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谁的心里没有一处沈园  

2009-04-28 00:2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的心里没有一处沈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本博声明:

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笑骂留言,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本博客上的文稿                                                

                  

谁的心里没有一处沈园

  

 

       好多年前我就写过沈园与陆游和唐琬《钗头凤》,事隔十多年,没想到今夜我又想起再写沈园了——

       读宋词其实是很享受的事情,宋词与唐诗不一样,一篇作品里有长短句,这就显得起伏跌宕,回肠荡气,词既有唐诗的风韵,也有元曲韵味,一咏三叹,千回百转,太精彩了。明月清风之下,一盏茶,一个人,拥一卷宋词,那可是孤独中的一份温情。读到陆游的《钗头凤》的时候,那时候还是个少不更事的中学生,可这首词太有吸引力了,只要读过,或遭遇过,就注定会跟它结下不解之缘了,词里的悲情,让人挥不去那一生的惆怅与落寞,或浓或淡地氤氲在内心的世界里,心中便留下了一座沈园。

      陆游,成了我生命中一个有某种亲切的名字,我曾读过朱东润先生写的《陆游传》。记得父亲给我讲陆游,特别爱讲陆游的《示儿》,却很少说《钗头凤》。我年轻的时候,在一个晚会上,我听一位老先生一边抚琴一边唱着《钗头凤》,我听了觉得太捧了。晚会结束后,我找到他,请他教我唱这首词,这是我平生第一遭。那老先生听了也高兴地说:那敢情好呀,这曲子不难学,旋律古雅但简单。他带着我唱了几遍,我真的学会了。老先生夸我学得真快。今天想来,不是我学得快,而是我实在太喜欢这首词了,是什么样的喜欢,那就是与生俱来的喜欢。

       又过了好多年,我在一次晚会也唱了这首词,下来却有人要我教唱这首曲子。当然,也不是我唱得如何的好,只是陆游的这首词太有“杀伤力”了。我曾为陆游的这首词写过一个稿子《最是伤心说沈园》,稿子在一个杂志上发表了,现在那杂志叫什么名字我也想不起来,只是这稿子,曾在广东电台的城市台的一个节目里播出过,开始的背景音乐选了《梁祝》,接着就是两位女主持人轮流地朗诵,她俩不知道是被陆游与唐琬的故事感染了,还是她们也着力感染听众,把稿子念得悲悲切切的,中间的音乐还用《情难了》……

       我曾把录下这节目的带子听了又听。有时候,一个人的晚上,我听着多年以前写过的稿子,也挺沾沾自喜的:哎,我原来也写过这样不错的文章。后来我才发现,不少人跟我差不多地把注意力集中在陆游的这首《钗头凤》上,女性的读者尤其居多,可以说,《钗头凤》是女性读者非常喜欢的一剂情感“毒药”。

        曾有位朋友跟我说:陆游虽然一生很爱唐琬,可他没能让唐琬幸福一生啊……我被触动了一下。是啊,平常我读这首词的时候,更多是欣赏词的悲剧美,倒忽略了生活的现实性。其实,如果陆游与唐琬是白头偕老的幸福夫妻,那就没有今天我们读到的《钗头凤》了。悲剧如鲁迅先生所说的:“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钗头凤》的悲剧美,就是美得让人肝肠寸断,痛着却让人陶醉,又心生无限的同情。

       因为喜欢陆游的这首《钗头凤》,我读过不少版本的选本,原来都说唐琬是陆游的表妹,但有说唐琬并非是表妹。我尤其喜欢这种老先生爱做的文史考据,后来根据我所看到的资料,写成了一个稿子,刊在报纸的读书版上,唐琬并不是陆游的表妹。这种观点,现在已渐渐为一些新的宋词选本所用,当然,也有坚持沿用传统说法的。

       我在苏州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饭店吃过饭后,到了玄妙观旁的一间茶馆里听苏州评弹,落座后,服务员用玻璃杯给来的客人沏上一杯茶,茶位二三十元到五六十元的,每点唱一曲苏州评弹也是二三十元,那天晚上除了座中一位客人点了一次《钗头凤》,我一连点了的三次,都是《钗头凤》。男持三弦,女抱琵琶,时而男唱女唱,时而和唱,弦琶琮铮,十分悦耳;那浓浓的吴侬软语,抑扬顿挫,轻清柔缓,娓娓动听,如酒如酱,特有风情,那天晚上专门接过客人点唱条子是姓马的先生, 他看到一个晚上几次有人都点《钗头凤》,不免的点诧异,想他应该是司空见惯了。

       演出的间隙,我与从台上下来的马先生聊了几句,我说:在《文史知识》杂志上有人发表文章说,陆游写的《钗头凤》不是写给唐琬的,而是写给一位风尘中的女子,其中的论据就是当时的绍兴没有什么王宫,满城春色宫墙柳,指的应该是青楼女子……没等我说完,那个头不少的马先生连连摇头带着吴音说:不可能,怎么会呢!

       我问他的时候也就想到他会不同意这说法,姑且算是个“抽样调查”。其实,唐琬的那首《钗头凤》词,原来有人认为是后人伪托的。但因为人们实在太喜欢这两首词了,陆游与唐琬的故事太悲也太美了,人们不愿意这一丝丝凄凉的美丽也遭遇支解,所以,这几十年来,唐琬写的《钗头凤》质疑之声淡下去了,即便存疑,也有点恻隐之心,成全这份凄怆之美。  

        这让我想起了作家张恨水,当年他可是一位畅销书的作家,写过像《金粉世家》的言情小说,当时是十分受欢迎的。关于他的名字曾流行过这样的说法:因为他喜欢女作家冰心……恨水不成冰,所以取名为张恨水。这说法被研究现代文学的人证实只是子虚乌有之事,只是人们更为津津乐道一个美丽的误会。我想:不少文学传奇、情爱故事也大都如此;因为生活的本身并不可能像文学那样完美,而文学艺术却弥补了生活的那些残缺。

      人们喜欢陆游的《钗头凤》,或多或少,心中都难免有过一些感情伤痛的故事,读陆游的《钗头凤》也多少能得到一些心灵的共鸣。听说近年来去沈园的人越来越多。我想:人们不仅是为了凭吊古人的一段爱情悲剧,也为自己寻找一份心灵的慰藉。是啊,谁的心里没有一段《钗头凤》的伤心事,谁的心里没有一处沈园的伤心地!这才是陆游与唐琬的《钗头凤》给人们一种心理与情感的需要和满足。当然,也有人因为这段悲情而走进了陆游和南宋的那段历史——

 

                                                                                                   2009年4月28日02.41

                                                                                                            浦桥之南

歌曲版的《钗头凤》

                        

                          谁的心里没有一处沈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