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不媚不俗白兰花  

2009-05-03 14:0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博声明:

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笑骂评说,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本博客上的文稿 

                            

不媚不俗白兰花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不媚不俗白兰花

 

 

 

 

 

        又是白兰花开时节了,解放以后广州所种的绿树,我比较喜欢白兰树,喜欢它郁郁葱葱的青绿,喜欢它枝繁叶茂婆娑,更喜欢它绿叶里长出象牙白的花,清香让人心旷神怡。白兰花,花不浓艳,香而不俗,颇有树中君子的风雅。广州较为大量地种植白兰树的时候,应该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陶铸主政广东的时候,那时候种的绿化树不少是木麻黄、白皮树、榕树、紫荆树、白兰树。木麻黄没有什么观赏性,木质太硬,刀斧难削;旧广从公路就种了不少木麻黄。

       白皮树观赏性也差,花不见色也没香,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所在的先烈路,原来两高视阔步的路树都是白皮树,因为道路建设现在能留下已不多了,现在麓湖路的一侧种的就是这种白披树。几十年过去了,这两种树现在剩下已经不太多了,慢慢却成为一个时代绿化树的标本。解放以前,广州种的树比较多是一种叫石栗树,解放之后,逐渐种得少了。从绿化树的种植,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城市市政和绿化建设的历史痕迹,这也是一道历史的年轮。

       再就是榕树了,广州解放以前就有不少榕树,像中山大学校园内就种了不少老榕树,解放后也有不少路段种榕树的,比如新河浦、白云路,榕树从前比较多种的是细叶榕,细叶榕树冠大,树荫面积大,像新河浦的细叶榕枝叶隔河相连。改革开放之后,人们喜欢树能长得快、长得高,又选择种大叶榕,像环市路,大叶榕树确实长得快,环市路两旁的大叶榕,像给道路中间的四车道搭成长长的遮荫蓬;每到春到来,鹅黄绿的树叶让人看了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但大叶榕跟细叶榕树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根系比较发达,不几年,地下的根部很快地把泥土顶起,原来平地很快就隆起,对周围的建筑物也形成一定的影响和威胁。

       再就是紫荆树,广州不少地方都种有这种树,像白云路、东山湖公园、麓湖一带,每到春天的时候,像一天蝴蝶飞舞,引来不少人观花人,煞是好看;春过后,一地缤纷。但紫荆也有不足,树形不好看,弯弯扭扭,老不长高似的,给人总不成材的感觉,花是有色无香。

      木棉硕大的红花,树形高大,像铁杆铜枝,看上去挺有气派的,可惜木棉树徒有其形,木材不堪一用,松松跨跨,树叶稀疏,树不成荫,既不能遮风挡雨,又没多大观赏价值,在我看来像个五大三粗的大高个,它被称作英雄花,被选为市花、市树,陵园西路与黄花公园就种木棉比较多。我想这种审美,与清康熙瓷多以刀马旦作纹饰,崇尚战争题材有一定的相似。解放才几十年,从战争年代走来的人,主导着这个国家、城市的思想与审美“戴花要戴大红花”,木棉只是一种树木,人为地赋予它一种什么性格,本身就是一种“拟人化”的臆造。近年有人发现,木棉树种得少了,有人提出要多种些木棉树,但引来另一种不同的声音:有必要吗?

       改革开放以来的广州,绿化树的选择不断寻找更适合广州气候环境的树木,近十年来种了不少绿化芒果树,这芒果基本上不是要种来吃的,主要是绿化、净化、美化环境。我觉得这是一种进步,从前绿化树,那敢种果树?怕树因为有果被毁,像人参果这样的树木,从前一般只种在像珠岛馆这样现代高级“驿站”或高级的住宅区华侨新村。如今的芒果树,几乎种遍了广州城了,芒果熟的时候,确实有一些人去打果,但毕竟是城市走向文明要付出的一些代价,城市在建设的同时也要有教育、管理,城市的管理者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些芒果能通过水果食品安全检验,还是可以吃的话,在芒果成熟的时候,组织一些人把芒果摘下来,送去幼儿园、老人园,送到飞机场,送给外地来广州的客人,这也是一种公益事业和公益宣传。芒果树有个特点,长得快,树形好看,而且结果,给城市增加一道景物。

