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谒曹候  

2013-06-23 03:07:3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看我的稿子,我看你的评论

 此处来访请勿隐身 要么不隐身看,要么就不看  光明磊落做人处事

崇尚原创 私人文字 谢绝转载(只可眼看,不可拿走) 请予理解

吾谁与归?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谒曹候

 

吾谁与归?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车到了香山的山麓,那是北京的郊外了,好多年前,大概也是八十年代后期吧,我也到过香山了,当时在香山之上,还买了一叠过塑之后的枫叶,为什么会买这枫叶,因为,有朋友去北京之后告诉我,在香山给我寄了几片香山的枫叶,可怎就没收到了!这是邮递的那个环节出了错漏,让我阴错阳差地错过了一段人生——到了香山,虽然买了一叠过了塑的枫叶,可买不回那一段光阴岁月,似水年华……

      那时候上香山,怎么就没想起到曹雪芹纪念馆看一看,也许跟曹雪芹的神交还是不深,缘分未够,就像错过了那一年的枫叶一样错误过了曹雪芹。因为喜欢《红楼梦》,我买下了不同版本的《红楼梦》大概也有十多个版本了,关于红学、曹学研究的书就够放一书柜了。好多年前,我曾想象过,当我老了,书桌前翻开一本十六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精装《红楼梦》,摊开的书该是放着一款老式的放大镜。这就是我理解的幸福晚年中的一景致了。

      曹雪芹纪念馆原来设在北京植物园内,进门之后,往右侧走去,看到了一大石上刻着“黄叶村”三个大字,多熟悉的黄叶村,当年就在书里读到曹雪芹的好友敦诚赠送给曹雪芹的诗: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扣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记得那是七十年代,因为毛泽东提出:《红楼梦》是中国封建社会阶级斗争的形象历史;他提倡读读《红楼梦》。我第一次读到这诗,好像是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小书《曹雪芹与〈红楼梦〉》,书的封面就像老北京城里墙壁——灰色,那时候这样的书不多,就因为这本书,我记住了黄叶村。

       走过一段幽径,过了一道桥,又过了一道桥,走到一长长的木桥,就是正对着曹雪芹纪念馆,当我走到桥上,我为桥两侧的景色着迷了,远处静水如镜,近处石上潺潺流水声,纪念馆的门是稻草盖顶,松树树杆做栅栏和门,简朴古雅。纪念馆内多处为启功题写的字,在启功题写的曹雪芹纪念馆的大石刻看到一老太太坐着轮椅而来,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夫妻推着他,她身边还有一位与她年龄相仿的老人家,老太太说她八十三了,老头子八十六了,他是个聋子,我也是个腿脚不方便的人了,她说读《红楼梦》,还得了解作者曹雪芹,这样对读懂《红楼梦》会有帮助……

       《红楼梦》是什么样的魅力,让年过八旬的夫妻俩在儿女的搀扶之下还来看望作者?我想着、走着到了歪脖子的老槐树,树老得树干要用钢管支撑着,可依然是绿树婆娑,真是老而弥坚;树底下就是一小小的门,曹雪芹的故居,里面是一四合院,我在院子转了一圈之后,进了由周汝昌题写的“解味书屋”,这小书屋主要是出售关于红学、曹学研究的书,还有一些纪念品。进去的时候,刚好有位中年女士买了一套精装影印的甲戌本《石头记》,她说她原来就是北京人,现在是从美国回来,特别到这来找甲戌本《石头记》,这是她八十五岁的老父亲要的,付过钱之后,她就把这套书放到背囊里了。我想这女士是幸福的,她有一位八十多岁还钟情于《红楼梦》的父亲,因为读书人耐老;她父亲也是幸福的,有一位愿意为他到香山找书的女儿,父喜女亦乐。我也感觉到他们父女俩与《红楼梦》那份深深的感情了。

       我也在小书屋买了四本关于曹雪芹和《红楼梦》的书,家里都说我的书买得太多了,到哪那买。我知道这会回广州要带的东西不少的,可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是不该怠懈怠的,怎么还得扛几本回去。随后逐一看了各个展馆,走出纪念馆,还真的有点舍不得离开,我在门前的歪脖子老槐树下拍了好几张照片。我想什么时候我能再来的话,我得在附近住下来,在此盘桓些时间,特别是这片山水透着人文气息,养人养心,真可谓:物华天宝。

       我在附近的葡萄棚底下坐着,给广州一朋友打了个电话,朋友得知我此时正在曹雪芹纪念馆便问道:当下有什么见教?我给朋友说了一些感慨之后说:你有机会一定要跟懂你的红颜知己来这一趟,要不你来了,也会感觉辜负这片人杰地灵,山青水秀的风光。朋友听了之后,在电话的那头朗声大笑,说道:这才叫没白读《红楼梦》,这才是懂人生、懂文学,甚好!我说:这话说到你心坎呐?朋友说:是你的心,我的心;其实,也是说到不少人的心里。

      边走边吟哦着:微斯人,吾谁与归?正要作别香山了,恍惚与迷惘间已走过曹雪芹的雕像五十步之外了。倏地,想起不该就这样走了,我又倒回去了,站在曹雪芹的雕像前,我说了一声:谢谢先生。再看曹雪芹雕像那忧郁的眼神,我还说了声:再谢先生!虽说相隔两百多年了,却如晤故人。想起我中学时候曾背诵下来的诗: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候(永忠凭吊曹雪芹的诗)。

      今天,曹雪芹已作古两百多年了,香山的风中,徐徐老矣,迎风流泪了……


                                                                                   2013-06-23  02-28

                                                                                      静华园       

吾谁与归?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2013年06月19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