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装空调的宁师傅  

2009-07-04 18:2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装空调的宁师傅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资料图片)

 

本博声明:

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笑骂评说,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本博客上的文稿                                                        

                                        

 

装空调的宁师傅

 

 

 

 

       原来我住的一二楼各装了一台华宝三匹的柜机,用了大概也有八年左右了,也许制冷的空间超出空调机的制冷能力,柜机加了雪种,可制冷能力还是不如从前,特别是一楼的柜机;想想制冷空间大于空调的制冷能力,也不是个办法,便买一台新的三匹格力柜机,我在店里说要找原来的宁师傅来装,售机的服务员问是哪个宁师傅?我说:我只知道他姓宁,名字就不知道了,我家有八、九台空调,几乎全都是他装的,我就认他了。

       售货员说:我这里有三个装空调的师傅都姓宁的,你找哪一个?这会我愣住了。售货员只好打电话给一个姓宁的师傅,让我跟他说,我问你姓宁吗?对方说:是啊。我说:有台空调我想还请你上门装……哎,你的声音不像我认识的的那个宁师傅的?对方说:感冒嘛,我问:你是不是有个孩子考上湖南大学的?对方稍微愣了一下,马上说:是啊!后来才知道接电话的是他一个堂兄弟。因为我说到有个孩子考湖南大学的,装空调的人都知道是找谁的。连商场里原来不知道的人都知道,宁师傅有个考上湖南大学的孩子。

       第二天上午,原来给我装过空调的师傅给我打电话了,问空调机送来了没有?我说:还没有。在电话里约好下午装空调。中午一点多了,店里把空调机送来了,外机与内机两大件满满当当塞进门来,也够烦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见一会就得把屋内一角弄得乱糟糟,不由心生烦躁,装空调也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事情。没法,为了抗高温只好硬着头皮等宁师傅上门来装机。由于天气炎热,装空调机的人多,宁师傅还是晚了一个小时多才到,他带着一个年轻的帮手,穿墙凿壁搞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搞好了,可空调机还不能用,还得拉一条三匹空调专用的电缘线。这在商场里买空调的时候就有事先声明,要拉线得另付钱,包工包料每米15元,商场里还说最好还是请专门的电工来拉,因为我们装空调的师傅不是专门做这活的,拉得没那么好。我跟宁师傅说:还是你来拉吧,他说:这些天忙,装空调的人的多,有时候我们要干到晚上十点多钟,这样吧,一两天之内我来搞好它。

      我之所以找宁师傅,一是因为家里的空调大都是他装的,另外,就是这人脾气特别好,他说话的语调很低,说话软软绵绵的。他个子不高,一米六多些吧,四十来岁了,笑的时候脸上泛出几道皱纹,人还是精瘦灵活。我跟他说:你要做买卖,你应该会做得不错的,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你脾气好。他听了有点高兴地给我说:装空调的淡季,没多少活干,我曾到番禺市桥的一个菜市场卖菜,我的地方就只有半张台子那么宽,买我的菜的人就是多,我居然挣得钱比在这里卖好几年的人还要多,他们有些人不服气,老想过来滋事、找茬,我跟他们说了,我只在这里卖一个月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上市场来的人,就喜欢到我的档口来买菜,我一天进的货,中午就买完,晚一点也就三四点钟也买完了。我问他:要是有钱你会做什么买卖?宁师傅回答我说:开一家送矿泉水的店吧,这不怎么会赔钱。

      装好空调第二天的下午五点多,宁师傅来了,虽说才十几米的电缘线,对宁师傅毕竟是非专业,天气炎热,一会爬上梯子,一会又得从梯子下来,汗水早就渗湿了衣服,他先得钉线槽,然后上把电缘线塞进去,从六点钟干到八点的时候,宁师傅显得有得累了,活又苦天又热,我在一旁也感觉到气氛有点闷,我为了调节一下气氛,我特意随意跟他聊起他孩子读书的事情,说到考上湖南大学的孩子,宁师傅话茬就出来,他告诉我:他一个月用转账的方式给儿子六百块钱,孩子生日的那个月,说能不能多给他50至100块钱,宁师傅说:行。那个月多给他一百多块钱。

       宁师傅一边干活一边和我聊他的家事,我问起他与他妻子是如何认识的时候,宁师傅居然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羞怯,笑微微的说:是别人介绍的。我问他与女方见面是在茶楼还是什么地方见面的?宁师傅笑着说:我们那时候那有条件上茶楼见面,介绍人约好双方到墟镇的市场见面,陪我去的有我的兄弟和在村里要好的伙伴,她也带上她要好的姊妹,就在市场我用红包给了她168元,我们湖南耒阳乡下有个风俗,男方看中那女的就要给红包,等于男的相中那女的,女方要是也相中那男的就收下红包,不收下就说明她不愿意了。虽说我们是由介绍人介绍,其实我们都认识对方的,介绍人说起是谁,我们都知道了。

