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隔世的探访(上)  

2011-07-02 20:28: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儒林外史
豆瓣评分:8.6分(1152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到江南看雨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本博声明:

崇尚原创,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笑骂由人,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媒体与个人以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使用本博客上的文稿

使用本博所有文字,需按每千字3000元以上支付稿酬,每诗(100行以下)5000元起

长诗(100行以上)每行1000元起。对侵权者,将按此标准以法律途径追讨

 

 

隔世的探访(上)
 



 

       江南梅雨后的第一个晴天,天吹着和许的风,天气有点凉爽,我走进了夫子庙,看见高墙上“秦淮人家”的四个字,一别已经十多年了,十多年,这个夫子庙曾经来过、走过了多少人?这次来南京,旧地重游,我添了些岁数,夫子庙一带多了些景观。从夫子庙出来,走进乌衣巷,看了王导、谢安纪念馆,这是一座不大的宅子,因为走累了,我在王宅的前廊的瓷蹲上坐了一会,细细欣赏着这小小的园子,我想起了我在广州借来的那园子了——

       园子两旁种了些树木,右侧还有一石刻的“鹅”字。屋内的正堂里有王曦之的上身雕像,展览资料,我只是匆匆地看了一下。二楼有两个小女孩在上古琴课,绕了一圈,我在一店铺里与店主聊了一会,问去吴敬梓故居怎么去,店主一番解说之后对我说:那地方好像曾被一公司租用了,现在听说被夫子庙管理区收回了,正准备装修,你去了估计看不到什么。店主是个南京人,说话实在,我说: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去看看,即便关了门,我也可以看看外围。

       店主看我明知关门装修也要去看看,先是有些不解,接着说:其实,瞻园比王谢纪念馆、比吴敬梓故居好看多了,那园子是朱元璋封给徐达的,值得去看看。店主真是一番好意,可我对吴敬梓的兴趣却不比对徐达少,因为我是小学、还是中学的时候就读过他写的《儒林外史》,小说中的有首词,我如今尚能背诵: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倘徉……吴敬梓对科举的失望,写下了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传世,小说中定到的:周进撞号板,范进中举发疯,马二先生对御书楼顶礼膜拜,王玉辉劝女殉夫的大笑……用血泪笔墨写出对科举制度的鞭挞,作品成为了中国小说史十分难能可贵的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

      我顺着长长的贡院街道,沿路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位于清溪河与秦淮交界处的吴敬梓故居,可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家叫——取聚仁坊茶艺,成了喝茶聚会聊天的地方,屋里也没有几个茶客,倒是门口有一个纸箱装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一片半是凋零,一半是面目全非的感觉,让我失望而回;我深感遗憾,是我来得太早,还是我来得太晚呢?没能看看一生都在清王朝体制外的“秦淮寓客”(吴敬梓自称)的故居,今天我的来访,这可是隔世的访旧,是今天一个读书人对两百五十七年前另一个读书人的探访,本该与粒民(吴敬梓自号)先生有一番默然的晤对——

       吴敬梓从家乡安徽全椒移至江苏南京秦淮河畔,他在全椒的十年,一直随父亲读书,也中过秀才。可父亲在官场遭遇到的打击,让吴敬梓对官场与考场深恶痛绝,成了他后来对科举与仕途决绝的原因。安徽巡抚赵国辚曾举推荐他应博学鸿词考试,他却装病不去。吴敬梓厌恶了科场,看到了:官员的贪赃枉法人、徇私舞弊,豪绅的恃强凌弱,鱼肉百姓;膏粱子弟的声色犬马、平庸昏聩;举业中人的投机取巧,利欲熏心;名士的歌功颂德、附庸风雅和清客的四处游说、招摇撞骗。科场的肮脏与黑暗,官场的丑恶与贪婪,世态的种种丑陋,使得虽然是家道衰落的吴敬梓,却铁了心似的要站在体制之外,与科场和官场的决绝,他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人生代价,无官无禄,却赎回了难得的自由心性,也为他自己的写作,特别是为他后来创作不朽小说《儒林外史》提供了一个心理环境和创作环境。自古是: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人生的穷愁,却成就了吴敬梓的文学的辉煌。

       我走在贡院街上,想到当年江南一带的考生,江南贡院是明清以来全国考生人数最多的考场;想那些风尘仆仆从各处集中到秦淮河河畔的读书人,一时的风云际会,或龙或蛇,就在这一考之中,各有各的命数,也各有各归处。想当年这一带也应该是热闹喧哗,秦淮河一下子增加了不少的流动人口,必然带动当时的商业、旅业、餐饮业、娱乐业……那场面应该也是蔚为大观。可吴敬梓家就住在考场附近,本应该是占尽地利的,可吴敬梓人就在秦淮河畔行走,眼见过各式各样的读书人,留在心中的,自然也就成为他小说里的人物了。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如此集中全书的笔墨写科举考试的人和事,可算是中国小说史上第一部反映文人学士的小说。有些人认为小说的结构过于松散,缺乏一个比较严谨的框架;也有研究中国小说史的人士却认为:小说可称为世界上一部最不引经据典、最饶诗意的散文叙述体之典范。

 

                             隔世的探访(上)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