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多解  

2013-08-04 19:05:5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访请勿隐身  做人处事立德讲礼  光明磊落  坦坦荡荡

崇尚原创 私人文字 谢绝转载(只可眼看,不可拿走) 请予理解

 2013年07月2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历史多解

 

  

 2013年07月2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历史是什么?词典自然有词典的解释。美籍华人物理学家丁肇中教授,是山东日照人氏,有一次他回到中国,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说到,他中学毕业的时候,国文、历史都考得很不错的,他原来想报考历史专业,但他想了一下之后,觉得不行,因为他感觉历朝历代,每次改朝换代的时候,首先就是改写历史……他觉得在历史学方面,他不可能有太大的作为,于是,他选择了物理学。也许正因为这样,当代少了一位有为的历史学家了。

       丁肇中教授他关于对历史学的说法未必很准确,但至少说明他对历史的一些感性的认识,他认为历史多是被“改写”出来的。胡适对历史也有过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他说:历史就像个小女孩,任人随意打扮的。胡适这个说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形象,他把历史比喻成一个小姑娘。从胡适的性格来看,这话也像胡适说的。现在有人说胡适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这都是源自于冯友兰的文章《哲学史与政治———论胡适哲学史工作和他底反动的政治路线底关系》。其中有一段说:“实用主义者的胡适,本来认为历史是可以随便摆弄的。历史像个‘千依百顺的女孩子’,是可以随便装扮涂抹的。(《胡适思想批判》第六集81页,三联书店,1955年8月)”

       史家陈寅恪对他的学生说过:凡前人对历史发展所留传下来的记载或追述,我们如果要证明它为“有”,则比较容易,因为只要能够发现一二种别的记录,以作旁证,就可以证明它为“有”了;如果要证明它为“无”,则委实不易,千万要小心从事。因为如你只查了一二种有关的文籍而不见其“有”,那是还不能说定了,因为资料是很难齐全的,现有的文籍虽全查过了,安知尚有地下未发现或将发现的资料仍可证明其非“无”呢?
       说胡适没说过这样的话,结论是挺大胆的,因为说不定,哪一天又有人从胡适洋洋大观的文献中翻出资料说,胡适是说过这番话的。可“历史就是一个任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的说法,成为不少人认可的观点,至于是不是胡适说的,恐怕胡适如果尚在人世的话,要问他的话,他也难说得清楚;他一生说了这么多的话,写了那么多的文章,他能记得那句话肯定不是自己说的,恐怕不真容易。胡适到底有没有说过 “历史就是一个任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 也成了历史。

       历史是很难以细节真实、全景式、百分百地还原历史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什么是历史,我以为历史也包括了那些在岁月中磨损和一定程度的失真。当然,历史是可以一定程度的还原的,但不大可能毫无损耗地还原。就像一只大杯水不断地斟给若干的小杯,水斟完了,再把所有的小杯的水,倒回大杯里,也难倒回原来的那么多的水,这就是斟的过程产生了损耗了。历史在岁月中的也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损耗,所谓的真实的还原,历史的再现,总是相对的、有限的。

       一些历史事件的真相,总是有人是这样说,有人是哪样说的。有人说是无解。我以为不是无解,而是多解,就像三元一次方程,当X=什么时候,Y、Z可能就=什么。那历史到底有不有真相,我以为历史就像古董行当里那样,从来就是或真或假,有真的,也就必有假的,有假的,也必有真的。一些历史事件中的当事人,或者是牵连的人,直接与间接有利益关系的人尚在,历史的真相的还原程度将会更难,当历史事件与利害人的关系已被时间稀释和冲淡的时候,事件才有可能比较真实还原的还原。严格地说,没有损耗的历史,恐怕是没有的。

      意大利政治家、学者克罗齐对历史有他的说法,他跟胡适、丁肇中的说法是不一样的,他的说法更体现西方人的思想性的深刻,对历史哲学给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有不少人把克罗齐这句话看作是实用主义史学的经典发言。政治家从来都是奉行实用主义史学,为了现实的需要对历史进行有意识的篡改或解说,以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和合理化。

       从事史学工作的人可以细分一下,有写史的史官,主要是记述历史,当然,他们也有研究,但他们的研究更多是对一些史料进行梳理,他们的工作还主要写史。另一方面就是研究历史学的人,他们不是写某一个朝代的历史,而是以史学的眼光来研究一些历史问题。这两者好比写《中国通史简编》的范文澜和写《柳如是别传》的陈寅恪。当然,也有把这两方面工作兼于一身的史学家,比如像郭沫若。在政治上彻底输掉的刘少奇最后自我安慰地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公民是法律的概念,人民是政治的概念,在“文化大革命”中,人民也成了政治人物糊弄社会大而空的政治概念而已!

       克罗齐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并不是实用主义史学,克罗齐的历史哲学则主张,历史学家不应该是被动或简单地接受、整理和解析史料,而是发挥史家的创造力;史料虽然不会说话,可历史学家是用史料说话的。这就关乎历史学家的的学识与水平,史家不仅是善恶必书,析理居正;史家的学养越高,越具有创造性,他所揭示的历史意义就越加深刻,也就越具历史哲学的思想性。其实,无论是实用主义史学,还是克罗齐的历史哲学,都是以自己的认可的史观和学科研究手段和方法解释历史。

        历史就是一杯水,各家的解释,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实际是把水泡成了不同的茶。大一统的历史观,将越来越被多元的、开放的历史观照所取代;不管人们愿意不愿意,历史难免是多解的。就像几何学里,有欧几里德几何学,就有非欧几何学;非欧几何学又分罗氏几何、黎曼几何

 

                                                                                                                  2013-08-04  18-46

                                                                                                                       “尚书房”

2013年07月2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