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访青藤书屋——沪杭行之十  

2014-12-13 23:10: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4年12月0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访青藤书屋

 ——沪杭行之十

 

2014年12月0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在兰亭盘桓了半天,从兰亭出来,打车往市区赶,直奔周恩来祖居,实地认识一下从前的周恩来,看过周恩来的祖居,我再往绍兴市博物馆走,从博物馆出来,我又往青藤书屋走,看到大马路上挂着大大的牌——青藤书屋,这附近有家文化补习的学校,我问了好些来接孩子下课的成人,不少都说不知道的哪里是青藤书屋。想青藤书屋的主人徐渭,生前也不大为人所知,故去的五百年间,只为一些人喜欢得不得了,又为更多的人陌生得不得了。

       我走进青藤书屋,离闭馆的时间没多少时间了,开始不知道,以为青藤书屋应该是个不小地地方,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花园,一个天井,屋子一厅一房,里屋还有一个天井,就这么大了。郭沫若来过参观之后曾说,庭园虽小,清幽不俗。我比较熟悉的还是徐渭的一副对联: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由此看来,当年徐渭的青藤的书屋不像郭沫若所说的——清幽不俗。倒是应该俗得贫穷潦倒了。

        鲁迅有个集子就叫《南腔北调集》,书中收录了鲁迅在1932——1933年间所写的五十一篇杂文,其中就有鲁迅尤为有名的文章:《为了忘却的记念》、《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关于女人》,前两篇曾收进了中学课本。我想鲁迅1934年出版这集子的时候,也许就想起徐渭的这副对联,随手拈来四个字“南腔北调”,这也算在上海的鲁迅,想起老家的老乡徐渭的对联了吧。我觉得南腔北调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徐渭的一段北方生活。

        在中国现、当代的历史里,有两个绍兴人对中国的思想文化和政治文化有相当影响的,一个是鲁迅,一个是周恩来,如果说鲁迅生算是前不得意的,那么,出将入相的周恩来怎么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了。鲁迅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文坛的投枪和匕首,那么,周恩来就是五、六十年代,乃至七十年代的前半叶,政坛倒下了不少人,周恩来就是中国政坛上的不倒翁;他说了不少违心的话,也做了不少违心的事,一生不断的妥协……他有绍兴人读书人的学识和韬略,更有绍兴师爷的慎密与周全;有一点则是比较明显的,他比同乡徐渭聪明和成功多了,是天壤之别;他与徐渭的文化性格可以说是绍兴人的两个极端。

       徐渭是明代嘉靖年间绍兴的文人,他与解缙、杨慎被称为——明代三大才子。可徐渭一生坎坷,他八次应试不中,晚明政治黑暗,他送入政治斗争,九次自杀,精神几近失常,几近癫狂。嘉靖四十五年,徐渭在又一次狂病发作,因怀疑继妻张氏不贞,将她杀死,因此被关入监牢。人已至此,够坎坷的。

        万历元年(1573年)大赦天下,为状元张元忭(张岱的曾祖父)等人救出,出狱后已53岁。徐渭晚年以卖画为生,但常常是忍饥挨饿。“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的境况正是徐渭晚年的写照。徐渭生命中的晚年,贫病交加,孤苦悲惨.他死前身边唯有一条狗与之相伴,床上连一张席子都没有,够惨淡的,终年七十有三。我常想徐渭当年身边的那条狗是多可怜啊!跟了这样一个执拗又倒霉的主人,估计连骨头都吃不上,难得的是郑板桥还是不辞这种悲剧的命运,甘心做“青藤门下走狗”,这有文人的固执,倒也有文人的可爱。我想更该善待我家的小狗了。

        生前的不得意,常常会赢得身后的一些得意,徐渭的诗词、文章、书画颇为后世所追捧,徐渭生前自称:徐渭自称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郑板桥对徐涓钦佩不已,称自己是——青藤门下走狗,并自刻一印。齐白石也曾说:青藤(即徐渭)、雪个(即朱耷)、大涤子(即原济)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或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亦快事也。

        郑板桥和齐白石都不是池中之物,可对徐渭竟是如此崇敬有加,能让“难得糊涂”的郑板桥不糊涂,让齐白石俯首听命,可见徐渭书画、文章的不简单。可徐渭却是性格固执和执拗的人。六十岁时,徐渭应有救命之恩的张元忭之招去北京,张元忭是个性格严峻、恪守礼教的人,而徐渭却生性放任、傲岸,他不愿受束缚。张元忭常常以礼教约束徐渭,这让徐渭大为不满。他对张元忭说:我虽杀人当死,也不过是颈上一刀,可你现在却要把我剁成肉糜!话说到这份上,彼此成了没法再交往的朋友了!

        徐渭由于和老朋友的交恶,又加上与权贵交往所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心情更加郁闷,旧病复发;居京三载后,便回家乡山阴终老。明万历年间公安派代表人物袁宏道也是十分欣赏徐渭的人,他说道:(徐渭)其胸中又有一段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眼空千古,独立一时。当时所谓达官贵人、骚士墨客,皆叱而奴之,耻不与交……显者至门,皆拒不纳。当道官至,求一字不可得。让徐渭自己的诗来作个自注: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晚明小品一大家张岱说:青藤之书,书中有画,青藤之画,画中有书(《陶庵梦忆》)。徐渭开创了青藤画派,像陈洪缓,郑板桥,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等,乃至今天的书画家,都曾深受其的影响。有人曾试图给徐渭作个形象、通俗的比喻:徐渭的可以跟启功比书法,跟黄永玉比画,跟余光中比诗,跟高行健比戏剧,跟余秋雨比散文。徐渭就像继王维、苏轼之后,一个全才型的不世之才。

       自古大才需大道,可晚明宦官的专权和皇权的式微,只会给徐渭这样的大才,更多的坎坷和不幸,更多的挤压和打击……走进青藤书屋,感受晚明文人的命运多舛。想起老杜的感慨: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青藤书屋虽然院落不大,但历史的意蕴却不小:贫穷潦倒,大概就是文人一种大概率的宿命。我走出青藤书屋,走在绍兴的鲁迅路上,已经是万家灯火了,我却茫茫然不知所归——

 

                                                                                                2014-12-13  22-34

                                                                                                       “尚书房”

2014年12月0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