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始是金丹换骨时——谈元稹(上)  

2010-01-17 15:5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始是脱胎换骨时(上)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本博声明:

崇尚原创,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媒体与个人以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使用本博客上的文稿

使用本博所有文字,需按每千字3000元以上支付稿酬,每诗(100行以下)5000元起,

长诗(100行以上)每行1000元起。对侵权者,将按此标准以法律途径追讨。

 

 

始是金丹换骨时——谈元稹(上)

 

 

(提示:读博上的文字不听博上的配乐,

   犹如读没有脂批的红楼梦。《梁祝 ·古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两句有名的唐诗,许多人都十分熟悉,但要是问到这诗的作者是谁?恐怕知道的人就不那么多了。读唐诗宋词,人们都习惯只记住诗词,有些人不大注意诗的题目和作者。当然了,不同的读者对同一首的诗词,可以有不同的读法,这很自然,只是那些愿意更深一些,更真切一些了解诗词里外的读者,才会像品茶一样,用清静之心慢慢品出点诗中的味道或意思来,这也是一种乐趣。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元稹写的悼亡之作《离思》五首中的第四首,也是最为出名的一首。其实,元稹,生活在大唐的大历、贞元、元和、长庆、大和年间,他与白居易彼此和韵唱酬,私谊甚好,在新乐府运动中,所谓的元和体就是元稹与白居易的并称的“元白”。世事难料,大唐的当年元稹的名字还排在白居易之前,到如今,知道白居易的人大大多于知道元稹了。清人赵翼评论元白说道:“白自成大家,而元稍次”(《瓯北诗话》)。我以为这说法还是公允的。

元稹在唐代文学史中所占的比重不太大,况且,唐代文学的文学星河璀璨,太多太多杰出的诗人了,元稹搁在其中,能留流传下几篇作品传至今日,成为中学、大学的语文课本里的作品,已经是很难能可贵了。近百年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里,提到元稹的篇幅大都十分有限,要按其作品在文学史上的影响也就是留其名而已了。所以,说起元稹不少人即便曾读过他的诗,也说不出多少关于他的故事来。

 可古典文学研究也像考古研究,随着新的史料挖掘和发现,人们对元稹产生了新的兴趣,有研究者指出:元稹其实就是元代王实甫写的《西厢记》里的张生的生活原型。这是那跟那,开始人们不以为然,随着像李昌集老师(徐州师范大学)这样的研究者走向央视的《百家讲坛》开讲《从悲到喜说西厢》,人们对这元稹这一段已尘封千年的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年,元稹写下过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这个传奇故事为后来的元人王实甫写《西厢记》提供了很好的底本。

这里得说一说,当代女画家王叔辉先生画的《西厢记》以其优美的工笔、准确的线条,宁静古远的画面画下的连环画《西厢记》,恐怕比戏曲本的西厢记普及的范围更广,更艺术地深入人心,如今彩图本的连环画和黑白本的《西厢记》已经成了艺术收藏爱好者一路看涨的藏品。闲暇时候翻开看看,真是不错的休养生息,赏心悦目,王叔辉先生的工笔画可谓功力老到,自成风格,当然了,随着如今读者对古代艺术品的认知能力的提高,画里的器皿、家具、摆设、文玩、衣饰、建筑、园林……确实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王叔辉先生的画的又是工笔画,画得特别细致,所以显出纰漏或让人质疑的地方也就越多了。

 元稹的诗虽然写得不错,但后世对其作品乃至人品都提出比较负面的批评意见,像北宋的苏轼就说:元轻白俗。苏轼所谓的“元轻”,其大意就是轻薄、轻浮。当然了,苏轼的一些文学见解也被后世的人所批评,比如李清照就有文章对苏轼提出置疑。清人赵翼认为:中唐诗以韩、孟、元、白为最。韩、孟尚奇警,务言人所不敢言;元、白尚坦易,务言人所共欲言。……此元、白较胜于韩、孟。老话说的:谁人背后无人说。要我说的话就是:谁人后世无褒贬,只要是人或曾经是人,就有人议论,就有人或褒或贬。

 文章开头提到元稹的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觉得后两两句也挺不错,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特别最后一句,读了让人的心变得柔软、沉静了。元稹半生多情轻狂,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不少情爱故事,像有过《西厢记》中的张生与崔莺莺的故事,贞元十六年,与莺莺分手,后被世人指责是始乱终弃,是个薄幸书生。

 贞元十九年,元稹娶太子少保韦夏卿季女韦丛为妻,元稹总是不知疲倦追逐男女感情欢娱乐,元和四年(809年)三月元稹在四川为官的时候,认识了比自己大八岁的成都名妓薛涛,他们两人有过一段两情双悦的日子,薛涛有诗: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池上双凫》)写出了自己向往着与元稹双栖双宿的生活。薛涛得知元稹离任回洛阳,他们两人的感情也即将成为过去,情如朝露,此时的薛涛已感到自己从春之芳华入秋之暮色了;在人海沉浮多年的她毕竟有点阅世阅人的人生体验,薛涛在送别元稹的酒席上含笑也噙泪为元稹举杯送行。年末,元稹的妻子韦丛年仅二十七岁病逝。元和六年,元稹在外放江陵时纳妾安仙嫔。

 与薛涛别后多年,长庆元年,元稹有诗《寄赠薛涛》,诗中有: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可元稹早就纳妾了。可怜的一代才女薛涛,从此栖身在浣花溪,穿起道士冠服,自造桃红色的小彩笺,用以写诗,未嫁元郎嫁与诗。与诗相伴,终身未嫁。这段感情的失落,一定程度上促使薛涛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成为了唐代四大女诗人。大和六年,薛涛去世,此时,元稹已故去一年了。

传说元稹还与唐代另一女诗人刘采春也曾有过一段暧昧之情。不过,按我手头能查到资料看,元稹认识刘采春的时候已是生命的暮年了,长庆三年,元稹任越州刺史(治所为现在浙江绍兴)、刘采春是随丈夫周季崇等入越州的。长庆五年,元稹病卒,按此推理,他与刘采春难有什么戏,只是两人谴兴酬唱之事。元稹有《赠刘采春》诗:言词雅措足风流,举止低回秀媚多,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即《全唐诗》存的刘采春所作的《啰唝曲》)。诗人固然多情,因为多情才足以写诗;但只要有过些风流韵事,必然会有人添油加醋的穿凿附会一番。有人直指元稹文人多情多诈,陈寅恪先生是这样评论元稹的:综其一生行迹,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岂其多情哉,实多诈而已。

 

注:始是金丹换骨时(下)只是博友可见

始是脱胎换骨时(上)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王叔辉先生画的《西厢记》中的张生骑墙一幕——资料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