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那天,我不能写了……  

2013-07-04 16:31: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6月23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那天,我不能写了……

 

 
2013年06月23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从去北京的那天,我已经写了十一篇稿子了。有时候,一天写了两个稿子,偶尔会有人问:最近你像玩命似的,你跑得这么快,想干嘛……
       确实,给别人问到点上了,问得我惘然无对。
       最近,有一中学的同学,入院做手术了;接着又有一朋友因为癌症做完了手术;在家疗养的时候,前些天给我说:我想把我的书捐出去,你能帮助我打听一下,那地方需要书?
      听了这话,霎时间感到很沉重,难道生命真的就快到了终点,我给朋友说什么好呢!
      朋友还告诉我说:想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我那几柜书就得处理了,能要的自然要留下来,不能要的,就送出去,特别是从前的一些法学专业书,基本上是八、九成新的,就这样当废纸卖了,觉得很可惜,希望找到合适的地方,送出去……我现在是提前给自己安排后事。房子卖了,为了给孩子换个大一点的房子。
      听了,我心里很是感慨,我说:房子卖与不卖,都是你家孩子的,你是不是还是从容点吧……
      朋友告诉我说:我够从容的了,医生、护士、家人、同事都这么说我的。


      真的年华似水,时间过得真快,就这样走过童年、少年、青年、中年,步入老年……我们的这一代人,有的已经提前退场了,一代人也该是开始陆续退场的时候了。以自己生命的方式体验花开花落,生老病死。当年读刘禹锡的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知不觉,这沉舟、病树都快要快到跟前来了。只是我们不再是千帆过的帆,万木春的春,却是菊老荷黄。
      都说兵败如山倒,人也如是。无论原来身体多健硕的人,到了一定的岁数,不再是人压病,如今多是病压人。早些时候还是一个壮汉,一病之后,形如枯木,不堪风吹,风中的残烛,命如游丝,真的够悬的!英雄末路多磨折,其实,无论是英雄还是不是英雄,无一例外都要过生离死别的关。这一点人无论贵贱、贫富,都得要经此一关,这算是人世唯一的公平了。


      时间对谁来说都只会是越来越少的。记得好多年前,一位老画家黄安仁说过:趁你们现在还能写还画,要抓紧时间,到了我这岁数,你看我现在不拿笔的手也会手抖,现在到了这时候,很多事情,只能是有心无力了……老人家的话,对我触动很大,如果心中有梦,就得抓紧时间去做。天地生人,有一人当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活一日当有一日之勤。不敢懈怠、不敢浪荡。一边往前赶路,一边还得准备退场前做好该做的事,学会减法。
       我把自己每篇文章都看成最后的一篇,即便如此,也总有错漏,如今视力、体力也大不如前,玫瑰的玫写成玖……还有就是习惯小五号的字,如今看得比较费劲,若改成大一些字号,又觉得不如小五号好看。如今熬夜越来越不像从前那样能熬了,常常已是眯着眼睛写了。可要睡又睡不着,只好把自己写累,看能不能累而睡。
       也许有人会问:你不写那么多,不行吗?是的,我可以不写,可不写,我还可以做什么!许多事情,我想做的,我做不了,我不想做的,做也难。写作对于我来说不是一种自我宣泄,应该说是生活的一种方式,甚至是生命的方式。套句话说:我写故我在。人生无常,波诡云谲,我就怕有一天,我不能写了,或写不了,那我不成了一个行尸走肉的人了!如今我使劲地写呀写,老想把自己挤干了,这便是我对——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私人解读。


       去年十一月,常常是广州最好的月份,我给自己做一次一生不曾有过的压力测试,一个月内,我要求每天写一稿,一个月当中总有一两天写不了稿的时候,那就只好一天两稿地补上。这好比香港那些卖文为生的作者,被生活逼迫地写,不写就没饭吃了,压力够大的,是生存的压力。一个月下来,我还是写下了三十多篇稿子。朋友问:累吗?我说:那有不累的,调动了一生和积蓄、贮备,是生命的一次怒放……
      朋友说:怒放,一词用得太好了。并建议我把这一个月的稿子编成一册。我想若能成书,固然好,不能出书,那也留给岁月一段芬芳的记忆……我挺欣然地接受朋友这建议,把这一个月写的稿子打印下来,用塑料的文件夹夹成两册,有时候拿在手上翻翻,重温自己生命中的一次怒放,心有梅花,粉蝶断魂。我自我安慰,也自我鼓励地说:后世必有疼我、爱我、哭我的人……有朋友调侃说:当下就有人落泪,锣鼓巷不下过场雨吗!
      远方的朋友告诉我说:读到你的稿子,就知道你的生活,感觉到你喜怒哀乐,读到你的文字,就知道你的生活过得好不好,仿佛还嗅到你的气息……我回答说: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尘满面,鬃如霜位朋友告诉我说:你的文字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读了让人心慢慢地安静不来了……朋友,我也告诉你:这是你给我最好的夸奖了。因为这个世界很不安静,我却努力想这世界安静,我的安静也能让别人安静了,足矣……
       我知道我终究跑不过时间,可这几天,我跑在时间前面了——到今天,我是四天五稿了。让你笑话了,又一个堂吉诃德——大战风车了。不管别人是褒是贬,我还得往前赶路,我心依然: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旅夜书怀》杜甫)。
        

                                                                                                                           2013-07-04  14-34
                                                                                                                                   静华园
2013年06月23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