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母语  

2009-11-15 22:06: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头上顶着“名字”来访 期待脂批) 

我们的母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母语最直接源于母亲——资料图片)

 

 

本博声明:

崇尚原创,坚持有品质的写作,拒绝无聊平庸,与有学养者交流,笑骂评说,期待脂批

本博文章只向从自己博客登陆来访者开放,潜水者请自觉退回

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任何媒体与个人以任何形式的转载、粘贴、使用本博客上的文稿

使用本博所有文字,需按每千字3000元以上支付稿酬,每诗(100行以下)5000元起,

长诗(100行以上)每行1000元起。对侵权者,将按此标准以法律途径追讨

 

 

题记:虽然我的眼神有点忧伤,但我依然深情地关注着这世界

 

我们的母语    我们的母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提示:读博上的文字没听博上的音乐,

                犹如读没有脂批的红楼梦。)

 

 

        广州的出租车曾作为改革开放的一个窗口,当年改革开放的第一代开出租车的人,转眼间已经是三十年了,当时在广州开出租车可是高收入人群。曾有一部电视剧《公关小姐》,以广州的中国大酒店为蓝本,记得其中有个情节是开出租车的司机追上了大酒店的公关小姐……出租车司机也曾作为改革开放中国一个新的社会角色在当代文艺作品里留下他们的形象。

       一位在广州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出租车的人告诉我说:像我们这样第一批开出租车的司机,早应该“上岸”(广州话的意思是不用再出来干活)了,但有个前提,他必须是没有不良嗜好的……像我们这批人,不少人好多年前就买了房子,自己还有几辆出租车,租给别人开,那时候是每个月自己坐着收钱,只是后来才有了比较正规出租车公司把这一块管起来了。

      从这之后,出租车司行业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就是很多外地来开出租车了。到了九十年代,原来不开出租车的人又重新干回原来这个行当。过去万元户不得了,后来又说十万元、百万元……过去说有百万元户就不用干了,那知道,才几年功夫,原来有百万元的人,变得心慌慌的,他们发现百万元守不住一生。只好继续开档做买卖。如今广州开出租车的人不少是外地人,广州出租车行业不像北京,北京的出租车行业不向外地人开放,北京给出的理由就是出于行业治安管理安全需要。

      开出租车的职业比较特别,见多识广,乘客南来北往,各种信息量多。当年赵忠祥来广州戴个墨镜坐出租车,在车上与司机聊天,他告诉司机自己来广州做生意的,可开出租车的司机说:我认得你,你不就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我有时候也得坐出租车,有一回,我从家坐出租车到珠岛宾馆,路程不远,司机是个外地人,看来他乐意跟乘客聊天,他问我:你是那里的人?我说:你见的人多,你猜猜看。

      他看我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越加扯些话题跟我聊,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在车却寻思着,他说:你的口音我很熟悉,但一时还说不准,哎,你告诉我,你是那的人?我说:你天天带这么多人,各地人的口音应该听得出来呀……我越是这么说,他越是想知道。人的好奇心就是这样的。

      车一会就到了宾馆大堂的门口了,我按车表付钱,奇怪他一边收钱,一边眼睛看着窗外,还在寻思我是那的,我已经下车了,他突然突然稍微俯下身子对着我说:我知道了,你是东北的,对吧——这时,紧跟着他的车按喇叭催他走了,他满自信的不用我回答就加速开车走了。

       广州是我国八大方言区——粤语区中心,从前对外来语言都有相当的抵制情绪,八十年代初,有云南的朋友来广州,说起广州他还有点微词,他说:广州人的普通话太不普及了,我们云南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普通话推广也比广州好,我们在街上问路,我说普通话,广州人听不懂,广州人说的广州话我更加听不懂。云南朋友说的也是个事实,当年广州人跟北方人说话,沟通确实有点麻烦,被广州人生动地形容成:鸡同(跟)鸭讲。

       广州可以说是推普必须要攻克的一个重镇。到了九十年代,广州人推普的力度加大了,当年广州市市长黎子流因为推普获奖了。人民日报《今日谈》的栏目有评论文章说:大胆讲,讲来个奖。仅是文章的题目,颇得广州文化的精髓,文章曾在广州成为美谈。如今说起来,还是广州的一段亲切的文化记忆。黎子流关于推普这段感受,他曾作客中央电视台的时候有过一份无奈的表达和交待:广州人把讲普通话的许多笑话都放在我的头上了。现在看来,黎子流当年所受的那些委屈还是值得的,如今,普通话在广州已经大行其道了,黎子流功不可没。

       还有一次,我打出租车,开车的个吉林的男子,看样子三十岁上下。开出租车的人大多数特别能聊,别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如今在广州开出租车的北方人也持能聊。这吉林的司机告诉我说:我原来是在俄罗斯做边境贸易,做过木材、衣服、日用品,后来觉得生意不好做了,就跑到深圳、广州来看看,不能只看,还得要找份工作吃饭,于是,便开出租车,他说:开出租车有个好处,跑的地方多,见的人多,我想好了,搞清楚各地市场的特点和货运的脉络,我还是回去做买卖。

     多精明的吉林的生意人。我说:看样子,你不会说你是东北人,个头不够高……他挺开朗地说道:对,东北男人,个瘦高的个,我不到一米七,在东北人中算是个矮的。潘长江说的,浓缩的都是精华。他自我的调侃,不卑不亢,恰如其分。

       倏地,他对我说道:今天,我特别高兴。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因为今天你是第一个说普通话坐我的车的人,前面的都是广东人,广州话说不清楚,普通话也说不好,做出租车司机最麻烦的是语言障碍,你听不清楚他想到那,你拉着他跑了一大圈也找不就地,他生气,我也生气。

      话说的也在理,他接着说:讲普通话好啊,因为普通话是我们的母语,听着特别的顺耳,格外的亲切。我下车了,走在路上还想到出租车司机的话,我们的母语,这话说的多好啊,我们推普推了这么多年,老找不到很温情、很共性的东西,出租车司机的话给了我一点启示,让我感觉像灵光闪现,推普就是要都来说我们中华民族共同的的母语。

       我们的母语,多么亲切的说法。

 

                                                                                                            2009年11月15日22:45

                                                                                                                     浦桥之南                                   

                       我们的母语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广州常见的白兰花——资料图片)

 

 母亲   阎维文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
       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
       你爱吃的(那)三鲜馅有人(他)给你包
       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走多远
       无论你在干啥
       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
       咱的妈

 


       你身在(那)他乡住有人在牵挂
       你回到(那)家里边有人沏热茶
       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他)掉眼泪
       你露出(那)笑容时有人乐开花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走多远
      啊,不管你多富有
      无论你官多大
      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

咱的妈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