墓走了一圈。这也许算是岭南一“鹤”(此鹤非彼鹤)看江南千年的故人吧,我想我心里该开着一株梅花,飞着两叁只鹤;那不就是从前的孤山、宋时的岁月了吗!

 

                                                                                            2014-12-21  19-31

                                                                                                  “尚书房”

2014年12月20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说明: 图片为网上资料

 

歌名: 忆似故人曲
歌手: 江南诚
 
眼里照不出墨恣意的夜色
如果你的月光肯施舍照亮我
一刹那 淹没
不知地老天荒为何
或许 注定被 蹉跎
隐约在苍海间渺茫的古歌
也会有千年孤寂的心事诉说
尘封了 太久
宿命都剥落颜色
只为这粲然一刻
欲揽青光入水波 天地以为歌
任岁月 脉脉其流动
空临八荒醉清风 酾酒以锁愁
锁片刻 山河失色
 
眼里照不出墨恣意的夜色
如果你的月光肯施舍温暖我
一刹那 淹没
不知地老天荒为何
或许 注定要 遗落
在回忆里满目疮痍的颠簸
谁在我半生流离中哼一支歌
安静的 拂过
拂满眼繁华尽落
梦里听时光眠了
欲揽青光入水波 天地以为歌
任岁月 脉脉其流动
空临八荒醉清风 酾酒以锁愁
锁片刻 山河失色
若再次回眸触动 你心上温柔
定格这 曳曳明烛火
年华婆娑只盼你 用这一双眸
在最后 将我记得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