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我访兰亭——沪杭行之九  

2014-12-10 23:43: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处讲礼  来访请勿隐身、潜水      本博文字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4年12月06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我访兰亭 
 ——沪杭行之九
 
 
 
2014年12月06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说到绍兴的兰亭,我个人以为那是绍兴精华之地,也是值得绍兴人骄傲的地方。比如说,绍兴的沈园、鲁迅的故里,我觉得那都是通俗版的历史人文遗传,唯其兰亭,方见其幽和雅,更见中华文化血脉的所在。鲁迅故里,除了鲁迅早年的那点生活记忆,看到的便是旅游经济,鲁迅故里的旧居够大的,可围绕着鲁迅故里的商业圈就更大了。沈园是诗人陆游和唐婉离异之后又相遇的爱情故事,这够通俗的……唯其兰亭,仅就是曲水流觞,占尽绍兴,江南,乃至国之风雅。兰亭真是个好地方,也是国之瑰宝。
        东普兰亭以前,江南没什么太大的历史名胜。永和九年(公元353年)的三月初三日,古代春天的修禊日,王羲之挑头发起了兰亭雅集,邀请了谢安、孙绰等名流及亲朋共42人(有说四十一位)在兰亭修禊,当时会稽郡的名门望族,像:王家、谢家、袁家、羊家、郗家、庾家、桓家等一一赴会了,兰亭雅集,“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在这次雅集上共有11人各作诗两首,15人各作诗1首,16个人因没有作出诗而罚了酒,总共得诗37首(还不足一人一首),汇集成册称之为《兰亭集》,王羲之为诗集作序,他趁着半醺的酒兴,用鼠须笔和蚕茧纸一气呵成《兰亭集序》,王羲之书风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这就是被后人尊崇称作“天下第一行书”的作品。
         能称得上读书人的,谁没临过《兰亭集序》的帖。我也附庸风雅了;临过《兰亭集序》的帖,在家的客厅的正中挂着用镜框镶着的苏州阿民刻的《兰亭集序》的拓本,闲来没人没事,捧一杯茶,抬头默读,面晤书圣。《兰亭集序》不但书好,文章也好。“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读之诵之,心神向往。作为文人墨客的王羲之,为雅集设计这样美妙的场景。宗白华曾说:晋人风神潇洒,不滞于物。他们以虚灵的胸襟、玄学的意味体会自然,乃表里澄澈、一片空明,建立了最高的晶莹的美的意境(《〈世说新语〉与晋人的美》)。
        我来兰亭,有种特别的亲切感,喜欢这里的草木山水,若要跟杭州的西泠相比,这不缺文人气,而且还多接了一点地气,多一些山野风味;我既喜欢兰亭的曲水流觞,也喜欢兰亭的几块小小的菜地;雅不失俗,我以为大雅必俗。就像王羲之在兰亭之内还养着一群鹅,王羲之种竹,我园子也种竹;正是:一亭俯流水,万竹引清凤。兰亭的一溪水营造了曲水流觞之雅,我园中也有一泓水,养一园花木,隐约还有点花港观鱼的意韵了。兰亭内的流觞亭上有一联:此地似曾游,想当年列坐流觞未尝无我;仙缘难逆料,问异日重来修禊能否逢君!我喜欢联中的——想当年列坐流觞未尝无我。是啊,今天的我,未必不是来寻找从前的我,或是注释未来的我。
        我虽然喜欢兰亭的文章和书法,可我更喜欢没见诸于文字的那份文人情怀、那种对待生活、对待诗书文章和书法之道的文人情调。王羲之邀集文人雅士在城外的——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他们这次雅集还设下规矩,在曲水流觞之间,吟不成诗的,就得罚喝酒。我想当时要是座中有那位文人就爱喝酒,轻诗重酒该如何?在我“尚书房”与一老先生聊起这事,老先生说:在那样的场合,那应该是不可能……我说道:我知道王羲之的名字,还是从一个成语开始的,袒腹东床,太尉郗鉴要到王府上择婿。当时,王府有二十多位年轻公子,听说太尉郗府上门择婿,都衣冠楚楚,唯有东床上有位公子,却袒腹躺着,若无其事。这人果却被太尉郗鉴选中,这人就是王羲之……可见崇尚自然的性情应该也是魏晋文人的一种风气。
