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如晤杜甫(上)  

2009-11-27 10:3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1月27日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蒋兆和先生画的杜甫像——资料图片)

 

本博声明:

崇尚原创,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笑骂评说,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媒体与个人以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使用本博客上的文稿

使用本博所有文字,需按每千字3000元以上支付稿酬,每诗(100行以下)5000元起,

长诗(100行以上)每行1000元起。对侵权者,将按此标准以法律途径追讨。

        

如晤杜甫(上)

 

 

(提示:读博上的文字没听博上的音乐,

                犹如读没有脂批的红楼梦。)

 

 

       不知怎么的,今天特别想说说杜甫了,我心中的杜甫就是暮年中一脸愁容的诗人,因为我小时候看到一本画册,画册里都是当代知名画家的作品,我记得还有于非暗先生画的《红杏枝头春意闹》,还有徐悲鸿、齐白石、白雪石等画家的作品,当我翻开蒋兆和先生画的《杜甫像》,那个时候我大概也就是六、七岁的孩子吧,就在那一页停下来了,看了好一会,最后,我竟然把这一页撕下来……如今我也将近暮年杜甫的年岁了,想想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举动?其实,画册里的作品如今大都成国宝级的藏品了,我为什么会独独就撕下这一页?

       几十年过去了,可惜那画册不知去那了,可我还保存着撕下来的这一画页,每每看到这一画页,都想起我的童年,家里挺多书的,有时候挪一下地方,或收拾房子,书就放了一地,那时候没认几个字,只会爱看有图的读物,读唐诗宋词,那是父亲逼迫学的,小小年岁,怎么能读懂上年岁的人和事,记得当年读杜甫的第一首诗是《月夜忆舍弟 》: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虽然当年不完全懂这首诗,但随着一年一年岁数的增长,越加喜欢诗中的两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就觉得这画面、这诗意很美。

       记得读杜甫的诗《赠卫八处士》那是一个晚上,伯父从乡下来广州,明天又得赶回乡下了,那一夜说起杜甫的这首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如今想起来也挺感慨的,我那时候的岁数,就要读离我们生活相距有一千多年时间的杜诗,半懂不懂的,但听着父亲与伯父两人对这首诗的解释,我明白了我那个岁数本不明白的人生道理:“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如今重读这首诗的时候,内心总会生起许多的感慨,我不也有过许许多多“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的月圆月缺吗!如今还记得当年父亲是这样给我解释这首诗的,他说:好比你跟你的同学,小的时候你们一道玩一道上学,等你们都长大了,你们都自有了家,你或者是你的同学,彼此看望对方的时候,发现你或你同学不但结婚了,而且还有好几个儿女……

      如今在我的书橱里放藏了好些古代、现代画家的画册,我收藏有蒋兆和先生的画册,蒋兆和先生善于人物,当年周恩来总理就说过:画古代人物找蒋兆和先生。郭沫若先生领导、主持的中国科学院工作的时候,当时要宣传一批中国古代的科学家,就请蒋兆和先生画过一批古代科学家,像张衡、祖冲之等,蒋兆和先生画的历史人物有些还成了国家邮电部发行的人物邮票。蒋兆和先生画的长卷《流民图》如今可成了史诗式的作品了,记载了现代中国一段国破家亡的历史……在深夜里偶然翻阅,感觉一种痛,一种哀,让人心底翻波澜。蒋兆和先生画的杜甫像,深得忧国忧民诗圣杜甫的神韵,须发寥落,目光茫然,穷困潦倒,一脸的忧愁。

       历代以来画杜甫像的人不少,现当代的画家也有不少人画杜甫像的,可能传世、能被世人接受的,恐怕很难再有超过蒋兆和先生画的杜甫像了。我跟一位画家聊天的时候讨论过这事,他说:谁还敢画杜甫像,即便你画得再好,但人们普遍都认可了将先生画的,这不成了瞎子点灯——白费蜡。我想这倒是,这好比李白见了黄鹤楼,只有感慨:一拳打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题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这也是一个人总有一个属于他的领地,像崔颢用诗把黄鹤楼推到诗的巅峰,苏轼把西湖的妩媚与风光写到极致、陆游给梅花赋予了灵魂……这也算是天生我才各有所用吧。

      早几年我曾到过来自西安一公司与广州一拍卖公司搞的书画拍场,当中就有一幅画,也是蒋兆和先生画的《杜甫像》,这拍卖公司在拍卖前公开展出过两天,当时在拍场我见到这幅画,看得特别细致,就连蒋兆和先生在画上的题诗都跟我从画页上看到差不多,当时,我曾过拍卖公司的人说:这能保证是蒋兆先生的画吗?那人说:蒋兆和先生跟许多画家都可能一样,一幅作品会好几幅同样的作品,一是他特别喜欢画这个题材,或人物或山水,二是他画这幅的过程会要画好几张的,甚至更多张……另外,本公司拍卖的拍品在拍出两年之内,如果有两个国家美协委员的画家指认是假的、或是其家属指认是假的,我们负责全额退回。但佣金是不通退的。这样,足可以让买家放心的。

       现在的拍卖公司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似的,但你仔细地分析一下,条款的实质,就算你能确实认定是假的、是仿品,拍卖公司无非就是把两年前你所付的拍款退回给你,而且佣金也不能退,实际上这样拍卖活动即便是贩假了,你也无奈,他就是只赚不赔。 那天到拍卖开始,那幅杜甫像开始我也并叫价了,我当时的想法,即便是假的,我也喜欢,姑且当个仿品吧,可价钱一个叫得比一个高,我以为我够可以的了,原来有比我更痴狂,坐在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他自己不拿拍,却让两个年轻的男女举拍,两个年轻人都听他的,只要他不说话,两个年轻人都按他们早定好的办法做,比如价钱出得太高了,我身旁的男子就会说“算了”,那两个年轻人就不再举拍。

最后,那张杜甫像的画给拍走了,而如今我只能在画册里或我保留下来的那张单张的画页看看杜甫像了,我喜欢蒋兆和先生画的这幅杜甫画,主要觉得这画画得形神俱佳,特别是神似,即便有不少人画过杜甫像,我想人们大多数都只认可了蒋兆和先生画的那杜甫像,其实,对于艺术品的收藏,我现在不如从前了。从前遇到好的东西没买到,总会耿耿于怀,如今渐渐学会了“过我眼即我有”。况且,我还收藏有蒋兆和先生的画册,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拿出来翻一翻,这也是很惬意的事情。如果真有一幅蒋兆和先生的杜甫像在我手里,这当然是一件“想的美”的事情,但也得要负责这画无损无伤,负责这画的安全,这可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说明:如晤杜甫(下)博友可见

如晤杜甫(上)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杜甫草堂——资料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