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色书香

风清月白的晚上,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体会“树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清静。

 
 
 

日志

 
 
关于我

这离寺院远一些,离书院近一些…… 此处崇尚原创,讲究礼仪。来访请勿隐身,隐身者请自重,不接受本博要约的,自动撤出。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拼图(三)——闲逛在琉璃厂  

2008-11-14 10:0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重声明:未经本人同意,谢绝以任何理由的转载和使用

                    来访者请勿潜水,做人做事光明磊落

 

北京拼图(三)——闲逛在琉璃厂

                                  北京拼图(三)——闲逛在琉璃厂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老字号荣宝斋的店面 

 这次趁着到北京,特意去了琉璃厂一带走走,一下车就看见了大名鼎鼎的一得阁,在家写字常用的墨汁就是一得阁的墨汁,“一得阁”墨汁是采用四川高色素炭黑、骨胶、冰片、麝香、苯酚为原材料,运用传统工艺精细加工而成。四川高色素炭黑色深光亮,骨胶具有托浮力,使墨着纸而不湮不晕;原料中的冰片、麝香 均为香料,调成墨汁,把墨汁倒出放在书案上砚台、墨盒,清香四溢,墨香怡人。

人钟情翰墨的奥妙就在于墨有香,色有彩 。看着一得阁的招牌不由让人想起清同治年间,安徽籍考生谢松岱进京赶考,却名落孙山,他感得研墨的时间太长了,影响答卷,于是想到要做一种即用即有的墨汁,功夫不负有心人,考场失利的谢松岱研制的墨汁一经推出,颇受市场欢迎,逐渐在各大城市都设“一得阁”分店,谢松岱凭着“一技可供天下用”,成为文房四宝中墨业的一大商号,他也成功地演绎了一个落第考生的另一种人生。

 琉璃厂一带大多是经营书画、章石、古董,论说经营字画最有名当数荣宝斋。我看了一、二楼的字画,有范曾的一幅画,标价96万元,范曾还有一张更大的画,那可是没标价的。琉璃厂的字画应该说,还是比其他字画店的字画好多了。走进字画店,荣宝斋给人一种亮堂的感觉,店大楼高,掛的字画有品位,在一楼的大厅里,我看到有一位六十左右的先生与一位同行的女士,对他早些时候送来几幅要裱的字画表示有疑问,其中有沈鹏的字,老人家大概觉得裱好的东西跟他送来的有些不一样,正和店里的店员反复商讨,最后店员请出一位五十来岁的一位男人,来裱画的先生要求给他写一份证明,那男的说:行,我给你写这样一个证明:这是在荣宝斋装裱的,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想那先生与荣宝斋之间能不能不达成谅解?我没有兴趣再看下去,但我想这主要反映了装裱市场的一个问题,比如我手上有好的字画,我也不敢随便拿给外面的人装裱,只好拿到有信誉的店铺装裱,可这整个过程也难以保证某个环节当中不出纰漏,社会诚信的缺失,不仅让小小的装裱市场失去安全感,也让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产生相互的提防与不信任,这才是目前社会的人际关系恶化的问题,这将直接影响到人与社会的生存环境与社会生态。

 我在看水印画,荣宝斋的水印画是挺出名的,当年曾给齐白石等一批画家做的水印画几乎做到真假难辨,而且在收藏界有过说法,收不到原作可以收荣宝斋的水印字画,我很认真地绕店场一周,没看到我喜欢的东西,这时一位围着黑白相间围巾的女子向我走近,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在琉璃厂附近的几家店铺已经跟她打过好几次照面了。我回答说:我是广州来的,你呢?她说:我是从珠海来的。我接着说:哦,在北京,咱们也算是老乡了,你在北京工作吗?她回答说:不是的,我现在在北大读MBA,读了几年了,这几年,我经常来琉璃厂淘字画。现在淘下也有十来幅作品了!说到北京,她说:北京不适合我作为居住地,我还是喜欢南方的天气,也许是生活的习惯吧,不过北京适合我常来看看。我也说:一个人最好有点北京生活的经历,或偶尔到北京感受一下北京的变化,这就挺好。我真为她高兴,在北大读书,闲暇时来琉璃厂淘字画,有这份情怀,有这福份,挺好的。我们作了简短的交谈,彼此留了个电话,又各自看各自想看的东西去。想来琉璃厂的邂逅有如北京早春的杨柳,绿叶淡淡的,也是一种风雅。

                   

    北京拼图(三)——闲逛在琉璃厂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北京文物公司座落在琉璃厂,这里曾是秦公在此任经理,秦公的名字有点特别,敢称公的,当是非等闲之人。但秦公在北京乃至中国文博界都颇有名声,他为北京市政府在香港购回一只乾隆时期的镂空花瓶座镇北京指挥、协调社会各方,让前往香港的人竞拍回这只花瓶,花瓶带回到北京后,秦公又请了文博界的几位泰斗人物启功、耿宝昌、史树青等人一齐“汇诊”,以确保购回的是国宝。

泰公擅长碑学研究,他又是翰海艺术拍卖公司的经理,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业务上,研究征集到藏品,一边又是苦心经营文章,他是常年住办公室的经理。秦公走得十分突然,前一天,央视的“东方之子”栏目还采访过他,但他却在第二天突然猝死,收藏家马未都当时就在泰公的身边,几乎是面对面的,看着泰公倒下的……琉璃厂自清初开始,聚散过多少国宝,但其中又有多少像秦公这样的人物在琉璃厂走过。有不寻常之物,应该有不寻常之人,这应该是古董、文物界的一种景象吧。

 琉璃厂在古董字画的市场名气太大了,用心看,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想起有人在琉璃厂开店一边营生,一边专门为琉璃厂的历史发展写过专著,这得需要比别人多用点心思,白天心思要放到生意上,晚上或闲暇之时提笔逐字逐句写琉璃厂前世今生的故事,也为谋生也为心,不容易啊,乐在苦中吧!北京不少地方是全国各式人物云集之地。在北京打转,时间长了自然会比别的地方见识多一些,要不怎么自古以来北京就有“北漂”一族,直至延续到今天,无论京城自古是“居不易”,从政、经商、读书、从艺、为文的……大多希望在北京能有立足之地,这又构成了北京另一道蔚为大观的各式人等在北京生存的实录。

 其实,对不少到北京的读书人来说,最让人羡慕的事情莫过于到琉璃厂淘旧书,可对大多数来京的匆匆过客,他们难得有这闲心与时间,可到这里淘书的有社会各式人等,有专家、教授、有一般学生的,也有来京打工一族、有社会名流、甚至是平常深居简出的高官,曾读过萧乾老人的文章,他说巴金家里70多个书橱的书,其中有不少也是趁来京的空隙到琉璃厂淘回去的,他甚至也陪巴金到这淘过书。淘书之乐,应该是读书人独有的乐事,只有真喜欢书的人才会愿意这本书翻翻,这本书看看,在千万册书中挑出自己喜欢的一摞书,甚至只是一两本,有时候你会因此站到腿脚发麻,但却你依然乐此不疲。我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巴老一样,有一两个老朋友相陪到琉璃厂体会一下淘书之乐。爱书人,注定你一生与书相伴。

                                     北京拼图(三)——闲逛在琉璃厂 - 月色书香 - 月色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