      白兰树在广州众多的绿化树中,多少显得有点淡雅了,白兰树只开花却不结果,树杆比较脆,木质也难以大用,但有一定的观赏性,花开的时候,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闻到了,心生喜悦。我住的附近,有几棵长得老高老高的白兰树,大概有十多米高吧,树龄也有几十年了,树杆粗大,树形婆娑,四月间花开,一到晚上,清香四溢,好特别的一种景致,月色花香,周遭比较安静,花气袭人,不但在阳台里闻到花香,就在屋里、楼梯间也闻到白兰花香,白兰花有个特点,也是在风清月白的晚上,花香越清香。

        广州的白兰树,也许最先就是源于种在东山一带的老宅子里。今天,东山的不少老别墅还保留着着不少高大粗壮的白兰树,东山的老宅子,从前多是华侨与一些达官贵人居住,这些人爱在自己家的园子里种些树木,白兰树自然是那时代主流人群的选择,园子种下白兰,清香四溢,传之后人,也可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闻香。当年主政广东的陶铸也住在东山,因为他自己也喜欢上白兰,他就让广州多种点白兰,像农林路、华侨新村一带的白兰树就是那个时候种下的。因为陶铸喜欢白兰树,成了广州的绿化树的一种。当年陶铸说过:谁砍我的树,我就砍他脑袋……这位当年曾在四野当过政治部副主任的“南天王”,在爱树上表现出一股子行伍出身的霸气。

       白兰树枝桠比较脆,从前有些人要爬树摘花,常常会因为树枝折断而人掉下来。因为白兰树长得比较高,于是摘花的人,多改成用竹杆扎个钩,把花带叶摘下来,有些摘白兰花的人,用小塑料袋装着一小堆卖给行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卖五角钱、一元钱、二元钱的,花价也随着物价涨。也有不少人会买上一些回家,或置在饭桌上,或放在床边,让屋里有点花香,这小小的生活细节,成了广州人生活的一种美而不艳,香而不俗的生活情调。近些年来摘白兰花、卖白兰花的人少了。

       早几年,我买了一棵白兰树种在园子里,过了一两年,也开花了,人坐在花下,读书看报,心有树木;看世间云卷云舒,看门前花开花落。在花期的时候,每天可以摘下十朵八朵的白兰花,放在盛了点清水的塑料或玻璃的盒子里,或搁在茶几上、或搁在案头前、或放在睡房里,犹如人在花丛;有书相伴,有花相随,明月清风,清香袅袅,花气袭人,花香不但在阳台里闻到,在楼梯间里也感觉到,我常常夜里,原该回房睡觉了,但为这花香,还是不由在门前走走,嗅嗅这花香,愿梦里也拥这花香。我喜欢白兰,叶如翡翠,花白如玉 ,花香似兰,白兰花香而不俗,雅而不贵,淡淡然中显出不媚不俗。白兰花的花期比较长,四月就有花了,直到秋天,中间会歇上两三个月。广州的冬天不太冷,十二月的广州依然也能闻到白兰花香,那可是一种幽幽的、凉凉的清香啊。

      记得当年给市花最后投票的时候,参加者都是市的领导与社会各界的贤达,粤剧名伶红线女参加了这次投票,她给白兰花投了一票,而且是唯一的一票。我觉得这一票弥足珍贵,在众口一词、意见一边倒的时候,红线女依然是爱我所爱。无论怎么样,白兰花会在喜欢它的人的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我倒觉得白兰花大可不必争什么市花,选不上市花倒可称幸甚。白兰花不炫耀、不张扬,香而不俗,淡而不失几分雅,淡淡然的不媚不俗之气,这真有点像广州的一些东山人。白兰花虽说不上是深谷幽兰,但也可算得上是市中隐者,在喧嚣纷繁的尘世中让心中留一份宁静与清香,这也许正是我喜欢白兰的缘故吧。

 

                                                                                              2009年5月3日16:33

                                                                                                      浦桥之南

 

                                不媚不俗白兰花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资料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