       我在兰亭,这是我在上海、绍兴、杭州几处最流连忘返的地方。兰亭周围树木葱茏,有竹、有兰,环境清幽,天怀静气。我特别喜欢兰亭的文人气,也喜欢兰亭附近种着几行菜的乡村风味;喜欢兰亭的曲水流觞,也喜欢兰亭一带的山野情趣,我走了一圈又一圈,恨不得整个兰亭都烙在记忆里。兰亭虽说几易其手,可兰亭传承的书道精神,还是没多少人会怀疑的。我在兰亭会有种感觉,人在兰亭之内,身上会得一种清雅之气,堪可学书。心生一种信心:我会把字写好的。如果从兰亭归来有什么说法的话,我会说:学书之人,应该到兰亭感受书学的薰陶,特别是体会魏晋文人那份亲近自然的洒脱,也让书艺多了点个性。我以为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书道之妙,背后就是后世对王羲之“表里澄澈”的文人生活态度的认同和激赏。
        我坐在临湖处,那是一对夫妇经营的饭馆、餐厅的地方,我要了一杯茶,一碗馄饨。遥想当年,王羲之面子大,他请到了像谢安、孙绰这样的有影响的人物;谢安以八万之兵力打败了符坚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这就是史称淝水之战。从而为东晋赢得几十年的安静和平,但安也因功名太盛而被孝武帝猜忌。唐代诗人李白曾有诗写道: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可见谢安名气之大了。
        孙绰就不大为人熟悉了,可也是当时的文坛有影响的人物,《兰亭集》的跋,就是由孙绰执笔的。孙绰的诗:碧玉小家女,不敢攀贵德。感郎千金意,惭无倾城色……后世“小家碧玉”的说法,多少与此有些勾联。台湾的蒋勋谈到兰亭雅集的时候,反复说到王羲之,有所邀的朋友,学问、人品都是一时之精英,都是最优秀的人物,王羲之的文章也说到:群贤毕至。我以为这无非是王羲之一种泛泛之词,像孙绰的人品就受到后世的质疑和非议;即便是来参加兰亭雅集的四十二人中,却有十六人是交了白卷的,是三分之一强,看来兰亭雅集未必是真正意义上的群贤毕至。
        回到广州,因为想写写兰亭,翻阅一些关于兰亭的资料,像鲁迅在广州作的一次演讲——《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在鲁迅看来,其实,人们对魏晋名士有不少的误解,虽然他们表面上放浪形骸,但内心世界却是非常郁闷的。鲁迅在他的这次演讲中说道:据我的意思,即使是从前的人,那诗文完全超于政治的所谓“田园诗人”,“山林诗人”,是没有的。完全超出于人间世的,也是没有的。让鲁迅来说说魏晋时期的在会稽的文人,那也算是会稽文人说会稽文人了,知己知彼。
        翻看近年对王羲之《兰亭集序》研究的书刊文字,有种说法挺让人惊讶的,有研究者说:这次雅集其实是一次政治军事会议。我把这说法与来我“尚书房”小坐的老先生说了,老先生听后说道:这是不是也是哗众取宠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法?我对他说:这可是像《文学遗产》这样的国家核心期刊刊出的文章。还有像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孙明君的《两晋士族文学研究》……
        可我个人认为,从《兰亭集序》的文本阅读与研究来看,也包括那些主张是一次政治军事会议说法——所提供的论据来看,我觉得现在的理据还是不足以修改或颠覆兰亭是一次文人雅集的传统说法吧。记得在上海,和朋友说起上海、绍兴、杭州……说起江南,朋友说道:仅仅就江南两字,就是万卷诗书……也许这就是江南的神韵和魅力了。
 
                                                                                               2014-12-10 23-30 
                                                                                                    “尚书房”

 

2014年12月06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