      我问:你看中她什么呢?宁师傅一边忙着一边回答着我的话说:我是初中都没毕业的,我们家里穷,四个兄弟都要读书那是不可能的,而她是高中毕业,当时在乡下,一个女孩子能读到高中毕业就不多了,我喜欢她文化高吧。她个子也比我高。我当时老家也没有房子,她都愿意跟我……1988年,她就出来广东打工了,我是1994年才出来的,她当过保安,也当过企业的主管,她个长得高,春节回家买火车票她比好多人容易。现在岁数大一些,她在医院当护工,一个月挣千把块钱吧。也没劳保什么的,就复工有,你也不敢要,今天在这里打工,明天又不知道上哪干活了?

        现在宁师傅和妻子身边还带着一个十岁的小孩,现在正念四年级,秋天升五年级了。他说每个学期都得付一千多块钱的学杂费,我问他:现在不是说不再收外来民工子女的学杂费了吗?宁师傅说:说是这么说,可我每个学期还得要给学校千多块钱。我现在在客村租当地农民的房子,一厅一房,每个月要交四百块房租。我们一道从乡下出来的人,除了做生意的,还没看到一个人在广州买到二手房,更别说新的一手房,广州的房子太贵了。

       我问他:你当时就放心她到广州闯荡?宁师傅用割片割着塑料线说:哎,也没什么放心不放心吧,大家讲个信字吧。她后来还带了不少人出来打工。我二十负的那一年,也到怀化那边打工,有户人家有两个女儿,他看中我了,想我给他给他当女婿,他说我两个女儿你挑一个,我还是没答应。

       哪个男人心里没有过一些温暖和值得自豪的记忆。我问宁师傅:是他的两个女儿长得不漂亮?他很郑重其事地说:不是的,他的两个女儿都很漂亮。在我们老家,给人当上门女婿,你要没本事,整个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你,这跟广州不一样,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管谁。

      我说:这事跟你你老婆说过没有?

      宁师傅看了看我说:哎,这不能告诉她——当初我见了她之后,我有个嫂子也给介绍另一个女孩子,我其实也喜欢那女孩子,不过那女孩子就是没我现在的老婆个高,文化也没我现在老婆高,我对我嫂子说,我都答应了别人,不改了,嫂子说你真喜欢我介绍的这个女孩子,你可以推掉的。我们乡下见面双方相中,红包收下了,过了些时候,如果不满意是可以退的。但我还是认定这个人。

      我问:你老婆当时一定长得不错、漂亮,对吧?

      宁师傅有点羞涩说:乡下女人有什么漂亮不漂亮,她关心我,她喜欢我脾气好。我们的儿子考上大让家里人感到很高兴,我岳父母对我和他们的女儿的婚事和家庭还是比较满意、放心的。春节我们回老家过年,我的岳父还说:我几个孩子的婚事,我最放心就是你们俩了,你们不但过得还算可以,还让孩子上了大学,让我们脸上也有光。在我们装空调的那些人中还没听说有谁的孩子考上大学的,我那孩子高考那年,录取他的还有北京师范大学等几间大学,最后,他自己选择了湖南大学信息电子专业,今年秋天,他就是大四了,孩子对我说,他想考研究生,我说你能考得上,你就考,我最多再多供你几年,孩子倒说,老爸,我们的同学、师兄有人在外面接上一项工程就是10万、10多万元的……我对他说,你毕业能找到工作,不用我和你妈妈为你操心就好了。

        我问:你住的地方装空调了没有?宁师傅说:装了,不过就是别人拆下来淘汰的旧空调,我简单修一下,能用就装上用了。像我们有台空调用已经很不错了,还舍不得随便开呢,电费贵呀,晚上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能睡个好觉,一个晚上就开了几个小时,睡觉的时候开了,到深夜四五点钟就关了。

       虽然天气闷热,与宁师傅边聊天边陪他干活,他的工作速度与工作效率都提高了。我发现人在他最苦最累的时候,让他回忆一些他曾经有过幸福与快乐的事情,能减少他一些苦和累。宁师傅在回忆他与他妻子相识相恋的那段岁月,今天心中依然难以掩饰一种当年充满幸福与快乐的腼腆。蓦然间发现,幸福有时候简单得就是人生的一些经历。到晚上九点,他把电缘线拉好,接上空调,我给他付过工钱,把刚才给他的饼干、矿泉水,还有让他带给小孩的一盒饼,都放到他的自行车篮子里,送他出门,他流了一身汗,却让我家接上清凉,看着他的背景,我觉得他就像我们这个社会的工蜂一样的人物——

 

                                                                                            2009年7月5日月0:56

                                                                                                    浦桥之南                                                      

                                                                      

                  装空调的宁师傅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